將街頭變成遊樂場,玩盡條街,一場公共空間應用及兒童遊戲的探討。重建來到前,讓親子大家盡興。歡迎觀戰、打氣。

日 期 : 8月23日
時 間 : 14:30-17:00
地 點 : 深水埗
參加者 : 4歲-7歲小童及其家長
名 額 : 義工+ 公眾 60人 (大小共60人)
主題書 : 《街道是大家的》

內 容 :
繪本共讀
跳咖啡袋
掃把足球
親子2人3足
懷舊童玩
小型的社區故事定向
……

關於主題書
《街道是大家的》:「一個發生在南美洲委內瑞拉的真實故事。有一群小朋友居住的地方,房子越蓋越多,空間越來越密集,小朋友連個遊戲、活動的區域都沒有,於是大家決定聯合起來,喚起大人們的注意,讓營造一個遊戲場,變成所有人共同的事。即使是小朋友,對於自己的生活環境也可以有自己的主張,只有自己才能真正代表自己、爭取自己參與公共空間決定的權力,和大家一起建立「新家園」。」

詳情可見

主辦︰綠腳丫、深水埗文化館

來源︰信報6-8-2014

由於發展商提出的入場費遠低於市區重建局(市建局)的要求,令到觀塘市中心第2和3發展區重建項目上周驚現流標。

撤80億入場費門檻

市建局昨天重新招標時,罕有地作出4大讓步,包括放棄市場最關注的80億元入場費要求,業界估計入標價隨時低見30億至40億元,較原定底價低50%至62.5%,更指出若是次能成功批出項目,將成為未來一鐵一局可參考的招標模式。

市建局預計總投資180 億元的觀塘第2 和3 發展區,招標時設下入場費80億元等多項條款,結果7 月中僅得恒地(00012)、新地(00016)和會德豐地產等4個財團入標,入標價遠低於80億元,令項目流標告終。

市建局的招標項目條款一向較「辣」,是次竟願意在4方面作出讓步,既罕見亦令人意外。消息人士透露,因應有入標者建議取消80億元的入場費,局方詳細考慮後,決定容許發展商自由提出入標價和分紅建議,以降低發展風險。

據了解,現有方案的住宅單位平均實用面積約800方呎,明顯不合時宜,故市建局會支持中標財團日後修訂總綱發展藍圖以增加細單位比例;至於項目平台部分的發展期限,則由56個月延長至72個月。儘管市建局作出多項讓步,但維持項目在2019/2020 年度提供約1700 伙的目標。

會德豐地產主席梁志堅認為,今次修訂最重要是提高自由度,讓發展商自行計算再出價入標,但單位面積的修訂空間有限,須再「計數」決定能否多建10% 至25%細單位,以迎合市場需求。新地副董事總經理雷霆亦指出,修訂後條款更靈活吸引,集團有興趣再入標。

9月底前落實批標

另外,入標財團成員的限制也有放寬,首次招標時,市建局只限10家獲邀發展商以獨資或合資形式入標;今次則向其他發展商招手,只要求每個財團至少有一個成員(毋須是牽頭財團)屬入圍的發展商,便可夥拍未獲邀的公司參與。曾遞交意向但未能入圍的麗新發展(00488),集團高級副總裁潘銳民表示,麗新會研究是否夥拍其他發展商入標。
根據市建局的計劃,項目本月26日截標後,可在9月底前落實批標的決定。

高緯環球大中華區評值及專業顧問部董事及主管張翹楚相信,取消入場門檻可分散發展商的風險,提高項目吸引力,估計連同分紅建議,每方呎樓面地價6500元,涉資約120億元。

中大未來城市研究所副所長姚松炎估計,入標價或會低至30億至40億元,若調整條款再招標的成績理想,可望成為未來一鐵一局項目招標的範式。

原文刊於《信報》 4-8-2014「影子長策會」專欄,圖:Sun Yeung

市建局上周二(7月29日)的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第二、第三期流標,涉及1700 伙單位供應,雖然局方火速允諾於8 月份重新招標,但已令輿論熱烈討論。這與早前天水圍和白石角的流標不同,市中心的土地一向有價有市,今次的流標反映局方的發展策略有誤,重建模式極須重新檢討。

職員薪酬 問題所在

早前,4月30日麗新投得馬頭角新山道及炮仗街項目時,每呎成本近萬元,輿論已稱為「摸頂」,局方炒貴市區地皮的政策如走鋼線,結果招致流標,影響房屋供應。

局方已獲政府注資100億元,免去補地價,亦可動用《土地收回條例》;而觀塘市中心的重建項目由研究至今,已經歷八年,局方亦斥資成立專責應對部門,按理是志在必得的,但為何鎩羽而歸?

局方招標開價「進取」,當然是問題所在,但根源在於開支甚大——2013年行政費用為3.4億元(估計主要為薪酬開支,局方總部在中遠大廈為自置物業),每位員工年薪平均可達68萬,是房協員工年薪的兩倍(29萬)。

局方不乏大量前政府高官,如現任行政總監譚小瑩為前房屋署高官、觀塘項目總監李樹榮為前運輸署助理署長、總監馬昭智則為前規劃署荃灣及西九龍規劃專員,局方有如高官退休天堂,納稅人和舊區居民卻要承擔開支。

為保高薪,市建局的招標模式比政府更辣,除了地價,還要分享地產商的利潤,可說立於不敗之地。這次觀塘招標,除了地價80億元,再加分紅;灣仔的利東街項目,賠償成本僅約18億元。

為保障順利分紅,局方插手定價,推高樓市。2010年,新世界發展的董事總經理鄭家純在尖沙咀豪宅「名鑄」定價一事上,與局方展開罵戰,鄭指摘局方定價過高,局方卻推諉由獨立測量師估價,各執一詞,最後定價權還在局方。
收地自肥,苦的卻是舊區居民。年初,局方千方百計趕走觀塘物華街和協和街200多名小販,曾答允的「無縫交接」卻狡辯為「只是概念」,多番爭取,僅得一位小販可得到兌現承諾。但搬遷後,已失去昔日的社區網絡,小販生意大不如前。年初至今半年時間,為何市建局不能讓小販多經營半年,讓他們順利過渡?現在招標失敗,應還街坊一個公道。

以人為本 純屬虛言

觀塘地盤面積等於七個朗豪坊,局方一意孤行,讓二、三期項目一次過招標,涉及過百億資金,入場門檻實在太高,結果只有四間較大型地產商入標;市建局肉隨砧板上,賺盡不成,招致流標。

局方可免補地價,大地盤只會助長市建局免費吞下街道、巴士站和公共設施,像觀塘重建涉及300間商戶,等於三條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在觀塘消失,毀滅社區的特色。

2011年,市區重建策略檢討,局方的承諾被扭曲,「樓換樓」變成賠償加錢換樓,至今只有八人參與,反應奇差;有觀塘的個案顯示,原業主除奉上賠償,還要補200萬元才可「樓換樓」。

另一承諾是「需求主導」項目,由業主參與發展,變成業主要求收樓,不能分享重建成果;再者,雖然還未有項目落成,但局方已以「蝕錢」為由,要求檢討,甚至打退堂鼓。局方冠冕堂皇為「走數」,便以自負營虧為藉口,現實是因為高昂的薪金,無法達到以人為本。

現時多番賣地流標,招標創下數年來的新低,未來樓價漸走下坡之勢。市區重建愈加困難,局方難如以往一樣,收樓招標如取如攜。政府宜對市建局的角色、功能,甚至存廢作全面的檢討。

一個長長的假期,夠我好好認識這個城市。

北河街街境

夏日炎炎,我趁「平等分享行動」(註*)還未開始,便打深水埗C出口北河街直走到醫局街,看看這陌生的社區。當中的感官刺激夠我好好消化了。一條人車共行的通道,兩旁應有盡有的小販攤檔,可以容納的實在太多。小販的叫賣聲響徹整條街,混雜「豬肉榮」使勁斬豬肉的聲音,還有鐵車子拖曳着與地面碰撞的聲音,配以貨車不時響起的拍子和膠袋「涮涮」不斷的旋律……有甚麼比這首交響曲更能配合深水埗混亂又熱鬧的特質?假如你不計較深呼吸,深水埗的氣味更是濃郁,豬肉腥、臘味甜,當然還有二手煙的惡味,這時你還會感覺到冷氣機的水珠不時在你的肌膚上吻一吻……

First Impression

這舊區歷史悠久,英式建築物不時出現在大街上,中西式建築物交錯,行人路和馬路混在一起,正好表現出深水埗一大特徵─凌亂。深水埗是全港最窮的地區,不需大型商場、連鎖店,經過大街小巷,便可買到基本生活所需品,三塊錢便可買到原子筆及橡皮。街坊承受不了昂貴的貨品,難得小店有着不可取代的存在價值,因此小店無處不在。

「平等分享行動」
Benson Tseng 主持的「平等分享行動」並非義工服務,只是一群無所事事的人到處分享擁有的物資給街坊。剛經過深水埗地鐵出口,一個傷殘男子手中拿膠盒在乞食,行人路過不予理睬,他卻是我們的「目標」。Benson蹲下身子跟他對話,仰頭注視他,一個動作,亦是一種體諒。原本以為Benson是做示範,可他們的對話令我知道,這種想法太膚淺。對話中我感到他們的熟稔得如朋友,並非路人甲無端熱切的慰問讓人感到陌生。期間Benson給了他一個電話,又拍拍他肩膀道別。平時的義工服務,要先寫計劃書,預備物資名單、路線、計次數……,搞一輪功夫,還及不上這種隨意的祝福,不受限制的送禮。關心?不需要預備。

幾分鐘重新演繹「關心的行動」,我跟同伴走進橫街窄巷,找到上海理髮店叔叔高談闊論講「佔中」和深水埗;找到拾紙皮婆婆的「地頭」,送了一杯涼水;找到配鎖伯伯和他的朋友在聊天度日。每人都在烈日下以雙手賺錢過活,雖然賺得不多,但卻踏實。未必遙遙自在,卻不寂寞,因這舊區有濃郁的人情味……

到過北河街明哥飯店,便知何謂人情味。吃一碗燒肉飯只需二十四元,而且燒肉皮脆,聽說這裏是「愛心飯店」,定期向有需要的人派飯。一位大叔說:「嘩!XXX自殺死了。」他在跟我說話?也不知誰回應他,總之小小的餐廳有着對答,那管彼此認識與否。看見鄰座的明哥(老闆)跟大叔談新聞,跟街坊打成一片,「街坊價」燒肉飯也特別滋味。

未重建的一片空間
《趁還有墟》有類似的說話:「他們不需要你補貼他們購買高檔貨品,他們只需你給予空間繼續他們自己的生活方式。」(大概如此)我並未深入認識深水埗,但我感覺在這個急速發展的世代,這兒有點像一個未被開發的綠洲:小型商店可以存留,不需急於將一式一樣的連鎖店以「天羅地網」方式進攻每個街角、人情味並未從高度管理的謍運方式中消聲匿跡、居民找到自己的位置,自食其力,為社區提供各種所需品,而非將所有血汗歸同一集團所有。這綠洲沒有摩天大廈襯托,只自然地發展成形,比起天水圍「南長實、北領匯」的局面,它也就更原始、更多樣。

註*
「平等分享行動」相關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72345249510647/

文章來源︰30-7-2014  記者:黃嘉銘  

1,700單位供應凍過水 市建局首次出現 料降門檻再招標

市建局首度有項目流標!由前主席兼頭號梁粉張震遠帶領上馬,當局歷來最大型的市區重建項目──觀塘第二、三發展區(前裕民坊),宣佈未能批出而告流標,局方將修訂該項目部份招標條款及項目要求,並重新邀請10家發展商再次提交建議書,9月底前再就項目批標作決定,意味1,700伙供應隨時「凍過水」。

市建局昨日下午發新聞稿指,董事會在昨天開會經詳細考慮後,決定將觀塘市中心計劃第二、三發展區項目,暫緩至9月底就項目批標作決定,並修訂該項目部份招標條款及項目要求,重新邀請早前獲邀入標的10家發展商,再次提交建議書,同時維持原定於2019/2020年度提供約1,700個住宅單位。

項目未能成功批出,即是代表發展商以低價「博懵」,與市建局預期有較大落差,促使市建局首度有項目流標。不過,通告中並未解釋暫緩批標的原因,局方亦表示再沒有補充回應。

 會德豐稱會積極研究

事實上,項目於本月中截標時,確認只收到四份標書,發展商參與率只有四成,最多有達六個財團「甩底」。其中有份入標的會德豐(020),集團副主席梁志堅接受本報記者電話訪問時表示,對項目仍然有興趣,會積極研究投標,但要視乎修訂之招標條款再「計過條數」。

然而,他表明暫未有收到局方修訂之招標條款詳情,認為項目涉及該區龐大供應,相信局方會急於重推,亦相信會降低門檻。至於有獲邀但未有於月中入標的太古地產(1972),發言人回應指,會再研究項目標書。

今次流標的地盤,面積合共達23.41萬方呎,總可建樓面面積達185萬方呎。市建局原先要求發展商出價最少達80億元(住宅成本呎價約5,348元),分紅比例由發展商建議,建成後需要將商場及公共設施交予局方,涉35萬方呎,局方會給予發展商約18億元,近150萬方呎住宅樓面則由發展商擁有。預算總投資額約達180億元,每呎總投資成本近9,000元。即使扣除該局提供最多約18億元,發展商也要負擔逾160億元投資額。

 區內二手業主無反應

理想城市集團企業估值部主管張聖典認為,項目有四份標書入標已經不算差,即使獲市建局修訂條款,降低入場門檻,投資額仍超過百億元,有力參戰的發展商不會太多。張聖典續表示,加上政府及港鐵(066)接連有土地供應,住宅後市氣氛又不太明朗,相信發展商會傾向作分散投資,沒有必要一次過押注於一個大型項目之上,估計再次投標的反應,不會跟之前有太大分別。

項目流標消息公佈後,區內二手業主未有即時反應。代理指,屋內二手樓呎價早已攀升,業主見市況熾熱,亦不願賤賣。

遭逼遷商販轟欠交代

市建局年初以急於發展為由,要將植根觀塘數十年的商販趕走,也無視當初「無縫交接」的承諾。「活在觀塘」成員袁智仁怒轟市建局欠所有被逼遷的商販一個交代,「佢應該好好反思係咪要繼續呢種發展模式」。有遷走商販就坦言,搬至新建臨時小販大樓後近乎零生意,但市建局卻不聽訴求。 閱覽全文 »

文章來源︰30-7-2014 蘋果日報  記者:譚靜雯

市區重建推土機摧毀家園、人情味消失,窮得只剩下豪宅。深水埗海壇街重建項目內的深水埗文化館最快下月被清場、封舖,曾參與電影《少林足球》、在深水埗成長的動畫人黃偉恆見證這區急速變遷,「每日見住隔籬幢樓一路拆、一路拆,豪宅就一路起、一路起,每日落街返工見到嘅街坊,有一日會突然發現唔見咗」。他決心用畫作訴說區內街坊故事,留住快要消逝的記憶。

 另類角度描繪深水埗明哥

市建局海壇街重建項目,上月有重建戶企跳控訴,通州街246號地舖下月就會被封舖。清場前夕,關注重建發展的民間組織「活在觀塘」及深水埗文化館舉辦了「深水埗眾生相︰為誰重建未發聲?」展覽,首次將重建街道化作展覽場地,將裝置藝術、畫作、舊物與重建融為一體,展現重建對社區的影響。展覽本周六開幕,展期至8月8日,著名畫家歐陽乃霑、文化人鄧小樺也會出席。

展覽更徵集多位畫家的作品,記下深水埗的人物、風景、建築及街道,透過畫作展示或重現深水埗區的面貌。97年當上動畫人的黃偉恆在深水埗出生、成長,今次展覽他繪畫為人熟悉的深水埗「明哥」,「我識嘅明哥同傳媒眼中嘅好唔同,有時我返屋企會見到佢,有一次見到佢同一個朋友踎喺街邊,擔住口煙,個樣好苦惱」。他稱作為一個深水埗街坊,要親身溝通、接觸才可感覺到不同人、事、物的味道及感覺。

現居於海壇街的黃坦言,深水埗急速變遷,他希望透過自己的能力為深水埗區發聲,「推土式重建令到海壇街救唔番,之後可能有好多舖可能今日做緊,聽日冇咗,其實保育唔係等消失先保育……我都覺得自己發聲發得遲,但你住喺呢個地方,唔為呢個地方發聲,唔會有人同你發聲」。

文章來源︰30-7-2014 蘋果日報  記者:譚靜雯

百年醬園 毀於一旦

深水埗「劉成和醬園」那塊擁有逾104年歷史的老招牌,六年前因市區重建而失守。舊址將變豪宅,代價是老醬園消失、街坊四散,只餘下老師傅另覓新舖苦戰。百年醬園湮滅,只是推土機壓倒的冰山一角,關注舊區重建團體統計發現,自01年開始,深水埗區重建項目多達19個,是全港之冠,估計令約500間舊舖消失。

元州街的重建地盤一個接一個,推土機隆隆作響。百年老舖劉成和醬園的原址已被圍板封起,昔日排隊搶購的人龍已不復見。對面街有間不太起眼的「周記醬料」,室內放滿麵豉、醬油、腐乳及米酒,傳出陣陣令人懷念的味道。

師傅另開店舖承傳

穿着白底衫、短褲的店主周叔今年82歲,是昔日劉成和醬園的老師傅,「嗰度做咗幾十年,以前專門煮醬料,啲麵豉全部出自我手,每次攞住大銅鑊,一煮就係100斤」。當年周叔與太子梁志傑、老夥計石叔分工合作,一個負責煮醬料,一個負責睇舖及包裝,堅守傳統醬藝。但歲月不饒人,08年醬園因房協重建而結業後,太子及石叔先後過身。

回想昔日戰友,周叔當然不捨:「最初我只係一個伙頭大將軍,幫員工煮一日兩餐,後來我勤力,又睇吓師傅點造醬,學吓學吓,老闆之後就升我做師傅,傳授造醬方法。」

周叔承傳醬園的手藝,在對面街另起爐灶,改名周記醬料。周叔最自豪是自製金牌麵豉,現時每隔兩三日就要煮100斤麵豉,「嗰個方程式喺個腦入面,聞吓都知有乜唔啱,要加啲乜先煮到出嚟,我哋全部唔用防腐劑」。店名雖不同,不少熟客仍山長水遠由荃灣、觀塘及天水圍到來光顧。

周叔不捨得丟掉舊物,保留不少舊舖的陳年古董,如盛載米酒的大酒埕、銅鑊、木鏟等,「好似呢啲杉木木蓋有成50幾年㗎啦,木蓋散熱最好、又乾爽冇水氣,唔會令到麵豉發霉,好過用玻璃蓋或者塑膠蓋」。劉成和醬園湮滅,幸有周叔承傳,但數不清的小店、老舖,則隨着市區重建而不再重見。

7,000居民遭逼遷

關注重建發展的「活在觀塘」創辦人袁智仁近日完成深水埗區的重建資料,他指自2001年起,區內先後開展多達19個重建項目,多達187幢唐樓被清拆,近7,000名居民被迫離開家園,估計約500間舊店因重建而消失,相等於五個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區。

袁智仁再分析116間被消失的店舖,發現兩成是特色店,包括醬油店、花牌店、遊戲機舖等、約一成是手藝特色店,另有一成是食肆及醫務所等,「嗰百幾間冇一間係連鎖店,證明重建係趕絕小店」。

觀塘重建賣地失敗,之前急急迫走肥妹、物華街小販市集、賽鴿店、租書店被迫結束,拆樓收地,機關算盡,可憐街坊被趕走。賣地失敗,局方卻一聲說道歉欠奉,還街坊一個公道,為何要趕着迫走他們呢?

難道又是局方賺不夠?地價不夠高,補貼地產商18億公帑建設施,為何依然賣地失敗呢?180億項目,局方有專責的觀塘項目部,聘請助理運輸署署長李樹榮作觀塘負責人,浪費納稅人金錢,是否應躹躬下台呢?

//RTHK news
市建局表示,暫緩對觀塘市中心計劃第二、三發展區項目作出批標決定。 市建局指,經詳細考慮及審議後,決定修訂項目部份招標條款及項目要求,並邀請之前提交意向書的10家發展商,再次提交建議書,市建局將於今年9月底前公布招標結果。 市建局指,項目於2019至2020年度提供約1700個住宅單位的目標維持不變。 觀塘市中心計劃總地盤面積達5.35公頃,分階段發展5個發展區,當中第二及第三發展區,地盤面積約2萬1754平方米,包括住宅總樓面面積約13萬8980平方米,及約3萬3220平方米非住宅樓面面積。

編按︰「 市 建局發言人解釋,市建局一向不涉及資助房屋工作,而且去年虧蝕23億元,如撥地建公屋,虧損將更嚴重。」市建局只建豪宅,趕絶市建,這個藉口,信服嗎?
為何不提上年賺44億,現時資產過200億呢?免補地價,庫房少收65億呢?

//<租管正反意見壁壘分明 政府態度保留施拖字訣 >
信報25-7-2014 By 紀曉風

香港住屋租金日益高昂,有聲音要求重新實施租金管制,港府承諾於今年底發表長遠房屋策略報告時作出交代。但不少人已經急不及待,昨天在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公聽會上,有團體揚言:「民意已非常清晰,不用再做假諮詢」,要求政府盡快進行「租管三部曲」──檢討、諮詢以及制定實施時間表。

但另一方面,亦有不少專業團體及地產界代表提出反對,意見壁壘分明。暫時看來,政府的立場仍然保守,運輸及房屋局副秘書長王天予質疑:「租管是否萬能藥方?會否帶出預期以外的反效果?」

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昨召開公聽會,就租務管制聽取意見,109名市民及團體代表出席。逾百個基層團體力撐租管,要求政府限制租金升幅,以及規定加租通知期;而政府10年前撤消租管時承諾3年一檢,多個團體批評政府違反承諾。

土瓜灣街坊互助組社工徐珞晞指出,租管遲遲未檢討,令租戶面對加租及逼遷,「3年又3年,街坊只能由一幢唐樓搬去另一幢唐樓」。有租戶被加租1000 元,只在一個月前獲通知,惟有另覓住處,但百多呎的單位要4200元月租,佔收入逾半,「住屋是基本權利,但變成商家炒賣工具」。

租金高昂致民怨累積

「空置及炒賣情況普遍,隨時令民怨爆發;再唔減租我就佔領中環。」關注組代表王曉君表示,租管不算激進,以往推行過都可行,「如政府仍偏幫業主和商家,市民會爭回資源再分配權利,佔中是民怨累積出來」。

左翼21成員區立行亦提議設物業空置稅和囤積稅。全港房大聯盟成員陳超龍就批評,市建局將土地悉數撥去建豪宅,而非供房委會建公屋。

大部分團體向政府提出「租管三部曲」,要求盡快進行租金檢討、公眾諮詢及制定時間表,但都有團體「等唔切」。街工成員徐綺琪認為,租管刻不容緩,「政府常說慢慢研究,但加租、逼遷,每日都發生,基層愈住愈遠,愈住愈細」;又指民意已很清晰,「政府不要再做假諮詢」。

不過,專業團體就唱反調。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成員王惠蘭指出,租管弊多於利,包括減少房屋供應量、減少房屋買賣及對業主不公。測量師學會房屋政策小組主席潘永祥擔心,業主會有即時反應,「先調高租金,補償未來續租時不可加的租金」。

地產代理聯會秘書長盧光輝認為,租管會令很多投資者卻步,「不單地產代理,律師、銀行、搬運都會受影響,有很大的連帶關係」。他質疑租管是短期措施,公屋及居屋供應增加後,又會撤消,「朝令夕改並不正確,反而應開發大規模土地」。

對於團體的質疑,市建局發言人解釋,市建局一向不涉及資助房屋工作,而且去年虧蝕23億元,如撥地建公屋,虧損將更嚴重。

年底長策會報告交代

運輸及房屋局副秘書長王天予就多次重申,租管有正負面影響,外國實施租管後,部分業主加收雜費,私樓出租單位亦減少,反而刺激租金上升,「租管是否萬能藥方?會否在嘗試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帶出預期以外的反效果?」她強調未有定論,年底的長策報告會有交代。

立法會議員就批評政府採「拖字訣」。工黨張超雄指出,住屋問題逼在眉捷,政府卻無任何短中期措施,「租津不可行,租管不可行,公屋是長遠措施。數二十項方法都說不行。政府可否提出一個可行的(方法)?」

街工梁耀忠認為,政府應針對香港客觀環境,進行更深入的調查,「外國福利和房屋政策與香港不同,現在政府以外國例子來『撐』,推斷租管有反效果,做法偏頗」。

本港有學者大力反對租管,中大地理及資源管理學系副教授姚松炎曾指出,租金高主因為房屋供應不足,不應以租管懲罰小業主,否則只會令業主封盤,甚至轉為經營賓館。他建議政府在市場承租大批單位,再轉租予市民。

編按︰收購價低,收樓失敗,竟賴業主維修,維修大廈,不是政府鼓勵嗎?

文章來源︰太陽報 21-7-2014

市區重建局工廈重建先導計劃再度受重創兼面臨「冚旗」,繼西環士美菲路祥興工業大廈重建住宅遭全體業主反對被迫擱置後,該局重建長沙灣永康工廠大廈同遇業主強烈反抗,大廈業主立案法團更玩謝市建局,出「絕招」在市建局尚未收購得決定性的逾五成業主前,議決斥資二千萬元即時做樓宇大維修「執靚幢樓」,「擺明車馬」拒賣單位,市建局收樓不成反「揸住」近五成業權,「焗畀」近千萬元修葺費。消息人士表示,檢視兩個失敗經驗後,市建局專責委員會已同意終止工廈重建計劃,改為以中介人身份協助工廈業主自行重建。

持有大廈四個單位的永康工廈業主立案法團主席周志偉表示,市建局提出以實用面積每平方呎四千七百多元作收購價,實在出手太低,加上業主重置廠房要支付雙倍印花稅,變相只餘九折賠償,業主難以接受,「同區同樓齡廠廈,經翻新後呎價達六千多元,市建局話我地層樓殘舊要重建,咁我哋而家咪執番靚佢,全面大翻新,升降機都換埋,咁就唔使重建啦!市建局雖然反對維修,但佢未夠一半業權,反對都無用,惟有焗住夾錢,我哋已經動工啦!」

逾半業主撐大翻新

市建局發言人承認,永康大廈收購至今只取得五成業權,但因部分業主尚未正式簽署文件,該局在該工廈仍沒有足夠「話事權」,該工廈法團早前突然議決進行樓宇大維修,並獲逾半業主支持,作為擁有近五成業權的市建局,就需要支付近一半維修費,即約近千萬元,市建局上周已要求法團提供招標文件,了解程序有沒有問題,若確認程序恰當,市建局就需要支付該筆維修費。

市建局稱該項目已正刊憲並完成法定諮詢程序,不能撤回。按法例市建局須於項目啟動後十二個月內提交收地申請,因此該局最遲今年底會提出申請。

消息人士表示,由於市建局收購所得的業權未逾八成,料港府不會批准收地,項目勢將長期膠着,成為中環士丹頓街重建計劃翻版,淪為「無底深潭」,「咁做翻新都好,費事等得十年八年,啲石屎跌落嚟整親人。」

消息人士承認市建局難以沾手工廈重建,「因為工廈賠償唔係按七年樓齡,而係市值加一定百分比,吸引力不足,加上工廈所在土地全屬住宅或商業用途,升值潛力大,業主根本唔會接受市建局出價。」消息人士認為以中介人形式協助工廈業主自行重建更有效,因為該做法是市建局毋須真金白銀出資收購,業主亦可盡取重建的得益。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看看

濱景

East Kowloon Super Moonrise

Kwun Tong, Hong Kong, 2014

sunset

sunset

More Photos

您的意見

Arno on 官塘遊樂場(Kwun Tong Recreation…
公就我贏, 字就你輸 on 觀塘重建流標 市建局欠被迫走街坊交待
地價5300蚊呎,賠償11000蚊呎 on 無視小販,拆你家園,我賺大錢
激進組織左翼21唔係話地產必賺嗎? on 觀塘百億重建 長實再棄投
leungtaiwai on 尋聖若翰小學校友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742,165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360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