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幢六十年代建成的大樓, 你會想起什麼? 這是我對它的回憶:

買郵票的地方

公公婆婆等拎年曆的地方

賽馬會排街証的地方

到勞工署揾工的地方

食環署車輛成日出入的地方

拿特首施政報告的地方

去找法援的地方

它就是這麼的一幢綜合的地方。對, 地方”, 不是大樓”, 因為在我心目中它不是一所綜合大樓那麼簡單 這個地解決了一些生活小節上的問題, 還有, 不知不覺間, 它成為了我身邊看慣了的風景圖。

這個風景圖, 一般都是從外面看, 是一幅牆, 但在機緣巧合的機會下, 我有機會進到裏面的停車場看了一下: 原來, 這兒豁然開朗, 有一棵大榕樹, 和大樓之間有一片既之行車又是行人的地方, 感覺像極政府總部門外, 而事實上, 如果看一下細節, 你會發現它的大樓和政府總部, 甚至皇后天星, 有著一樣的實用和簡約的建築風格。這又令我對這個功能地方多了一重看法。原來在身邊擦過的景物, 我路過了二十多年, 還是可以有新角度去重新審視她。

功能上, 它的而且確為附近的街坊提供了一些實質的反援和服務。還是老媽對觀塘民政事務的存在的說法有趣: 在裕民坊這一帶龍蛇混雜的地方, 幸有街尾的觀塘民政事務大樓坐鎮, 以至這一帶不至於亂來! 雖然不免有點令人想起潛意識的權威性人格,不過這說法又令人反思原來官樣,即使不是警察和法庭,仍是有其權威性!有時甚至有點似一個堂口!

“官”字兩個口;“觀”有官口之餘,另一個口會是我們的聲音嗎?我們還要“見”-我們未來的新/塘,你又見到什麼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