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 市 建局發言人解釋,市建局一向不涉及資助房屋工作,而且去年虧蝕23億元,如撥地建公屋,虧損將更嚴重。」市建局只建豪宅,趕絶市建,這個藉口,信服嗎?
為何不提上年賺44億,現時資產過200億呢?免補地價,庫房少收65億呢?

//<租管正反意見壁壘分明 政府態度保留施拖字訣 >
信報25-7-2014 By 紀曉風

香港住屋租金日益高昂,有聲音要求重新實施租金管制,港府承諾於今年底發表長遠房屋策略報告時作出交代。但不少人已經急不及待,昨天在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公聽會上,有團體揚言:「民意已非常清晰,不用再做假諮詢」,要求政府盡快進行「租管三部曲」──檢討、諮詢以及制定實施時間表。

但另一方面,亦有不少專業團體及地產界代表提出反對,意見壁壘分明。暫時看來,政府的立場仍然保守,運輸及房屋局副秘書長王天予質疑:「租管是否萬能藥方?會否帶出預期以外的反效果?」

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昨召開公聽會,就租務管制聽取意見,109名市民及團體代表出席。逾百個基層團體力撐租管,要求政府限制租金升幅,以及規定加租通知期;而政府10年前撤消租管時承諾3年一檢,多個團體批評政府違反承諾。

土瓜灣街坊互助組社工徐珞晞指出,租管遲遲未檢討,令租戶面對加租及逼遷,「3年又3年,街坊只能由一幢唐樓搬去另一幢唐樓」。有租戶被加租1000 元,只在一個月前獲通知,惟有另覓住處,但百多呎的單位要4200元月租,佔收入逾半,「住屋是基本權利,但變成商家炒賣工具」。

租金高昂致民怨累積

「空置及炒賣情況普遍,隨時令民怨爆發;再唔減租我就佔領中環。」關注組代表王曉君表示,租管不算激進,以往推行過都可行,「如政府仍偏幫業主和商家,市民會爭回資源再分配權利,佔中是民怨累積出來」。

左翼21成員區立行亦提議設物業空置稅和囤積稅。全港房大聯盟成員陳超龍就批評,市建局將土地悉數撥去建豪宅,而非供房委會建公屋。

大部分團體向政府提出「租管三部曲」,要求盡快進行租金檢討、公眾諮詢及制定時間表,但都有團體「等唔切」。街工成員徐綺琪認為,租管刻不容緩,「政府常說慢慢研究,但加租、逼遷,每日都發生,基層愈住愈遠,愈住愈細」;又指民意已很清晰,「政府不要再做假諮詢」。

不過,專業團體就唱反調。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成員王惠蘭指出,租管弊多於利,包括減少房屋供應量、減少房屋買賣及對業主不公。測量師學會房屋政策小組主席潘永祥擔心,業主會有即時反應,「先調高租金,補償未來續租時不可加的租金」。

地產代理聯會秘書長盧光輝認為,租管會令很多投資者卻步,「不單地產代理,律師、銀行、搬運都會受影響,有很大的連帶關係」。他質疑租管是短期措施,公屋及居屋供應增加後,又會撤消,「朝令夕改並不正確,反而應開發大規模土地」。

對於團體的質疑,市建局發言人解釋,市建局一向不涉及資助房屋工作,而且去年虧蝕23億元,如撥地建公屋,虧損將更嚴重。

年底長策會報告交代

運輸及房屋局副秘書長王天予就多次重申,租管有正負面影響,外國實施租管後,部分業主加收雜費,私樓出租單位亦減少,反而刺激租金上升,「租管是否萬能藥方?會否在嘗試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帶出預期以外的反效果?」她強調未有定論,年底的長策報告會有交代。

立法會議員就批評政府採「拖字訣」。工黨張超雄指出,住屋問題逼在眉捷,政府卻無任何短中期措施,「租津不可行,租管不可行,公屋是長遠措施。數二十項方法都說不行。政府可否提出一個可行的(方法)?」

街工梁耀忠認為,政府應針對香港客觀環境,進行更深入的調查,「外國福利和房屋政策與香港不同,現在政府以外國例子來『撐』,推斷租管有反效果,做法偏頗」。

本港有學者大力反對租管,中大地理及資源管理學系副教授姚松炎曾指出,租金高主因為房屋供應不足,不應以租管懲罰小業主,否則只會令業主封盤,甚至轉為經營賓館。他建議政府在市場承租大批單位,再轉租予市民。

編按︰收購價低,收樓失敗,竟賴業主維修,維修大廈,不是政府鼓勵嗎?

文章來源︰太陽報 21-7-2014

市區重建局工廈重建先導計劃再度受重創兼面臨「冚旗」,繼西環士美菲路祥興工業大廈重建住宅遭全體業主反對被迫擱置後,該局重建長沙灣永康工廠大廈同遇業主強烈反抗,大廈業主立案法團更玩謝市建局,出「絕招」在市建局尚未收購得決定性的逾五成業主前,議決斥資二千萬元即時做樓宇大維修「執靚幢樓」,「擺明車馬」拒賣單位,市建局收樓不成反「揸住」近五成業權,「焗畀」近千萬元修葺費。消息人士表示,檢視兩個失敗經驗後,市建局專責委員會已同意終止工廈重建計劃,改為以中介人身份協助工廈業主自行重建。

持有大廈四個單位的永康工廈業主立案法團主席周志偉表示,市建局提出以實用面積每平方呎四千七百多元作收購價,實在出手太低,加上業主重置廠房要支付雙倍印花稅,變相只餘九折賠償,業主難以接受,「同區同樓齡廠廈,經翻新後呎價達六千多元,市建局話我地層樓殘舊要重建,咁我哋而家咪執番靚佢,全面大翻新,升降機都換埋,咁就唔使重建啦!市建局雖然反對維修,但佢未夠一半業權,反對都無用,惟有焗住夾錢,我哋已經動工啦!」

逾半業主撐大翻新

市建局發言人承認,永康大廈收購至今只取得五成業權,但因部分業主尚未正式簽署文件,該局在該工廈仍沒有足夠「話事權」,該工廈法團早前突然議決進行樓宇大維修,並獲逾半業主支持,作為擁有近五成業權的市建局,就需要支付近一半維修費,即約近千萬元,市建局上周已要求法團提供招標文件,了解程序有沒有問題,若確認程序恰當,市建局就需要支付該筆維修費。

市建局稱該項目已正刊憲並完成法定諮詢程序,不能撤回。按法例市建局須於項目啟動後十二個月內提交收地申請,因此該局最遲今年底會提出申請。

消息人士表示,由於市建局收購所得的業權未逾八成,料港府不會批准收地,項目勢將長期膠着,成為中環士丹頓街重建計劃翻版,淪為「無底深潭」,「咁做翻新都好,費事等得十年八年,啲石屎跌落嚟整親人。」

消息人士承認市建局難以沾手工廈重建,「因為工廈賠償唔係按七年樓齡,而係市值加一定百分比,吸引力不足,加上工廈所在土地全屬住宅或商業用途,升值潛力大,業主根本唔會接受市建局出價。」消息人士認為以中介人形式協助工廈業主自行重建更有效,因為該做法是市建局毋須真金白銀出資收購,業主亦可盡取重建的得益。

長實大埔樓盤,示範私人樓也以劏房作賣點,引起全港轟動,中產的房屋到變得基層,真正的基層生活更嚴峻。2003年在沿用82年的控制租金上升和保障租住權的租務管制(下稱租管)的條例被立法會取消,租金如脫韁野馬。昔日條例取消時,主事的官員孫明揚曾答允每三年檢討租務問題,如今被束之高閣。

2009年至2013年,小型單位的租金升幅達六成,為各類單位之冠,而4年工資上升卻不及租金的一半,基層家庭首當其衝。公屋輪候曠持日久,3年上公屋的承諾已遙遙無期。基層居住何去何從呢?租管在台灣、美加和歐洲都行之有效的協助基層住屋的方法,會否是現時舒緩公屋不足的良策呢?各個基層住屋團隊、學者、住戶及立法會舉辦「被奪走的十年」租管論壇,為當前形勢把脈。會上,眾說紛云,雖然未對租管達成共識,起碼在座都認同對居住權的保障,現時租客與業主的關係,處身於劣勢中。

會上劏房住戶都表明需要租管等方式減低飛升的租金,才可維持生活。市區重建局的市區重建拆舊樓,建豪宅賺大錢,但基層卻被剝削。劏房供求大幅減少,要求局方可在部份收回土地興建公屋/居民,讓他們可留在市區,方便工作。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代表陳凱姿表示政府沒有認同房屋權是必需品,資金跨國炒作,房屋商品化,令無法安居。人工增幅遠追不上租金升幅。政府在租管的研究中交白卷,文件引導性,只引述租管不可行。外國不少例子反駁租制引致供應不足、缺乏維修的「偽」問題。

調查顯示現時問題︰

1.   市區供應量減少

2.   移遷通知期短,只有一個月現時

3.   劏房呎價高企,人均面積落後,3-5家庭人均面積只有40-45 呎政府之前政府答應三年檢討租管條例,但現已十十年,之前長策亦有7成人支持租管,希望議會內外推動租管。

全港劏房平台代表鄧寶山則抛磚引玉,提出具體租管方案,包括租金最多只能佔收入3成,而卻管制的房屋應是8000租金或以下,而保障3年,租客可優先續約。

立法會民主黨胡志偉在會上陳述民主黨對租制較有保留,他強調發言是台下民間團體「未必啱聽」,要「揉合租住權和業主,找出平衡點」。早前,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通過動議,要求政府開展租管的諮詢及制定檢討時間表,引起業主非議,擔心業主的租金回報受損。他認為現時不應討論租金管制的增幅水平,會「節外生枝」,反而要處理如何保障租客可簽下3年租約。黨友涂謹申為市建局的非執行董事,他亦為市建局解釋為何不建公營房屋,指出局方要「財政自負盈虧」,未必能負擔這類非盈利性的項目。應該由局方重建,因為局方收樓好過私人發展商的「黑社會,潑紅油」,再由政府用公帑買回地發展公營房屋。他建議採取活化居屋公屋的租盤,向已空置的單位打主意,用租金分成代替補地價,增加租盤供應。

樹仁大學經濟及金融系的袁偉基博士則讚同全面租管,認為租管能「冷卻樓市」,減少樓市炒作。租管宜包括所有樓宇,不宜只限制基層房屋,才可體驗政策的公平。

基層正在水深火熱,劏房的問題已令香港蒙羞,政府一邊不斷搶地,遠水不能救近火,另一邊加速重建,減少基層住屋供應。租金管制在國外行之有效,有會否是基層一個出路呢?

深水埗是目前最多重建項目的社區,達19個之多!

小販天堂、夜欄、買平餸、買布、穿珠仔,都是公眾對深水埗的認識。區內一班班身懷絕技的街坊數十年來,經歷幾代變化,一向以低消費和互相依存的生活模式來帶動區內經濟。

由2001年開始,深水埗已陸續(將)有145幢唐樓被清拆,近6000名居民被迫離開家園,重建的推土機下,九龍最老舊的社區將面具全非,單是一個海壇街項目已有70間小店消失,而估計整區有近400小店被市建局趕絶。

深水埗是眾多重建區的其中一區。可能有天我/你的家就要被重建,
這是我們希望看到的香港的面貌嗎?

這究竟是為誰而作的重建呢?

現誠邀你一起以畫筆支持重建居民, 一起畫出深水埗和舊區生態!

關於稿件:

形式題材媒介不限(布/袋/紙),是有關舊區的建築/街坊人情的寫生畫稿就可以了。亦接受影印本(如果你不介意)。
希望作品能反映在你心目中,舊區的可愛,活力和故事。
請注明繪畫的寫生畫稿的對象/地點,亦可加上一點旁述。
作品大小:小於A2,大於A6。
展出場地:深水埗文化館
注意:請於*27/7前*交給我們/邀請你的朋友,謝謝!

聯絡︰kwuntong2007@gmail.com或 fb 活在觀塘
主辦︰深水埗文化館、活在觀塘

 

共接4標書會地新地恒地獨資入

文章來源︰明報  記者李宛婷、林可為

市建局歷來最大重建項目的觀塘市中心第2、3期發展區,料「入場費」高達80億元,中小型發展商難以參與;雖然市建局5月邀請10家發展商入標,惟昨截標只收4份標書,反應一般,龍頭發展商長實(0001)更是繼早前無入標天水圍兩幅住宅地項目後,再度選擇「棄投」。至於新地(0016)、恒地(0012)及會德豐地產,均稱獨資入標;測量師及學者估計,項目涉巨額投資,加上政策市,令樓市具不明朗因素,部分發展商或避險而放棄競投。

市傳有入標鷹君:商業機密

觀塘市中心第2、3期發展區被視為大發展商囊中物,雖然市場早已預期不會接獲太多標書,但最終僅獲4份標書,意味獲邀入標的10個發展商中,六成選擇放棄。入標發展商中,除包括「投地常客」新地、會德豐地產及恒地外,市場消息指鷹君(0041)亦有機會參與競投,惟鷹君發言人卻以商業機密為由拒絕回應。新地副董事總經理雷霆回應稱,新地是獨資入標。另會德豐地產常務董事黃光耀亦指出,集團獨資入標,是因為項目屬近年少見的大型住宅發展,發展商雖然要負責興建商業和其他政府設施,但卻可優化觀塘社區面貌,發展商樂意配合。

出價下限至少80另分紅予市建局

觀塘市中心第2、3期發展區,涉149.6萬方呎住宅樓面,另非住宅樓面35.76萬方呎;項目可建住宅單位約1700伙、實用約600至800方呎的單位,估計住宅部分投資額逾160萬元。招標條款列明,發展商出價下限至少80億元,扣除住宅部分建築成本及地價開支後,利潤須與市建局分成,但分紅比例由發展商自己提出。

由於投資額巨大,市場一般相信今次將是新地、長實兩大龍頭發展商之爭,惟如今長實棄投,令市場人士甚驚訝。不過,長實近年投地取態轉趨保守卻是有可尋,如4月將軍澳日出康城第4期已「大熱倒灶」,由新地奪得,其後天水圍兩幅住宅地皮亦棄投,今次再放棄入標,難免惹來市場對其撤資揣測。

王震宇:辣招影響發展商出價料審慎

Bricks & Mortar主席兼總裁王震宇表示,現時樓市受多項辣招影響,即使是龍頭發展商亦難以評估項目落成後的利潤及日後樓市走勢,出價態度自然變得審慎。第一太平戴維斯董事總經理陳超國指出,不少大型發展商早前已吸納大量土儲,足夠應付未來數年發展需要,又認為長實有自己的投地策略,不入標不足為奇。陳認為市建局已公開項目投資額及發展細節,透明度較高,相信發展商會自行評估,預料流標風險不高。

 

編按︰觀塘賣地價底價是$5348,估計要8000元,加上豪裝的建築費和盈利,賣價達1.4萬/呎,勢將超過觀塘樺峰的售價,市建局肥過豬頭,又可發大花紅(浮薪),卻不斷放風蝕錢不做重建,意圖收緊賠償。觀塘市中心,各大地產的肥豬肉,市民毫不沾邊,以的甚麼人為本呢? 現在仁愛圍流動小販在水深火熱中,安置全無,勢被驅趕,局方只顧賺錢,無動於衷。pic by Patrick Yeung

<觀塘二三區重建明截標>

文章來源︰信報 14-7-2014 

市區重建局觀塘市中心重建計劃推展得如火如荼,其中涉及輔仁街和仁信里一帶的第二、三發展區,將在明日(15 日)截標。市建局早前邀請10家提交意向書的財團入標,市場料用地投資額雖然較高,但由於屬於市區罕見的大型發展用地,加上區內配套已十分成熟,料吸引各大財團踴躍入標。
項目早前接獲15家財團提交意向書,市建局考慮財團的經驗和財政能力後,邀請其中10家入標,全部屬本地的大型和中型發展商。第二、三發展區佔地約23.42萬方呎,包括大型基座平台和4座提供約1700伙的高層住宅。
由於規模較複雜,作為公共交通交滙處和商用樓面等的平台部分,市建局會出資補貼,並須在落成後交回局方。住宅部分的入場費為80 億元,以住宅總樓面近150萬方呎計算,每方呎入場費約5348 元,入標者並需要自行提出分紅安排。
大財團謀奪肥肉
實際上,大型發展商對用地興趣頗濃,新地(016)聯席主席郭炳江和新世界發展(017)主席鄭家純近月先後表示,計劃就用地入標;會德豐地產主席梁志堅日前則表示,要考慮發展年期因素,仍就用地「計數」。根據市建局的計劃,平台部分料2018年落成,其後才開始興建住宅,估計住宅部分最快2019年竣工。
測量師陳東岳認為,地盤具起動九龍東概念,加上涉及觀塘舊區的重建,日後將成為觀塘區的樞紐,即使發展限制較多,也無阻發展商入標的決心,勢成為兵家必爭之地。他估計,日後落成的住宅景觀較佳,用地每方呎樓面地價動輒7000至8000元,地價估值約104億至120億元。
高緯環球大中華區評值諮詢部董事張翹楚相信用地入標反應會理想,獲邀的財團都會盡量提交標書,並料分紅建議乃鹿死誰手的關鍵。

作者︰蕭頌恒

觀塘物華街、協和街和瑞和街共有粥店四間,觀塘友可留意。

物華街主要是海皇粥店,這連鎖店很多人光顧過,自然不在介紹之列。

協和街粥店有二,先是最近新開張的「大師傅」粥店,價錢在大街來說算是便宜,炒麵、腸粉足料新鮮,粥的份量偏大,款式頗多,最重要有我愛吃的白糖糕。惟豆漿從他廠購入,味道偏淡(鄰街瑞和街便有「人和荳品」,豆腐與此店同價,味道較甜。當然,我最愛的是深水埗「公和」豆漿)。然而,位於大街的它,深受觀塘街坊歡迎,經過又想省錢的可以一試。

從「大師傅」粥店往上行,不遠處則是「和味雲南米線」,老闆從佐敦吳松街搬來數年,初以賣粥起家,後為應付食客要求,更炒起小菜來,「黃金雞」、「牛肉脆」均為招牌菜,皮薄香脆,肉質鬆軟,特別是「牛肉脆」,肉自脆皮滑入舌尖融化,沒想過滑牛也這樣鬆軟。至於白粥則是招牌菜,瑤柱經熬製後香味撲鼻,與幼滑白粥成絕配。我喜歡豬潤粥,嫩滑爽口,起沙而富色澤,基本上不用再落醬油。在此可同試老闆的鎮店之寶「蒸餃子」,餡足而不油膩,配以自製蒜醋,福也。

而以上三間皆在大街當眼處,自然人流較多。然瑞和街街市頂層的熟食中心有一小粥店,店內粥款不多,但貴精不貴多,幼滑而富腐竹味,加碟炒米或炒麵。另外,還要試試老闆自製的春卷啊!老闆娘人很友善,每次都給我的炒米粉堆得高高的,又常與客人聊天,人情味厚,是傳統的濃情,所以我較愛後兩間粥店。(但店只開至中午十二時,要注意時間喔!)

每次心情凝重,就想吃粥,總覺得粥能淨化心的浮躁,病時往粥店吃粥更像走入另一思考空間。平滑的白粥,無寧說像一面鏡。

 

 

觀塘重建 會德豐憂年期長 
月中截標 梁志堅:計緊條數

文章來源︰蘋果日報 4-7-2014  記者:黃嘉銘 陳家雄

政府聲稱本財政年度上半年(4月至9月)有8,200伙供應,實際卻依賴「一鐵一局」撐起供應量。其中本月15日截標的市建局觀塘市中心第二、三發展區項目勢成焦點,會德豐(020)副主席梁志堅表示,該項目惟一風險是發展年期太長,入標在即,現在「計緊條數」。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上月底公佈本季賣地計劃,只有4幅官地招標,令梁振英定下十年建屋47萬伙的目標,隨時淪為空談。目前唯有靠市建局及港鐵(066)項目輪流登場,試圖維持供應。其中市建局觀塘市中心第二、三發展區項目地盤面積約23萬方呎,計劃興建總住宅樓面面積約149.59萬方呎,提供約1,700個單位,10間發展商已獲邀入標競投。

消息稱,市建局要求發展商出價最少達80億元,分紅比例由發展商建議,若以項目住宅樓面面積約149.59萬方呎計算,每方呎入場費約5,348元,連同每方呎建築成本4,000元及10%「發水」,項目每方呎成本近9,000元,預算總投資額達180億元。

 獨資競投機會大

其中一個獲邀入標的發展商是會德豐,該集團副主席梁志堅表示,對這項目一直有興趣,談及是否政府起動東九龍計劃,吸引其入標競投,他認為:「都唔係嘅,最緊要睇地點,住宅來講喺呢區點都賣(樓花)到,睇吓咩價錢啫。惟一要考慮係年期太長,承擔風險都長咗……」他又稱:「呢單嘢個投資額唔細,淨係計成本都百幾億,所以我哋仲係計緊數(會否與其他發展商合作發展?)暫時唔會,應以獨資競投。」
環顧周邊發展,觀塘市中心第一發展區,即由信置(083)與市建局合作發展的觀月.樺峯,去年底公佈售首批90伙,平均實呎約15,083元,較市建局於2008年向重建戶提出收購呎價5,937元高近三倍。

 天水圍地料低價售

雖然觀塘項目爭崩頭,但其他政府地皮隨時賤賣收場。據地政總署資料,現有六幅住宅地及一幅商業地於本月及8月截標,其中較大規模為天水圍濕地公園兩側的112及115區兩幅住宅限量地明日截標,最少合共提供2,470伙。不過,高緯環球張翹楚表示,近期屯門地皮以低價批出,直指天水圍地價不會比屯門高,估計兩幅地皮樓面呎價分別只值約1,200元。至於荃灣楊屋道商業及住宅地皮,理想城市集團張聖典預測,地皮估值約61億元,每呎樓面約5,700元,為目前市場最高估值。

市建魚目混珠製財困 倒果為因懶抗爭

不要豪宅還地於民  重新檢討市建角色

[聯署聲明]市建局昨天宣佈上半年虧蝕23億,為本月24日的立法會工作會議,收緊賠償和擴大重建地盤等賺盡建議造勢。局方諉過保育團體阻礙收地清場,實情是局方立場強硬,拒離與居民溝通,分別在上年10月和本月在觀塘仁信里和深水埗海壇街暴力清場,沒有解決安置,先後消滅香港唯一的賽鴿店及迫使海壇街黎生企圖跳樓控訴置,手法暴力與不公義。

局方年初才高價招標馬頭圍新山道項目,再花18億補貼地產商在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興建交通交滙處,再運用財技,製造收樓撥備,將觀塘超過180億的第二期發展留待下半年入帳,嚴如上市公司,魚目混珠,為達賺盡擴權收緊賠償。我們反對市建局擴大自主重建地盤至4-5萬呎,消滅街道和社區,換來豪宅商場,如︰觀塘市中心和海壇街重建將有5條及1條街道消失,趕絶基層生活,市建局只重賺錢,無視社區需要。局方亦指出虧蝕因建築成本上升,而每呎4000元成本,全因局方的豪宅化,而建築成本亦是合作的發展商負擔,局方只是收樓及坐等分紅,明顯有失實之嫌。

局方放風︰「業界指出,近年部分非重建區的社會團體對重建項目提出不同的意見,左右重建進度…」(信報, 18-6-2014),指控民間團體左右海壇街、觀塘收地。實屬漠視民情,盲目發展,無視自身賠償不公。「活在觀塘」等關注觀塘市中心重建的團體在早2007年已協助和紀錄觀塘重建,並在2013年獲深水埗邀請,協助海壇街街坊,並與衙前圍,深水埗等的重建組織保持良好關係,而局方只需信守在<市區重建策略>的誠諾,執行真正的「樓換樓」,並「受重建項目影響的住宅租戶必須獲得妥善的安置」,推行舖換舖及協助小販、商戶復業,聆聽市民意見,減少興建豪宅,保留社區網絡,市區更新必然順利無礙。

局方在市區收地,免去補地價達65億,轉變為逾萬呎豪宅,無視本地房屋需要。政府理應約束監管,而非開發東北等大白象項目,畫餅充飢,讓市建局式協助地產商收樓發展的重建,再次蔓延新界,滋長官商勾結。

局方倒果為因,將重建速度歸咎於劏房大增和重建戶熟悉賠償政策,實情是市區重建令舊樓日少,劏房供應大幅減少,租金大升,單是深水埗就有19個重建項目。而重建賠償不公,重建戶,要求10多年的「樓換樓,舖換舖」,至今未做到,熟悉政策,跟局方爭持合理安置,竟成詬病。局方「以錢為本」,才是重建效率不高的原因,按青山道項目的<社區影響評估>中,8成業主因出租被扣減3成賠償,而局方藉此可節省近3成的總賠償。

我們對政府和市建局訴求如下︰

  1. 重啟<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檢視市建局的角色、財政和權力前,不可讓局方擴大權力
  2. 完成檢討前,停止主動開展重建項目
  3. 公開財務和賠償數據,增加透加度和問責性,包括:樓換樓的成效,需求主導項目賠償

聯署︰土地正義聯盟、聯區重建街坊互助平台、深水埗海壇街重建關注組、觀塘仁信里關注組及活在觀塘

市建局在2014年6月12日海壇街項暴力抬人收樓,動用10多位黑人保安及40位職員,迫使黎生拿着「不要錢,樓換樓」橫額,企圖跳樓控訴市建局賠償不公。最後,局方和執達吏強行將黎生和2位兒子抬離家園,圍封單位,犠牲一家,為着市建局發展私人豪宅項目。

這次清場,被抬走的黎家多要求樓換樓,局方以「不符合在2011年後才適用的「樓換樓」安排」(13-6-2014, 文滙報),拒絶要求。實情是局方在觀塘這早期項目以有「樓換樓」安排,借此藉口只是掩飾局方辦事不力。

在2011年的<市區重建策略>中,主要是在重建安排內,加入參與發展(後來變成需求主導)及樓換樓,前者局方不停放風打退堂鼓,後者卻是無法達成,這才是局方死穴。觀塘項目在2007年開展,如同2006年開始的海壇街項目皆屬2011年檢討<市區重建策略>前的項目。

2013年11月時(27-11-13, 明報),觀塘項目中,市建局對外宣稱有「樓換樓」的選項,並安排受影響的業主去揀樓回遷,但結果大少所望,1600業主只有一人表示有意揀樓,其餘的業主連興趣也提不上。問題是樓換樓是假,觀塘的案子是賠償所有金額再補貼最少200萬元,才有可能回到市中心的新項目觀月樺峰居住,嘗問普通人又怎可負擔得這差額呢?所謂「樓換樓」無疑是大話?市建局無法向公眾承認這項事實呢?

「樓換樓」的好處在於簡單易明,局方多番抹黑業主為釘子戶,獅子開大口,如果用「樓換樓」則可免除金錢直接瓜葛,業主只會從局方取得新的居所,再上客觀七年樓齡的準則。而不用商討金額,這無疑是業主和公眾雙羸的政策,但局方卻利潤受損,所以才束之高閣。局方連需求主導賺取較少利潤也打退堂鼓,「樓換樓」當然更接受不來。「樓換樓」局方不做,說回現在7年樓齡賠償,局方說做不到,不停抹黑海壇街業主想購入10多年樓齡的港灣豪庭,呎價達1萬元,但無視<市區重建策略>定明的準則,市建局可以昭信其他舊區的街坊呢?

局方的搬龍門,解決不到賠償和安置,只有使用暴力抬人的策略。既不符合同區7年樓齡,又不再做樓換樓,究竟市建局是否按照<市區重建策略>去做事,還是只是聆聽局方銀包的需要呢?不停抹黑業主,不解決問題,難道市區重建真的變成流血收場呢?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看看

20140702

Lotus, Elise, Hong Kong

R9284602

R9284610

R9284572

More Photos

您的意見

地價5300蚊呎,賠償11000蚊呎 on 無視小販,拆你家園,我賺大錢
激進組織左翼21唔係話地產必賺嗎? on 觀塘百億重建 長實再棄投
leungtaiwai on 尋聖若翰小學校友
LamChoHim on 尋聖若翰小學校友
全部地都變公屋,中產住邊? on 社聯房屋指數新低 促市建局興建公屋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732,822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356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