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805

圖為市建局觀塘市中心設計的側視圖,70多層高的商廈比APM還要高

城市規劃委員會(下稱︰城規會)於三月十四日早上9:00分別討論西九文化區、觀塘和天水圍等影響數以十萬人的未來規劃決定。會議桌上的三十位委員扮演把關的角色,決定香港發展的路向。近三十多名的市民(大部份是觀塘受重影響的業主和小販商戶)則看着電視直播着西九討論的過程,接着進入城規會會場聆聽有關他們重建的討論。

 

城規會審議有關市建局重建觀塘市中心設計的意見和申訴十分激烈,激烈不是討論,而是氣氛。會上討論的是市建局重建後的設計,但氣氛好像只可以是支持,不就是反對重建,提出意見往往變成反對,就如︰梁家傑的意見申述。

支持????

數位代表人以業主聯盟或各大廈的業主立案法團踴躍發言,他們點出觀塘市中心重建延誤已十八年,由1989年到現在政府還未履行誠諾改善他們的生活,反而在日久失修下,不單樓宇質素破落,而且社會問題頻生,不少單位更成為性工者工作的地方,再者治安不靖,水喉、渠道亦有問題。另一方面,部份人認為市中心落後,必需要一個以光鮮的高樓大廈為主的進步社區。小販也贊成重建,他們亦能安置回市中心。他們全部支持盡快重建,而部份人希望要盡快可以重建離開現在這惡劣的居住環境,因為整個重建後的規劃跟他們沒有關係,之後也很難回到現在的地方居住。

其中有代表希望市建局可盡快出價,他說市建局要等95日城規會後才可作行動,而18年他們對重建的心情由早期興奮、同煩悶、反感,到現在是憤怒。他指罵市建局辦重建不能,在樓市飛升下,有關的賠償未配合,市建局亦未有按照2001年前規劃及地政局給他們的誠諾,向居民提出樓換樓和業權參與較合理的賠償措施。

市建局的觀塘項目總監李樹榮在發言中說:「各位街坊,你地意見,我全部採納曬。」卻沒有直接回應「樓換樓,舖換舖」和業權參與等問題。

反對????

另外,會上反對對市建局觀塘市中心重建的設計的其他人,在不反對重建和現在想獲得賠償而離開的大前提下,本着觀塘未來發下,向市建局的設計提出質詢。

梁家傑認為城規會需要根據<<市區重建策略>>作審議,可將公平、合理和靈活補償的機制,如︰樓換樓、一次過收購等條款加入市建局發展草圖的附則中。

在完成申訴發言時,城規會的主席發展局常任秘書長楊立門則立刻表示城規會不會處理賠償的東西,城規會工作目的則是通過發展草圖,收購是市建局的責任,城規會不適合作「意見」,否定有關梁家傑的意見。另外,他又指出不一定要等到九月才會向業主出價,可先得行政會許可,業主就可獲得賠償。

有發言者援引數據,指出觀塘的社區網絡深厚,根據市建局的<<社會影響評估報告(第二階段)>>,有46%的居民居住現址11年或以上,其中32%的人更是二十年或以上。另外,有28%的居民在評估中表示社區網絡會受重建影響,所以保留社區網絡對觀塘日後發展是不可或缺。在保持這堅碩和有效的社區網絡,將來市中心的商場面積有111,700平方米,街舖是15,000平方米,小販則是1,200平方,商場跟小販面積比例是100:1。這個情況不單是改變現在觀塘市中心消費的模式,更重要是令原有外向型服務觀塘區的市中心,變成向重建後服務的5楝約50層的住宅內向型「市中心」。

此外,他們指出未來市中心會令周邊居民進入和使用不便。市建局會將診所和美沙酮中心放到較遙遠的地方遠離市中心區,診所會在月華街的住宅樓下(現在月華街巴士站),美沙酮中心則在觀塘港鐵站的下層(現在為荒廢的花園),而協和街和康寧道進出有所困難,兩者都沒有地面進出入口,前者要經地下隧道,後者要到現在月華街的位置才可順利進出市中心。重建後的政府合署亦必需經過商場,令部份使用者感到不便,使政府合署變成幫助消費的工具,重建後的樓面面積上升達三倍,但政府設施的用地佔整體樓面面積卻由現在8%下降至4%

還有發言者建議保留說政府合署和診所,因為這建築物狀態良好,可避免浪費資源,降低清拆期間對周邊居民日常生活的影響。因為分二期重建,在第一期的地段可興建公屋作安置之用,既可作原地安置,減少社會網絡受損,亦可減少賠償的費用。

回應?????

市建局的譚小瑩回應現在政府大樓設計舊式,面積不夠大,現在的設施不勝負荷,將來要「地盡其用」,另外,診所為避免搬遷兩次,所以才放到現在月華街巴士站的位置。將來市中心是行人專用區,進入市中心,要穿過商舖,去政府設施要穿過商舖,她表示是「融合政府功能同市民生活一齊」

有觀塘居民問及現在的六條巴士線和十二條小巴線在重建期間(約十年)的安排,規劃專員余賜堅說下一階段才有報告提交。

他亦查詢有關方面有否報告研究報告支持市建局在未來市中心建酒店的需要,因為觀塘工業已有一所大型酒店落成,規劃專員余賜堅說這不是規劃署的工作範疇,應由市建局提供相關資料。

居民亦對上年9月的城規會撤銷重建後市中心的高度限制和略為放寬地積比例的決定如何監管,規劃專員余賜堅表示市建局會提交視覺評估的報告。

最後,他關心少數族裔能否得知重建的消息,市建局回應,他們曾試過一次聘請翻譯員,但重建區內的少數族裔都能操廣東話。

城規會委員在四、五條題問下,一問一答,公眾會議就此完成。他們會以閉門審議方式考慮會否接納有關申訴和意見。

審議的結果還未知曉,大約一星期後可在城規會的網站可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