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自討苦吃的唐唐,幫我重新翻開市建局的臭史,唐唐為官十多年,從不談市區重建,近日社運人仕上身,換上我們話語,政治真是訊息萬變。唐唐作為富二代,跟地產商的關係千絲萬縷,簡直是得利益階層的代言人。他的家族從前是工業家,工業消亡,都跟田北俊一樣向地產進軍,唐唐家族那在荃灣的工廈,就跟新鴻基合作重建。

市建局一向是大地產商的眼中釘,大地產商既愛且恨,愛的是局方可以法例之名,收地永無阻濟,所以社區、街坊都被迫走,也免除地產商面對群眾壓力,但另一方面市建局,分紅條件嚴苛,跟局方合作,又要保障他們利潤,賺錢再加分紅,而有田生這類收樓商亦「質疑為何政府要花資源做私人市場業務」(明報,19-4-2011),就是與民爭利,而最有實力取地的兩大地產商(長實、新鴻基)甚少參與市建局的計劃,而新世界地產老闆鄭家純亦曾痛斥市建局,他說一直抬高樓價的元兇是市建局

唐唐今次痛斥市建局,不單打擊梁振英陣營的頭馬,亦是為地產商出一口氣,一石二鳥,可為高明之舉。唐唐忠心為(地)主,用心良苦,而說他自取其辱,只是我們市井之見,市民都無選票,商家巨賈才是造王者。

那邊廂,梁振英陣營的頭馬市建局主席張振遠,還在發春秋大夢,上年九月在明報訪問,大聲疾呼要增加地積比、高度設制,多建屏風樓,增加樓宇和單位密度,後來又大談擴展市建局的五年項目,要發債在九龍城、油尖旺和深水埗大搞項目,5年已重建280幢大廈,還有一年任期的他在市建局已是倒數階段,唐唐得勢在望,他的計劃也會束之高閣,淪為一灘口水。

喧鬧和炒作過後,市建局的何去何從,不是領導人說了就算,唐梁的爭執,雖然有點意氣之爭,但實情也反映香港百病叢生。市建局這類法定機構,如︰醫管局、貿發局,既是政府,又是私人公司,用法例之命壟斷市場,如市建局可運用<土地收回條例>百份百成功重建收地,貿發局則佔據會展等主要展覽場地,使中、小型展覽商難以生存。法定機構存在使政府減少財政承擔之餘,亦可將醫療、重建等盪手山竽送給這公司負責,有時像市建局賺大錢的機構,又可成為局長金庫,不用過立法會就可隨便挪用那錢,所以林鄭便利用市建局的錢大攪保育。而結果舊區和醫療等社會事務,變成機構的自負盈虧和收支問題,以不用或減少納稅人注資為借口,讓會計準則變成唯一準則,政府躱到哪裏呢?市建局的建豪宅趕窮人、醫管局的肥上瘦下,問題核心是我們是否再用港英年代的法定機構,藉公司模式管理社會,還是更以民為本,直接政府跟人民溝通,落實政策呢?

同日新聞︰

文章來源︰14-1-2012  信報

市建局改革唐倡揮大刀梁立場迥異

市建局的角色問題成為了特首選舉兩大陣營的最新爭議點。唐英年昨天再為他所提出檢討市建局職能的建議解畫,指該局不應做發展商,須大刀闊斧改革。梁振英論調則剛好相反,表明無意改革市建局

唐前天批評市建局所建住宅「華而不實,貴到無倫」後,引起巨大迴響,不少評論質疑他自己擔任財政司司長期間有份審批市建局多個「貴樓」重建項目。他昨天承認自己曾參與審批市建局重建項目,但指當時他負責審批的是市建局收樓和重建整個項目付出的費用,而不是建成新樓的售價。

唐:市建局不應做發展商

他說: 「有人說我在政府時審批過一些項目,這個講法是對的,因為我在政府工作九年,對很多政府政策的決定有牽涉到,但我不覺得在政府工作九年是一個包袱,因為我得到好寶貴的經驗。」他強調市建局肩負舊區重建的使命, 「我們要記着,市建局有公眾使命,所以市建局不是一盤生意,即使我們知道有時成本貴,但一樣要做,不能說無錢賺就不做……如果是因為純粹嫌貴而不做的話,那是否對得住市民呢?我認為是對不住的,因為舊區重建是必須由市建局做的,收樓要幾年,劃則又要幾年,無人可預測到六、七、八年後個價去到幾多」。

他稱自己對市建局的貢獻是肯定的,但社會變了,市民期望變了,他聽到社會上有批評市建局所建樓宇華而不實的聲音,故認為有需要大刀闊斧作出大膽改變,而非小修小補, 「我也十分相信市民是希望它繼續扮演一個舊區重建的角色,而不是做發展商」。

梁振英沒有直接回應市建局的項目是否「貴到無倫」,只說: 「市建局是以市價賣樓,樓價過去幾年飆升。」被問及該局應否繼續以市價賣樓,他說: 「公營部門的職能明顯,有關運作,相信市建局會解釋」。梁表示,他無計劃改革市建局,該局應否收地用以興建公屋或居屋,他則不願評論。

張震遠:不起樓失存在價值身兼梁競選辦主席的市建局主席張震遠昨在電台節目上表示,既然政府剛就《市區重建策略》作出檢討,應該讓該局執行報告建議,未必須要急於重新檢討市建局的工作。張震遠對市建局交還物業發展權持開放態度,但指若這樣做市建局將失去存在價值。

張震遠談到市建局發展項目賣價偏貴的問題,他強調市建局的樓宇按照市價售賣,價錢高反映市場實況。

他指出市建局作為公營機構,政府可以不時就市建局的職能作出檢討,但政府在2008 年開始,用了兩年時間重新撰寫《市區重建策略》,市建局落實建議才不到幾個月,張震遠質疑再作諮詢的必要性。

談到唐英年建議市建局只有收樓權,並應將物業發展權交還政府時,張震遠指政府要考慮市建局的財務狀況。「以後政府須每年撥款予市建局,這會否是一個好的做法?」節目主持問他: 「如果只收樓不起樓,是否不需要市建局的存在?」張震遠回答: 「我覺得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