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朱凱廸 文章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2248923094_4019a36665

小販置身於太古城附近的中產住宅區,強勢的規劃秩序令他們尤如被單獨囚禁之犯人,孤伶伶的。如果有小販還敢在新區如將軍澳和馬鞍山搵食,面對的精神負擔就更大──蔚藍灣畔或新港城扶手電梯底作為人流匯聚之處,保安的警覺性比得上G4特工,擺不夠十分鐘怕就有人來趕,其他路口則人流不夠,擺檔只有吃西北風的份。關鍵是,那裏的空間和街道未有經過先行者的經營,未有在官方規劃上鑿刻上人民的記號。

於是,沉澱了四十年街頭活動的官塘,重要性就更加突出,與一山之隔的將軍澳對比鮮明。年初一晚上,我在官塘市中心逛了一個半小時,終於見識到小販們如何像變魔術一樣,把行人道變成目不暇給的遊樂場。以下略述其中一二。

2248923078_57b77783e0_m

身上沒錢,到官塘後先去康寧道與裕民坊交界的匯豐櫃員機提款順勢由物華街開始行。物華街和輔仁街交界有一檔美女臭豆腐﹝上圖﹞ 生意不俗。臭豆腐主要的工夫在釀製,烹調無甚技巧可言,因此此檔看來是由有經驗的家長預備食材,然後派子女分幾車販賣﹝在裕民坊見到另一車臭豆腐,也是不 臭的﹞。沿物華街向協和街走,在一列小巴站和巴士站人龍旁邊,忽然留意到半條行人道都鋪滿了雜物,風筒舊電話扭計骰電綫,好不壯觀。開始時真誤以為是「垃 圾」,直至看到「陳冠希砌圖」和「周星馳砌圖」齊整地置於當眼位置,又見一男子從白色尼龍袋裏繼續倒出雜物,才肯定這是一個正在成形的夜冷檔﹝下圖﹞。檔主如此緊貼時事兼有幽默感,我馬上用十蚊買下「陳冠希砌圖」,再用兩蚊買了渣打銀行出的贈品扭計骰。此時,兩名街坊前來與檔主搭訕拜年,我也趨前插兩句嘴。姓郭的檔主是潮洲人,住官塘,他說平日在其他區擺夜冷,官塘則只限於年初一二三,但食環今年特別勤力,連白天也要來趕一次,郭生於是待到晚上才放心做生意。「食環這幾天不是完全不出動,只是晚上巡少了一更,十一點那 一更。」我問,萬一真的又來拉怎麼辦?「那就自己走,d野由得佢,唔要。」係喎!正是基於清晰的策略和成本計算,郭生才夠膽一個人霸十幾米行人道擺貨,做 名副其實的街道百貨。如果貨品成本貴,檔主就要花心思,考慮在走鬼時如何保住人又保住貨,那其空間佔用策略就要保守,不能貪。「百貨檔」旁有幾個紙皮檔, 買十元八塊的小飾物,看檔的年輕男女互相調笑,似乎志不在營生…………………閱讀全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