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在停一停, 諗一諗, 究竟規劃和重建策略出現了什麼問題時, 有人會認為我們在”阻住個地球轉”, 又或者我只是那班趕懷舊潮流的年青人的其中一員。

可是, 社區就是這麼活生生的在我們身邊而又長期被忽略。

近年有本地設計師把本地和民間的日用物包裝成潮物, 用商業手法將我們身邊的小事物將之再體現時;對設計一無所知的我自能用中小學老師教我用的工具—作文, 在blog將這份情意寫出來。

這份所謂的情懷,我要大聲疾呼,不是一個潮流, 而是一個小火種在傳播著:我們不因樓宇和店舖殘舊而恥;我們不因只是一個小市民, 打著朝九晚十幾的工作而自卑;我們不因我們過去的歷史而感到羞愧。

我們要面對我們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羅馬不是一天建成, 民間生活的社區網絡也不會比羅馬古城簡單。父母那一輩常說以前七層大廈盡管生活環境不及現在的屋苑, 但人際網路緊密得多。這些舊樓清拆後, 那種網絡很難一下子在建立起來, 甚至到現在仍未好好的建立,可見網絡的建立並不是興建一個屋苑那麼簡單。當然,這裏不是說所有的樓宇也不要拆, 只是在拆之前, 究竟對社區網絡的影響有多大? 這些網絡是否能重新建立? 盡時多久? 有什麼會因為重建而失去而不能復返的? 我們真的有足夠的了解嗎?

盡管量性(quantitative)的指標很多, 但有時並不是單單一個社會影響評估(Social Impact assessment)便能計算清楚。在事事講求效率的當下, 有關部門又會有肯花人力物力做一個徹底的質性(qualitative)研究?!

我也曾爭扎過作為第三者, 保育和保留現有樓宇對那些在樓宇結構有問題生活的街坊是否不公平。可是, 究竟他們有沒有其他的充份訊息去選擇做重建還是復修? 還是一開始便有訊息不平衡的情況? 我期待在未來有更多的復修選擇而不是只重建。(市建區稱著重4個R: Redevelopment, Rehabitation,Revitalisation和Reservation, 但只要看一下Redevelopment即重建的project與其他3項的project數目和面積一比, 就知道是什麼回事 – 讀者們可自己看看: http://www.ura.org.hk)

我們需要一個怎樣的市區和舊區發展, 有時未必是官方所給的那個答案。

以下是一些供樓宇和舊樓家居維修資助的網頁, 這些都可以協助業主們作不同程度的復修而不是重建:
市建局: http://www.ura.org.hk/html/c516000t1e.html
房協: http://www.hkhs.com/chi/business/pm_bmm.asp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