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三月二十三日 朱凱廸

自從天星、皇后碼頭被拆,政府官員為奪回保育議題,連番出招:景賢里開創了在市區換地保育的先例;馬會豪擲十七億翻新﹝轉﹞中區警署;發展局復有「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交出八幢位於港、九新界的歷史建築予民間團體再利用。
這些攻勢和輿論有一個有趣的特徵:它們都是全港性的,而非地區性的,雖然具體關乎某區的某建築物,卻好像跟地區無關。今日是灣仔、明日是旺角、後日是大埔。筆者認為,這現象反映了香港的集權特質,也是香港本土政治的困局。七百萬人口,已經相當於很多發達國家全國總和,人家的地方政府民選地方議會有決策實權,香港剛剛相反,民選區議會只有諮詢地位﹝作為中級議會的兩個市政局被鏟除,立法會地區直選議員亦沒有自行提出私人草案的權力﹞,於是一些對地區居民影響深遠的城市發展事宜,到頭來總是由中央權力機關和諮詢組織拍板,再被傳媒放大為全港焦點,鞏固中央政府能幹的形象。在過程中,地區居民只有任人擺佈的份,沒有更多的知情權和參與權。


舉例,香港住宅樓宇高度自一九五五年起,大約以每十五年翻一番的速度增加﹝註一﹞

,今天連公屋也起至四十八層﹝牛頭角﹞,私人豪宅隨時高六十層。許多香港市民都覺得政府不應容許地產商將摩天住宅變為常態,令周圍環境及景觀急劇惡化,同時香港亦出現了環保觸覺等專門關注「屏風樓」的民間團體。雖然被影響的是個別的社區,但「屏風樓」議題卻一直給人「全港性」的印象,環保觸覺是漁翁撒網式罵盡港、九、新界,他們主要的游說對象也是統一決定全港發展密度的城市規劃委員會。角力了幾年,最近傳媒大篇幅報道,城規會決定降低北角邨地皮及紅磡填海區地皮的發展密度:這肯定是民間團體努力的一點成果,但筆者卻一點也沒有勝利的感覺。為什麼?
大圍居民沒有北角或紅磡那麼「幸運」,不能在城規會內阻止發展商在火車沿線興建兩排總共二十幢、每幢平均五十多層的摩天住宅。到過大圍的都知道,大圍新市鎮位於獅子山和尖山中間的谷地,從七十年代末至今,公屋和私人住宅都集中在南北兩邊,中間的空地只作低度發展,印象最深就是大圍單車公園及青龍水上樂園。這種發展模式令大圍南北的居民都可享受較市區開揚的景觀,就像有城門河作景觀緩衝的沙田和火炭一樣。但九鐵﹝現在的港鐵﹞和地產商聯手興建的二十幢摩廈,正正將矗立於單車公園和青龍水上樂園的位置﹝目前的大圍車廠和大圍火車站﹞。
九鐵說,一九八六年時已按程序獲城規會批准在車廠上蓋起樓。至於車站上蓋,沙田區議會二零零零年曾通過反對議案,但不獲城規會接納。到去年十一月三十日,城規會再次否決大圍居民要求將車站上蓋改為政府設施用地的申請,雖然在公眾諮詢期間收到的七百八十份意見書中,幾乎僅九鐵一份反對,其餘全部支持申請﹝絕大部分為大圍居民﹞。
香港中央集權式的政制,包括城市規劃制度,都是港英殖民時代定下的。但在英國,城市規劃制度無論對環境和市民參與權都重視得多──規劃申請都是由民選地方議會的規劃小組負責審批,大原則是新發展要尊重原來居民的生活環境,包括景觀、人流、噪音、歷史建築、自然生態等等。發展商必須將申請內容詳細向鄰居交代,讓鄰居有足夠時間提意見。筆者隨便打開英國中部sheffield市議會網頁查看最新的規劃申請:一間零售店轉為餐廳要申請,並詳細考慮人流及噪音對鄰居的影響並提供補救措施;另一個興建住宅申請之前經當地規劃團體反對,被迫減少規模,發展商並答應將二百個單位中的四分之一以低價出租給低收入家庭,最終議會在提出四十四項條件後通過。﹝註二﹞可以想像,九鐵那種嚴重影響大圍居民的大型發展計劃──令大圍中心人口激增超過二萬﹝目前為五萬多﹞;破壞南北山脊線景觀;在公開諮詢中有七百多名居民反對、除九鐵外幾乎無人贊成,根本不可能獲批准。
回到香港,中央集權的政制,令地區居民無法透過參與,改善和維持周圍的美好生活環境,最後眼白白看着環境變差,只好自求多福搬走,或者成為破壞別人環境的新業主﹝我相信對付「屏風樓」的最有效方法,是賦與區議會審批地區規劃的權力﹞。如此,一個有責任感、有地方認同的社區便無法建立。在地產商的推動下,香港愈來愈多摩天豪宅,卻愈來愈少「家」。我們居住的空間只剩下在市場交換的價值,沒有地方感、沒有歷史感、也沒有人際網絡。
歷史建築保存及再利用必須配合更民主和尊重環境的城市規劃制度,才能整體地培養香港市民對生活環境的尊重及喜愛,本土認同才得以建立。否則,在一個不斷鼓吹樓換樓、不愛惜原來生活環境、不斷以「踩低他人抬高自己」來發展的城市中保留幾座舊屋,只會是旅遊小冊子中可有可無的景點。
註一:參考http://hk.myblog.yahoo.com/ecyyiu/article?mid=583

註二:參考http://www.sheffield.gov.uk/your-city-council/council-meetings/planning-boards/city-centre-south-and-east/agendas-2008/agenda-18-february-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