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7_P1090546
官塘是政府初期規劃的實驗室, 1954年她是第一個以土地使用分區(zoning)創造出來的新市鎮,工業、商業和住宅被清楚區分,市鎮的設計是以規劃者想像為本,但想像和實際情況往往截然不同。官塘是官方規劃的失敗例子,其中一個原因,在1964年才陸續搬遷來這新區的居民,奉行「沒有規劃,只有生活」的策略,不論工業、商業和住宅的區分,就是能作營生的地方,就是好地方,一個住宅單位可以用作剪髮、也可是貨倉,更可是樓上舖,工業區可是開倉販賣便宜貨品,有機的生成,形成百花齊放的社區。

小販是百花齊放的實驗,霸野和阻街則是實踐的法門。規劃可以是大學課程,由幾位坐在冷氣房的精英,由上而下決定可以數百萬計市民生活,另一方面,亦可以是牛頭角順嫂、和樂邨老人的起居作息,市民會按着自己所需改變空間的使用,相比,豪華、漂亮,實用和方便更來得合宜。

福嬸的空間戰場

實踐才是硬道理,福嬸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她坐在花旗銀行前的一塊兩米乘一米大小的薄布上、一張小木椅、幾個裝着膠水、鞋膠、鞋帶的月餅罐、身旁是高貴的高踭鞋、光亮的黑皮鞋和平實的學生鞋……………….

閱讀全文請按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