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0df010-a518-4af1-98cc-a9679c48e082.jpg

今天行過裕民坊,老麥所在的一楝唐樓被圍上竹棚,而棚下的鐘錶叔叔繼續經營。裕民坊的檔口可以經營至新年前,但起碼十多檔的賠償安置未解決,包括:持有食環署牌照的鐘錶叔叔,他究竟去何處呢?連自己都不知。唯有每天在竹棚下工作,為生計多麼危險也要繼續下去。

廣告

41061087_2325734680788072_669299648682262528_n//embedr.flickr.com/assets/client-code.js

今天下午,觀塘區議會的觀塘區發展及重建專責小組召開有關市建局的特別會議,商討觀塘市中心的重建。據悉,局方今天將公佈裕民坊的賠償和安排方案,但局方卻不給予公眾和街坊討論文件,令社會了解裕民坊的安排。局方隱瞞甚麼呢?為何不許公眾得知呢?
早前調查,有七成裕民坊街坊代表不想走,有一半人(53%)希望繼續經營生意。
有關方案,涉及110 位在裕民坊的檔主和居民,而當中有15檔在政府用地開店維生,他們或將沒有任何賠償和安置。同仁街市集搬遷已4年仍然毫無起色,小販攤檔無法維生,只能苦苦經營,將來重建後,社區網絡破滅,經營更難。安排如果只有短期優惠租金,只會趕絕街坊。
PS: 之前的衙前圍村重建中,局方提出「復業方案」,只有重建完成後返回區內營業5年,首3年租金600元,其後兩年分別3,000元及5,000元,之後就可能是市值租金。

R0215077

觀塘的恆安街曾經是一個社區,但正在推土機前倒下了,小店和老街坊不復見,換成市建局115個豪宅。幾十年的文具店、琳瑯滿目的五金舖,後巷抽着煙斗的香伯,一切變作是明日黃花。重建是小店催命符,沒有老社區,失去舊街坊。搬舖意味着昂貴租金,老店大多選擇永遠的結業或退休。重建有選擇嗎?沒有「樓換樓,舖換舖」,只有換血,換掉基層老街坊,換來豪宅劏區的新住客。恆安街重建後,唯一的走下去是34年歷史,咖喱馳名的華漢茶餐廳,搬至牛頭角的聯安街,地點偏僻了,就算租金如昔,但舖面的面積細了,變相加租。市建局的重建從無改善生活,發展建豪宅,清洗老街坊,換來新中產,抹去歷史和文化。
活在觀塘的恆安街專題

R0215059 R0215070

graph//embedr.flickr.com/assets/client-code.js 

市建局日前公佈裕民坊的檔主和居民調查,調查訪問裕民坊的搭建物,即檔主和居民,共有
110 人接受訪問,涵蓋近九成的街坊。當中有69%的街坊表示滿意現狀,不想離開。局方暫傾向用賠償迫遷,並無提出安置明確方案。

對於搬遷後打算,除了27%檔主未有決定,最大部份人,即有一半人(53%)希望繼續經營生意,而市建局在調查中指「七成受訪者願意獲取特惠金後離開」,明顯無視檔主經營的意願。

自從重建開始,麥當勞結業,觀塘入夜,變成死城。街坊接受重建無可避免,67%認為重建帶來好的影響,但問題是如何安置街坊呢?

住宅中,有近九成(86%)擔心住屋問題和七成人擔心需要搬遷,所有住宅要求局方提供安置。檔主較擔心賠償問題,近八成人要求提無供合理特惠金,亦有近四成人要求代租舖位,令他們繼續謀生。

局方多年只稱裕民坊的檔主和居民為「搭建物」,暗示有不合法僭建的意思,無視不少街坊在讓處經營已幾十年,紮根在社區,服務觀塘。早於,仁信里清拆香港唯一白鴿店和小販檔時,局方已稱小販為「搭建物」,結果每個幾十年的老舖只獲九萬多元賠償,無法繼續經營,而香港唯一的白鴿店亦因重建而消失。局方無視檔主的態度,難解決安置的問題。

局方在7月24日提出對恩恤搬遷方案,並在同日裕民坊進行人口凍結,但方案未明。裕民坊的重建重點在於安置,街坊不想離開,但因為重建無奈離開。「樓換樓,舖換舖」方案多年未為局方採納,重建難免破壞社區,但如果街坊回遷,檔主繼續做生意,可減少破壞社區網絡。可惜,局方重建興建豪宅,利字當頭,多年街坊的爭取都無法落實。

市建局的調查可見8月7日觀塘區議會文件https://www.districtcouncils.gov.hk/kt/doc/2016_2019/tc/working_groups_doc/KTDRTF/14440/KTDRTF_9_2018.pdf

本日市建局總監韋志成指市建局在土瓜灣馬頭圍道春田街項目發展首置上車盤項目,以62至72折發售,,將蝕至少十億,而幾年後或需向銀行借貸,暗示對資助房屋打退堂鼓。

據政府公佈首置所謂的62至72折,項目呎價是達16,000元,而局方現時於土瓜灣天價賣樓(23,000/呎),而當年2011年馬頭圍道春田街項目收購價每呎只有9,986元,淨賺近七成。

雖然賣價較市價低,明顯少賺,但再加上剩餘地積比,也是大賺的計劃。

首置上車盤,如果按實而不華方式興建,可參考本年的居屋成本,每個單位只需要150萬,現時首置400呎單位賣超過六百萬,更穩賺不蝕。

本年市建局盈利創新高,達120億,不斷放風蝕錢,誤導公眾。無疑項莊舞劍,為局方增加地積比,鯨吞公共空間的建議叫陣。

再者,市建局已獲政府免補地價近200億,如果局市真是蝕錢,只是經營不善,那麼管理層必須躬躹下台,而不是伸手問政府「攞着數」。

今早立法會議員問林鄭,會否收回地產商農地作公營房屋。林鄭用舊灣仔警署遇上司法覆核的例子回答,明顯文不對題,偷換概念,恐嚇公眾,足見政府假保育之名,行賺盡之實。
二級歷史建築的舊灣仔警署土地屬政府,沒有動用土地收回條例,所以林鄭無法解釋土收會有司法覆核的關係何在。再者,政府改劃分區大綱草圖,沒有觸及地權。政府不肯放棄土地利益,將灣仔舊警署的發展面積轉移到其他地盤,影響社區的發展密度。其後城規會分區大綱草圖因高度限制被發展商司法覆核,無關保育或地權。政府應該放棄土地利益,專心保育古蹟,而不是亂說土地收回招致司法覆核。
上年的古諮會中,古蹟辦表示換地或轉移地積比,只會針對一級歷史建築,如果再有私人建築,如:嘉頓中心。政府不會採用任何轉移地積作保育,只任由地產商清拆古蹟重建。林鄭信誓旦旦指土收助古蹟保育,明顯時至今天依然做不到。

如果知識不足,就是無知,如果有意,則是講大話。
市建局多年都動用土地收回條例,行之有效,沒有遇到重大的法律問題,順利重建起豪宅賺大錢,足見政府只會向基層社區開刀,而無視大地產商囤地。

 

樓主在灣仔的街上,發現觀塘華漢茶餐館送出的木椅子。上年華漢舊店因重建結業,店主黃生送出手工椅子給公眾,但收藏人卻沒珍惜,棄之路上,辜負黃生心意,實在可惜。
墨綠的椅面,榫枊設計,加上小量的鐵釘,26年歷史的椅子,跨過四份一的世紀,堅固如昔,記載九十年代香港的草層故事。
椅子由土瓜灣木厰街的木匠巧手製造。上年位於觀塘恆安街的舊華漢因重建結業,黃生送出全店的30多張椅子給公眾,他說:「每張需要850元,花上二萬多才買下30多張椅子。」送出椅子,他捨不得,但新店面積少了很多,只有割愛。
灣仔遇上椅子,幸好令它不用於在堆填區。當時有一位伯伯坐在木椅上,我見椅即時興奮大叫,他被我嚇怕,忙說「我坐一下,走了。」飛快離去。
跟椅子有緣重聚,帶回家中收藏,儲起一段街坊的回憶。希望華漢的新店生意興隆,不再受迫遷之苦,大家也珍惜街坊心意。
 
當年華漢的椅子故事和舊貌

DSC00435

領展從來不是好東西,樂華邨的三檔冬姑亭,建邨至今陪伴街坊三十多個寒暑,陸續被領展趕走了,昨天最後一檔泰興粉麵都告消失了。街坊都紛紛送別,場面溫馨。

領展追求資產升值,二年前,最大的冬姑亭被迫結業,改裝為冷氣餐廳,於昨天開業。另一檔去年突然停業,連同棚架和帳蓬被拆掉,只剩下燻黑的地板,丟空至今。

昨天結業檔口是24小時營業,售賣點心和碟頭飯,價廉物美,豬扒飯也只售35元,學生餐僅賣30元,布拉腸粉更聞名觀塘。泰興亦是的士大佬的消夜天堂,食物其次,因近路邊,抄牌較易察覺。除了的士大佬,每天早上有不少邨內長者飲茶,談天,是樂華的社區中心,閒話家常,但一切已過去了。

老闆娘是典形的香港人,一生辛勞,為糊口,全日開工,賺取微薄收入,維持生活,服務街坊。昨天,臨別依依,街坊都不捨得泰興。老闆娘眼見街坊帶來家人,昔日識悉的可愛嬰兒,長成小女孩,忍不住跟她擁抱起來。老店吃得不只是味道,而是感情。今夕一別,百物騰貴的香港,難再有傳統的冬姑亭了。

冬姑亭雖不在,但點心的香味,仍然在街坊的腦海。可惜,領展容不下感情和基層。水滾茶靚,只有長記在心中。

圖︰高祈 文︰原人

DSC00299

DSC00302

DSC00207

DSC00279

DSC00321

c88ec213-bfc2-4931-89a3-da3c8b7a614b

圖:高祈

天安押的傳統招牌在裕民坊屹立幾十年,業主擔心其結構不安全,對路人構成危險,無奈下於昨夜拆除招牌。招牌的設計為傳統的「蝠鼠吊金錢」,有招財的意思,亦是裕民坊的地標。事出突然,雖然有保育人仕想收回作展覽,但最終招牌都被丟棄至堆積區,搶救無望,聲稱保育的市建局並無介入此事。

天安押另一個位於裕民坊和康寧道的招牌,店主稱暫時保留,直至店舖因重建而結業,押舖短期終於經営。

近日裕民坊的舊鐵閘被市建局畫上圖畫,粉飾太平,但老店和地標陸續消失。入黑,只餘下燈光,沒有人氣和生活,裕民坊靜靜悄悄被市建局宰殺,快將變成局方的豪宅,讓高端人仕換血遷入。

adfff4aa-adfa-4b32-9269-0c91d2ac787b

6dc08246-d4b1-4d69-82c3-ada32b65212d

25467912_10156702070503475_963926370_o

發展局將為市建局於協和街和物華街興建1.5億的天橋,每米需要265萬,造價之高,令人咋舌。翻閱資料,政府平均建橋的成本是20至30萬,而近期連接荃灣西站和荃灣港鐵站的天橋,每米成本是31萬,較昂貴的深水埗位於深旺道和東京街的天橋,長度達235米,包括六部升降機䲯4條自動扶梯,每米成本要157萬。
相對,天價高鐵貴絕全港,被人垢病,每米成本要300萬,諷刺是觀塘的天橋,成本跟高鐵相近,每米需要265萬。
市建局重建起豪宅和商場,要公帑津貼建天橋,社區再多大白象。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137,278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