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街唐樓群昔日古意盎然,是市區少有唐樓群,今天卻面目全非,走入其中以為新開設的商場,沒有歷史感,更談不上社區。全是市建局做的「好事」,本月完工的上海街保育項目,我評論過數次,稱為「大三巴式保育」。項目中的14楝唐樓,只有二楝保留,另外八楝只留外牆,四楝則清拆重建,但今天才第一次走入建築內,更令人驚訝。

不單不是保育,沒有歷史感之餘,而是製造一個廉價商場,嚴重缺乏品味。走入空蕩的底層,只見昔日老店變成一塊告示,要遊客用手機掃QR 碼才看到老店的動畫片段,而老店的物件一件不留,人更不會留底。
第二層更災難,以為是旺角的東京銀座(死場),不少懷舊主題的文青店,但究竟為何要在上海街開店,卻一點談不上。因為舊唐樓只留外牆,市建局可不用理會舊結構盡情起新穎的商場,說穿了是慳錢,也令保育沒有意義,連大三巴都不如,大三巴是完整遺址,上海街項目卻是冷氣商場。高昂的貨價,離地的設計,大抵是市建局的保育。第三、四層是貴價的餐廳,只是還在裝修,無法考察。
局方最稱道是上海街保育項目的外殻,只有麻石柱,騎樓外牆和少量招牌留下來,但沒有昔日的人,一切只是裝飾。市建局的「保育」,缺乏不是資金,而是靈魂,沒有人的保育,變成高檔的商場,只是高級化(士紳化)。
保留建築,亦要留住社區,歷史不是花錢買幾張圖畫,找幾個年青人做作品、再做幾個VAR遊戲就保育了,而是有過去生活,講昔日故事。完整建材街被拆掉了,再引入文青和新貴的大店,
想起市建局的保育專家李浩然形容這項貝:「『618上海街』是香港進行保育活化唐樓的良好範例。而上海街唐樓群最重要的歷史元素,在於騎樓部份所呈現的歷史街景。」(HK01,8-12-2019)
這等「良好範例」,難以想像市建局未來重建整個油旺的計劃,只會更多廉價商場,這是我們想見到的嗎?

半世紀的天安押默默結業了,因為重建收地,業主被迫賣舖。天安押跟梁生鐘錶店是觀塘最老的店,與裕民坊共同誕生,成長,滅亡。昔日,官塘是工廠林立,有超過四間的麻雀店供大眾娛樂耍樂,不少當舖應運而起,而當舖收回的貨品,賣給鐘錶供大眾選購,形成圈當舖生態圈,也是官塘獨特的文化。

當舖主事人何先生很好人,常常讓學生參觀當舖,了解昔日的生活。可惜,店內的文物被市建局塵封了,無法救回,好可能跌入堆填區。

九龍東有多條百年古村,記載百多年香港人的歷史。林鄭2019年的施政報告中,公佈將其清拆,古村勢被消滅,拆人家園,毀掉過去,只為林鄭的房屋大業。被毀的村落,包括:茶果嶺村、牛池灣村和竹園。

報告指出:「收回位於市區並適合作高密度房屋發展的茶果嶺村、牛池灣村和竹園聯合村寮屋區的私人土地,以加快發展這些合共七公頃的市區用地,重建為以公營房屋為主的新社區,並透過按政策的補償安置,改善寮屋居民的居住環境。」

林鄭眼中只見土地,沒有公義,也沒有香港的歷史。

茶果嶺村擁有超過四百年歷史,建於清初,擁有天后廟等歷史建築,是客家人聚居地方,記錄開埠前,打石的生活,當年石頭遠銷海外,是香港的特產,而今天居民依然繁盛,每年舉辦魯班誕、天后誕等傳統節慶,成為香港的特色。

牛池灣村和竹園則有約百多年歷史,也是大量客家人居住。二戰後,港英政府開發九龍東,而各村組成四山十二鄉的同盟,對抗政府無理拆遷, 村民使用武力,反對清場,最後成功保留古村,而政府改為發展觀塘等地。其中,牛池灣村仍保留大量廟宇和老店、舊屋,反映昔日鄉村生活的格局。

自從衙前圍村被清拆後,九龍的碩果僅存這三條古村,或將被林鄭消滅。

我們要求政府保育古村,提供房屋,但必須留下香港的歷史,不要讓香港的文化被滅絕。

小巷雖窄,藏身大師。

手雕的麻雀,剛勁有力的筆跡,每一隻字都是獨一無異,草根玩品帶上藝術的美感。跟我們的牌子不同,牌上左角寫上英文字,「東」牌寫上E,「發」牌寫上F,方便外國人學習玩麻雀。

觀塘唯一的手雕麻雀舖森友祥位於康寧道的小巷,一條黑暗,滴水,帶點污穢的後巷,有一家雕麻雀的大師。昔日的風光不再,只有弄孩為樂。

一雙手、一把刻刀養活四個兒女。觀塘麻雀館林立,從前,麻雀館常丟失麻雀,就想起森友祥。生意最興旺時,老闆一天可雕上300隻,即是二幅麻雀,老闆娘笑說:「現在老闆的上臂還會痛,有職業病,先用熱力,軟化牌子上的塑膠,一天忙過不停的雕。」

今天,麻雀館全部用自動洗牌機,要有磁石在牌內,不能用手雕了,生意式微。老闆娘說:「只有婆婆打手動麻雀才會想起我們,無生意了,唯有照顧孩兒。我有七個孫兒,好忙。」雕刻麻雀的巧手,變成煮食的雙手。

回憶,很是美好。坐在店面乘涼,目睹市中心面目全非,街坊老店變成商場豪宅,等待孫兒放學,過去的辛勞也值得了。

如果大家欣賞雕刻麻雀手藝,仍可到康寧道小巷的森友祥,選購手雕麻雀。

老店,離不開,工匠,走不了。

年初,五位沒有工匠牌的工匠,幾番爭取,只有二位獲得牌照,縱使有牌,但依然走不了。

從事鐘錶維修三十多年的佘生不獲食環署發牌,雖然在裕民坊工作廿年,但署方指他沒有登記,不能發牌。重建在即,他仿惶無助,近日憂心病倒,入院做手術。其餘二人,發牌也無聲無氣,但有牌,可以走到嗎?

福嫂獲發於康寧道後巷的牌照,但走不動。搬遷檔口沒有資助,新檔口所在的後巷滴水,必須花錢加設鐵棚,亦需交上四千多元牌照費,加上她照顧多病年老的丈夫,醫療費高昂,取牌的開支也付不上,何來搬遷。另一位,鐘錶匠駱生獲發物華街的舖口,他稱食環署自把自為,把他安置在死位,不願接受搬遷。

此外,裕民坊的五個舖戶等待十一年,從未獲知賠償,近日,收到超低的賠償通知,無法覓地經營。裕民坊,未解決,市建局花上十幾年去重建觀塘,倒頭來,人卻被遺下。這是「以人為本」的重建嗎?

【老舖末日】香港社會風雨飄搖下,市建局趁火打劫,加快於觀塘市中心收地。今日裕民坊最後一批商戶,守護社區超過20、30 年的老舖,收到市建局通知,九月底必須回覆接受超低的賠償,方便局方年底完成清場,發展豪宅,當中有逾半世紀老店。街坊都大失所措,賠償金額連年初裕民坊佔用戶都不如,所有生計一舖清袋,卻無法重置,繼續覓地經營,十分無助。

市建局開展觀塘市中心的重建項目超過11年,一直沒有提出收購,突然要求老店接受超低的賠償,不然有被清場抬走的危機,實在並不公道,無視政府的負任。我們將繼續與老店同行,希望他們可覓地於觀塘重置,保持觀塘的特色。

今日中午, 我們一齊走進牛頭角, 重溫觀塘的發跡史。 60年前的觀塘剛剛開發, 沒有港鐵, 街坊被清拆影響,無奈安置到偏遠的牛頭角, 卻造就香港的工業奇蹟。諷刺的是昨天,也沒有港鐵。當年牛頭角的街坊不相信警察,警察和黑社會勾結。 自己成立巡守隊, 保護自己的家園。 今天情況竟然又再出現, 是歷史的諷刺 ,還是香港的悲哀。 重看歷史 ,發現人類總犯下同樣的錯誤,鑑古知今,團結方可解決困境, 自己的社區自己救。

明,清時代,民間藝術家是何許人?當年大量製作的餐具,A貨版的青花瓷,連字都不懂寫的工匠如何做出「壽」字的瓷碗呢?一新美術館舉行的「中國簡筆畫」展覽告訴我們當年的民間故事。

展品是明清年代的民間餐具用品,尤如今天的發包膠碗碟,大量製作,難免粗製濫造。本來明代的工匠想畫一條龍,但時間所限,變成一隻蜥蜴般的四不像。想寫「壽」字,變成形似的圖案。原來當年時興印度梵文,工匠用鬼畫符方式演譯,吸引大眾購買。

工匠識字不多,活用創意,運用簡筆畫法,用最快速,最方便的方法去係繪畫及寫字,低端的智慧。四百年前的hea ,今天重看饒有趣味。

Sun Museum 一新美術館
地址:觀塘海濱道165號SML大廈4樓
日期:26/7/2019 – 5/10/2019
詳情:https://www.sunmuseum.org.hk/

裕民坊已於2月清場,大部份檔口已結業,住戶亦遷出,但仍有居民不捨家園,居住在裕民坊唐樓上。由於重建,市建局已取得裕民坊的業權,但管理不佳,令住客提心吊膽。

裕華大廈現有一位年逾90歲婆婆居於樓上,雖然大部份人離去,但她仍然堅守家園。近日,裕華大廈照明系統損壞,懷疑因為節省成本,而不作維修,多次投訴,局方愛理不理。

筆者於日間走入裕華大廈的樓梯,除了強烈尿臭味,差不多伸手不見五掌,僅有一枝小燈照明,環境惡劣。走上平台樓層現時主要依賴日光照明,入黑情況甚為危險 。對年輕人也看不到梯級,何況90歲的婆婆呢?為慳錢而是草菅人命,局方置居民的安危而不顧,沒有任何公眾考慮。(具體慘況,另見片段)

上年年尾市建局的調查中, 調查訪問裕民坊的「搭建物」,即檔主和居民,當中有 69% 的街坊表示滿意現狀,不想離開。但無耐二月份,局方收回裕民坊的土地,重建成為豪宅和酒店。

我們要求市建局立即改善裕民坊的照明和衞生狀況,盡快協助街坊尋找合適的居所,並協助工匠申請工匠牌照,將來重新復業,及幫助約十間店舖找尋新地方重新復業。

 

香港政府真係好人渣,人工島不單浪費六千億公帑,更加速重建,消滅香港。舊區街坊重建被迫遷,老店小店全被清拆,再迫遷街坊至遍遠的人工島。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本日的網誌中,指出「香港大量樓宇正迅速老化,樓齡達70年或以上的私人住宅單位由2016年約1100個,將大幅增加至2046年超過32萬個,人工島可提供較接近市區的重置土地,有助推動較大規模的舊區重建,並透過重建的契機,分散市區稠密人口。」

市中心的舊區送給地產商,新中產,換血,換走老街坊。窮人無立錐之地,無法住在市中心,被發配人工島、大灣區。為何老街坊不何在市中心居住呢?市中心不單交通方便,有歷史、文化和娛樂,不是新區,如天水圍可取代。香港人,不單只是要一間房屋,而要生活。幾千億疊砌的人工島,沉悶沒有趣,難吸引人才留住。

這是我們未來的香港嗎?

舊區老化,不止是重建,香港每年重建只能拆約100幢樓宇,重建無法解決超過32萬個的舊區單位。復修,小型重建,按照社區的肌理去活化更新,不是大型重建只變豪宅,趕走老街坊,消滅基層的生活。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192,289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