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 明報 論壇版

市區重建近年在不少社區引起強烈反響,彷彿市區重建就是各種城市矛盾的原兇。西諺謂:替嬰兒洗澡後,千萬別把嬰兒連同髒水一起倒掉。重構現行的市區重建政策,必須分清當中的嬰兒和髒水,以免把重建計劃搞不成的同時,卻幫助不了重建區內的居民。

現行的市區重建政策確實有許多不足之處。灣仔利東街的囍帖印刷店被重建打散,生意因而一落千丈,就顯示了以現金主導的賠償方式不利固有社區的維繫。而市區重建局要在觀塘裕民坊這個本來就人煙稠密的地方興建高密度建築,來保障重建計劃的財務安排,則揭露了自負盈虧的原則,使降低市區人口密度變成不可能的任務。

什麼要潑走?什麼要留覑?

話雖如此,條件反射地反對市區重建,卻同樣不是出路。不少舊區居民的生活環境不容浪漫描述,重建對他們來說實是刻不容緩。例如缺乏升降機的唐樓,確實剝奪了老年人和肢體障礙者的活動權,簡單的復修不足以解決,如不全座拆卸也必須大幅改建。

此外,並非所有的城市矛盾都純綷是個重建與否的問題。舉個例,雖然某些重建計劃確實挑戰了露天市集的生存空間,但設立一套完整的露天市集政策卻是規劃、民政、食環、警察,以至運輸部門的共同責任。很多城市矛盾平時無人過問,只因為重建計劃的出現而被挑起。不去提出解決相關問題的全港通盤策略,只把市區重建描繪為出賣公眾利益的魔鬼,對其中的低下階層無助。

再進一步,我們更要追問現行市區重建的不足當中,有多少實是社會的整體問題所致。例如重建後樓宇往往以豪宅定位,即使讓原居者優先訂購也大多沒法負擔。相對於怪罪發展商只問利益,不如反問豪宅市場的需求從何而來。這點恐怕最少也得從貧富分化開始談起,一直伸延至香港與世界經濟體系之間的關係轉變,絕非任何個別部門或團體足以處理。

市區重建並非所有城市矛盾的始作俑者,而只是把它們集中在一點呈現出來而已。現行的方式無助改善原居者的生活,不等於拉倒了問題便會自動解決;一個是重建的是非問題,一個是重建的執行問題。如果為了吸引注意而將兩者混淆,把重建說成是必然罪惡,過去的日子必然美好,則有自欺欺人之嫌。

最後,我們得認清一點:要做到「理想版」的市區重建,既要改善原居者的生活環境,又要降低城市的發展密度,拒絕超大型的樓盤發展,更要同時提供社區設施,在財務上幾近毫無可能。要解開市區重建的死結,執行者的態度固然要改變,最終靠的卻是市民大眾的承擔。

市民一般對政府投資教育、醫療與退休保障均十分支持,認為是政府正常職能一部分。如果市民認同市區重建同樣對社會整體有益,值得政府每年花稅收注資支持,則檢討市區重建策略才會有明顯的意義。在此,決策者和異議者的目標都是要提升市民對城市矛盾的理解,雙方是有可能站在同一陣線的。

翻看特首施政報告在城市矛盾之上的議論,大多集中於個別計劃的推行,而缺乏制度上的創新。如何解決市區重建的根本困局,如何與異議者建立良性互動,如何提高市民對城市矛盾的認知,均未見有新的空間。長此下去,重建區的內耗將不會終止。

改善城市生活的環境是嬰兒,現行政策產生的問題是髒水;什麼要潑走,什麼要留覑,決策者和異議者都必須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