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市區只有12度,天文台發出寒冷天氣警告。74歲靠街維生的鐘錶匠佘永盛,依然在裕民坊「風餐露宿」開檔搵食,多年如是,只求溫飽,服務街坊,但寒冬依然難過。今早,佘生心臟痛楚,因着上次行動心情激動,加上嚴寒,入醫院求醫。他完成X光和血酵素檢查,暫無大礙,回家休養,本日暫停開店,今天再開檔營業。

前天,佘生上食環署請願,仍未有回覆,當日已心情激動,需要坐下服藥,希望他身體健康。

工匠牌不是福利,而是保育手藝和社區關係。

2019年署方對佘生要求工匠牌的回覆,除了指他並沒有在2009年登記,亦指︰「本署的現行政策是不會基於福利原因向任何人簽發固定攤位小販牌照」。

佘生從事鐘錶維修30年,多年於裕民坊工作,不是社會福利。他為社區提供服務,幾十元換電池,合理價錢維修古董鐘錶,坐在街上,抵住寒冷和淡熱。

天氣不佳,下次走過裕民坊,記得為佘生打氣。希望食環署盡快發工匠牌,市建局亦提出安置,我們將為他送上溫包。

裕民坊最後一人 30年鐘錶匠要求牌照安置

食環趕絶 市建局不理 消滅本地手藝文化

74歲的觀塘裕民坊鐘錶修理匠佘永盛,人稱「紳士牌鐘錶匠」,於香港街頭從事鐘錶維修30年。上周,食環署不斷警告佘生,原定今天(12月12日)向他發出「阻街」告票,迫走佘生,令他無法維持生計。

今天下午,我們於傳媒前,講述佘生的情況,並一行人由裕民坊去瑞和街食環署觀塘總部交請願,要求食環暫緩清場行動,並與佘生討論發放工匠牌照。「堅持,發放工匠牌。」佘生活動中發言。「政府而家搶人才,我就是做了30多年鐘錶維修的人才。」

食環署的秘書楊生接收請願信,並向傳媒表示原定今日有清場行動,向佘生發出告票,但後來取消。遞交請願信過程中,佘生因為承受不住壓力,要立刻食藥,並坐在椅上休息。

他因市建局的觀塘市中心重建,為遷就局方工程,於裕民坊內,已被迫遷四次。他多年與政府爭取一直未有獲發的工匠牌照。

佘生希望能登記為合法街頭工匠,獲發固定攤位(工匠)小販牌照,以及獲得市建局因重建區遷拆的合理安置。佘生和活在觀塘於2019年起多次與署方溝通,署方指佘生並未於2009年的工匠調查中登記︰「根據本署現行政策,只有在2009年實況調查中被識辨及登記了的無牌工匠,而又合乎發牌條件,才可獲簽發固定攤位(工匠)小販牌照」(13-6-2019署方電郵記錄)

【30年工匠生涯】

他早於1993年開始修理鐘錶,後遷往觀塘裕民坊繼續修理鐘錶。在2005 年至2010年期間,佘生攜同病重的家人往內地就醫,經常往返中港,因此錯過特首於2009年進行的街頭工匠普查。家人過身後,2010年起,佘生每日恆常在裕民坊及康寧道交界修理鐘錶,直至今天。

佘生於觀塘做小販40多年,小販四哥為佘生做證人,証明他於2009年前已在裕民坊經營,服務社區。

佘生多年爭取牌照,2016年曾約見立法會議員黃國興、2019年於區議會向食環請願,並多次主動與署方接觸。當日,一同爭取的兩位裕民坊工匠已先後獲牌和安罝,只餘下佘生沒有安置和牌照。我們亦找出,1999年壹週刊的佘生專訪,證明他早於2009年調查前已經是資深的工匠人。

【古董錶的手藝】

佘生經營了30年鐘錶修理生意,除了修理鐘錶、更換電子、舊錶買賣,還有名錶鑑證,特別是維修古董鐘錶,藝人夏春秋、吳君如和盧大偉亦曾是熟客。每逢秋冬,他身穿筆直西裝,戴上紳士帽,服務基層街坊,為街頭景象一隅,可見懷舊本土文化特色;檔位面積亦不超過0.9米乘1.2米,絕對符合獲發固定攤位(工匠)小販牌照的條件。

2020年起,裕民坊重建工程開始,佘生搬遷達四次。現時檔口的不足10米之處,每天需忍受工程的噪音及灰塵繼續生計。除此之外,因營生環境極不穩定,佘生有心律不正的情況,需定時服用心臟藥和薄血藥,多次遭多位食環職員勒令收檔,令他心跳加速,險些需即時入院。後來呼喚朋友求助,食環署職員擾釀半小時才自行離去。

目前,裕民市集有20多個空置檔口,佘生希望市建局能安置於市集,延續手藝。目前他不會放棄工匠技巧,希望繼續經營。

佘生極度希望環境及生態局局謝展寰局長能協助他登記為合法街頭工匠,市建局提供適合經營生意的安置點,讓他能以自己的技藝繼續維生。我們對政府有以下訴求︰

1. 發於工匠牌給佘生,確立工匠的「真正」價值

2. 市建局介入,提出安置,保留裕民坊特色手藝文化

3. 重新進行工匠調查,了解和保育本地手藝文化

2022年12月12日

目前香港經濟蕭條,人才流失。食環署卻倒行逆施,打壓工匠和小販等小商戶,令香港傳統手藝消失。

經濟差,就放鬆小販管理。中國總理李克強在2020年,經濟衰退時,提出地攤經濟學,鼓勵小販,為小市民留一條新路。

佘生從事鐘錶維修30年,而過去20年,於裕民坊開設流動鐘錶檔口,朝行晚拆,專門維修古董手錶,由於收費低廉,手藝精湛,多次獲得傳媒訪問及街坊認同。近日,食環署多番阻撓開檔,並威脅於下星期一(12月12日),清拆他的檔口,將他趕離開裕民坊,令他手藝消失。

隨着市建局的裕民坊重建,他為了方便工程,先後四次搬遷。他亦積極爭取獲得工匠牌照,與食環署聯絡,2019年上區議會請願及聯絡立法會議員,而另外兩位一同爭取牌照的工匠,已經先後獲得牌照及安置,而市建局亦沒有處理佘生的安置,只是強行收地重建。

活在觀塘,這幾年跟食環署溝通,希望安置工匠佘生,保留香港碩果僅存的古董鐘錶維修手藝。但食環署多年拒絕處理,市建局亦袖手旁觀,無視佘生繼續手藝的訴求。

多年前,他已經爭取工匠牌照,但食環署堅持2009年的工匠統計(報告指全港只有80位工匠),稱他當時並不在現場,所以無法獲得牌照。當時,他剛好有事不在香港,亦不知道有調查,所以無法進行登記。10多年來,他一直聯絡政府,希望獲工匠資格。但政府沒有再跟進調查,只運用13年前的數據,作為工匠存活的依據,無視社會的轉變。

佘生只希望能夠獲得工匠牌,每年繳交牌費,並在現時空置率超過四成由市建局參與興建的裕民市集,獲得安置,繼續工匠手藝。

工匠,香港買少見少,香港政府不但不珍惜,反而因為重建,加速打壓,令多年在裕民坊工作,服務街坊,相安無事的鐘錶匠,被迫結業。

另外,政府打算加重阻街的罰款四倍,由$1500增加至$6000 。多年來工匠沒有牌照,常常被食環署檢控阻街,不單被罰款,也要上法庭,喪失營業的機會。現在加重罰款,無疑對小販、工匠和街鋪的嚴重打壓,罰款,又停賽,趕絕小商戶,跟現時經濟差,放鬆管理的邏輯背道而馳。

希望街坊,見證食環署如何趕絕30年的鐘錶匠,消滅香港文化和手藝。

今早有網友指巴士總站被圍封,準備拆卸,據悉是公厠被封閉,而正式的清拆工程只是時間問題,2026成為公務員學院的一部份 。昨天晚上,走過這半世紀的車站,沒有巴士的聲音,只有途人匆忙的走過。

當年社區設施,方便民眾,以單幢式和現代主義的設計為主。巴士總站附近,不難找到社福設施,很少像今天,老人中心、青少年中心,放在商場的一角。

55年歷史的荷蘭宿舍,已搬遷至黃大仙,現址已圍封,等待清拆。

荷蘭宿舍由荷蘭革新會和荷蘭國民捐助,落成於1967年6月,當年正是火紅之時,多事之秋。宿舍多年為11至21歲的男性青年,提供輔導和暫宿服務。當時選址在治安不靖的翠屏邨,對於頑童,有一定警示作用。

本地演員姜皓文,年輕就是因家庭的問題,住在荷蘭宿舍,因為習武,弄斷宿舍的地拖,而當時宿舍院長反而鼓勵他,向武術方面發展,結果簽約時電視台,成為男演員。

2026年,一切變為公務員學院,迎接新時代。

12年前長沙灣順寧道受重建影響的街坊辦活動,要求安置,當年一整條街,掛滿一幅幅大畫,街道成為畫廊,是筆者的啟蒙。最後林鄭會見街坊,而他們陸續無奈接受賠償離去。

重訪舊地,變成一楝楝的豪宅,昔日唐樓和老店的蹤影已難尋。幸好,多走幾步,當日幾十間的老店已不再存在,只餘三間的舊店︰周記醬油,周記車房和蘇記茶莊。

人去茶未涼,走入12年後已搬遷的舊舖,湧起陣陣的回憶,跟老闆談天。當日的街道景象猶在,社會變了,林鄭不是那個林鄭。由於原區搬遷,他們生意大抵還好,不過一切都不同了。

那年的齊心,今難再見。移民、老去、忙碌,大家為口奔馳,說起往事。經歷過重建的街坊,永遠忘不了。

周記醬油,加上前身,有百年的歷史,90歲的周伯伯,口中強調質素,「XX,都係靠吹水,人哋做。李X記,有幾多豉油喺入邊呢,都係水。我哋係自己做豉油,生曬。」沒有加防腐劑的周記豉油,人手製作,香港碩果僅存。

創自1958年蘇記茶莊老闆仍有教社區做茶葉,重建的災難,是他的轉捩點。

周記車房,當年活動的策展人,依然用故事去講社區。周老闆店內放着50年前的老爺車,佔據店內大部份位置,太太笑說想捐出去,但老闆仍自得其樂。念舊,保育,車房也做得到。

故事分享留意1822的專欄。

接近50年歷史的美德茶餐廳,終於敵不過疫情,易手結業。著名科幻式的天花,流線型樓頂的裝飾,一排望着熙來攘往偉業街馬路的卡位,也是這裏特色的地方。坐在卡位的大玻璃,回想觀塘碼頭的繁華日子,令人倍感唏噓。美德不死,只是變了。新的裝修,換上全新冷氣,從現時樸實的裝修,變成新的面貌,將於四月面世。

傳統的茶餐廳,充滿人情味,尤其工廠食堂,靠的是熟客和口碑。最後一天,老闆娘一一跟客人道別,「要幾多飯,要幾多餸,盡量自己夾啦,最後一日啦。」熟客帶來小孩,吃最後一頓告別飯,老闆娘說:「請你食飯啦!」為小孩送上滿滿的三餸飯。老闆娘表示接手這貼近半世紀的餐廳十幾年,餐廳模樣改變不大。這兩年疫情,生意難做,工廠飯堂賣的是平價,但人流減少,最後只有結業,四月有另一個新人頂手。

今日,餐廳營運至下午兩、三點,想見最後一面,就要快,不過大部份食物已售罄,包括:著名的西多士和炸雞皮,只剩下三餸飯和部份的食物。三餸飯的食物不錯,尤其煎豬扒和酸甜骨,有家常小菜的水準,大概家庭式經營,賣的也是日常式的口味。

新年,迎來的是更多的告別,祝願各位新年快樂

【裕民市集】「很多熟客移民 ,過來買文具,道別。後會有期,不是無左個客人,而無左朋友, 」
賣文具46年的裕民市集檔主勞生,海記文具見證顧客轉變,不少由可愛的小朋友,變成家長。客人不單購物,也是聚舊。靠這一班熟客,才能在人流稀少的市集中下去。但這年頭見盡分離聚散,連賣文具都難免神傷。
談起離開,他好傷感 ,希望客人有一天回來,跟客人說:「三、兩年回來看阿伯」。「我身邊人有不少移民,附近的檔口都有幾位移民各地,熟客依家走了不少。」「如果我後生十年移民,仔女都係外國,但係年紀大,去到外國無法工作,只能夠退休,照顧孫兒,所以留喺香港開檔。」


離開不單有人,還有事。


自從教協解散,很多老師來買文具。「以前教協好多文具,而家教協冇咗,老師就過嚟買筆。我有很多紅色筆,仲有紅色的原子筆芯,呢啲都係老師需要。」他的紅色原子筆受歡迎有因,有不同的粗幼,有0.3、0.5到0.7 mm,市面很難找到,無他,他跟行街的售貨員熟悉,他笑說:「行街的sales,都60幾歲,做埋今年退休。」


大人移民,小孩留學,已成日常慣事。「有位老師過來,買下60 枝螢光筆,我都驚訝,冇試過有人一次過買咁多螢光筆。老師說,他教中五、六,送給學生作畢業禮物,大概有的學生要離開香港升學。」


多年來,勞生山立足觀塘,靠的是一個信字。那怕時代艱難,仍然堅守信念,以誠待客。


「Pilots 超順滑原子筆出面賣14 元,這裏只賣9.5。」


「我們的筆都有芯換,環保啊,工廠出廠的時候,係有預咗大家換芯,不過出面文具舖好難買到。」


賺多、賺少,他不太放上心頭,只為客人開心。以前新年會賣文具禮物,但現在生意太差,「做一樣蝕一樣」,他也不敢入新貨。幸好,他的貨品優質,專門售賣少見的日本文具,價廉物美,「唔呃人,唔賣假貨」,加上不少學生跟他訪問宣傳,仍有一班熟客支持他。


年復年,日復日,勞生繼續守住小小的文具檔口,等待離去的熟客,回來探望他,跟他談天。

香港碩果僅存的胸圍工場BB牌胸圍,面對工廈重建迫遷。重建,令手藝和老店消失,安置沒有政府協助難上加難。早前我們和不同傳媒報導,引發社會關注,有心人介入,但沒有政府協助,搬遷困難重重。最後的縫紉胸圍手藝,能否保存呢?現在仍然未知之數。

消滅容易,重置甚難。

田北辰早前到訪工場,建議他們搬遷到屯門的工廈,但是10多位的員工,最年輕已經50多歲,最大年紀70多歲。他們返工的時間不定時,因為要照顧孫兒,有的只上班5小時,如果來回元朗和長沙灣,交通時間也佔了兩小時,根本不能照顧小孩,一眾工人選擇不搬遷搬遷屯門。

老闆蘇姑娘早在11年前,面對逼遷,搬至長沙灣宏昌工廠大廈,但隨着年紀漸大,乏力再面對多一次迫遷。本來打算結束工場,而他們有七個工廈單位,拿取房委會提早遷出的特別津貼,每個單位有10萬元,打算用這700,000遣散員工,但房委會卻說只能當成一個單位,只有10萬元。她無法遣散員工,只有硬着頭皮,繼續經營至九月,見步行步。她心中仍然希望可以有安置,繼續持續這個本土胸圍品牌。

新年臨近,大家擔心BB 胸圍結業,無法買到這本地胸圍品牌,遠至美加的客戶,訂單蜂擁而至。但員工都是上了年紀,難以應付大量的訂單,加上籌備搬遷的問題,令老闆娘煩惱不已。這一個新年,他們並不好過,但仍然期待奇蹟出現,留住本地的手藝學業。

BB牌海外聞名的胸圍品牌,本地卻默默無名,只能在老店或小販找到。裕民市集肥妹檔口仍有售,想試下本地資深姨姨的手工,記得去市集幫襯。

新年街坊掃貨攻略(一)

新年到,裕民市集有禮到。

檔口陳記的四哥半世紀做小販,從仁愛圍、協和街、同仁街到今天市集,賣BB衫,又平又靚。

睡覺套裝只係$40,平時去UNIQLO底衫都要$50,質料順滑,仲有韓國貨,好多款式。小朋友愛不釋手,因為有好多車車公仔(見圖),着出街都得。

天氣乍暖還寒,最啱着馬甲,每件都係$30。

四哥街坊還準備精美車仔玩具和小女孩的頭飾、虎年利是封,免費送俾小朋友,記得去睇下。

四哥常說,準備咗禮物,但人流太差,派都冇人要,不要浪費街坊的心血,記得攞份小禮物,去觀塘地牢市集行下,有驚喜

地址:觀塘裕民市集陳記

裕民市集生意差,人所共知,開業半年的手藝店,老闆娘提早忍痛結業。她愛好繪畫,因緣際會,半年前落戶新市集,開始手藝之旅,她主要幫客戶製作各式裝飾牌,包有英文,貓貓圖案,膠牌裏放在鮮艷的乾花、或者文青版的水泥,也有製作不同宣傳品,鼓勵人心。小店一向支持動物保育,一成收入捐給救助毛孩的慈善團體。

新開裕民市集,就算市建局落力宣傳,生意也不似預期,今日是這店最後一天,店主將心愛的手藝,平價賣出,有水泥做的字母牌,乾花的亞加力膠等裝飾品,每塊只需$5。路過市集,千祈不要錯過當主的手藝和一番心血。支持下!

裕民市集是否冇得救呢?不是,但需要社區的努力,保持觀塘市中心唯一有歷史的街坊聚腳點。裕民坊市集不少顧客來自瑞和街街市,可惜對着瑞和街入口的電梯,被樹木遮蓋,而升降機上的告示牌,顏色不易看見,小販建議將入口旁樹木位置放上大型告示牌,吸引街坊買完餸,來到市集,市集才有新機。

小販表示多次向市建局表達意見,可惜至今仍然未有任何改善,市建局與其花錢搞文青活動,請知名藝人做網上宣傳,不如花心機吸引街坊。讓被破壞的社區網絡,重新回流市集,復興真正裕民坊的市集。目前市建局的做法只是花招,作樣板戲,不是真正惠及街坊生意。另外結構性問題是當市集真正吸納到人流,可能會影響商場,所以市建局和發展商才千方百計,將地牢市集收藏於公眾眼前,所以生意差,是市建局預計的結果。

我們期待安排市集多點曝光,希望吸引不同的人來光顧,改善生意。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261,581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