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7_P1070782

跟一位裕民坊店主談及舊時,總會提出和他們生活有關的兩對詞語,就是︰「霸野」、「阻街」,兩者是相負相乘,亦是天生一對,是對空間規管的策略,也是自治模式的一種實踐模式。

這故事來自,一個在這裏經營超過三十多年的樓梯舖,這家庭和當時很多來自潮州的人一樣,他們上一輩是因鄉里介紹,從家鄉來到香港,後輾轉來到官塘,霸得一個樓梯舖,落地生根,成為社區的一員。

六、七十年代時,對空間規管則未像現今的體貼入微,由內到外、從街道滲入身體,那時,還是很含糊(當然現在還是存有灰色地帶),而詮譯之空間是在使用者的手中,其價值以使用為先,交換為次。那時,沒有人會問︰「啱唔啱規舉,去申請先啦!」概念回到最基本的是同周邊的人商量,建立一種無形的默契。現在的同學一定會問︰「會唔會咁着數先,一定會日日打架啦!」……………..

閱讀全文請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