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小人物就在社會中佔大多數,可是卻經常被遺忘甚至扁低。

 

從來,舊區總像總與老化、破落、不合時宜等扯上關係。

 

觀塘,是這麼一個地方嗎?

DSC01764 (Medium) 

在文具陣中的勞生

(按入閱讀全文) 

 

 

物華街小販市場的文具檔勞生所說,這裏曾經是一個小型而經濟上自給自足的社區。觀塘道一街之隔,把工業區和商貿住宅區分開,他們一直存在著互動互利,唇齒相依的關係。

 

自給自足的社區

 

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初,觀塘道以北一帶提供勞動者合適的居所,私人(現在重建範圍)與公共房屋(翠屏/雞寮)並駕齊駒,而工廠區又為他們提供了就業機會,甚至乎,觀塘區學的密集程度也似乎是為勞工階層的子女提供教育場所

 

盡管這些混合式以現代理想居所“標準”有距離,沒有會所,沒有私有化了的公共空,但近水流臺,兩者之間的確提供了互動的基礎。事實上,現時裕民坊一帶的商住混合發展及位置上的便利,為提供了低下階層消費和消閒的場所。

 

小販生涯,夫婦同心

 

家住觀塘的勞太,最初期是在瑞和街一帶當流動小販,而當時市政大樓還沒建成,那裏的原址就有點兒像現在物華街的“檔仔”,甚至乎沿著瑞和街都好像廟街那種“排檔”。勞太是牌主(即小販牌牌主),在觀塘工廠區上班的勞生下班後便會過來幫忙收拾打點。

 

勞生以前工廠的工廠就是APM現址(一間做膠製品機器的工廠),甚至乎午間的繁忙吃飯時候有時也來過來幫手。兩口子就這樣“拍住上”,養大3個兒子,甚至讓他們到國外完成學業。

 

直至八十年代末,政府在瑞和街興建街市大樓,於是把原址的口,連同在街上的排檔搬到本來是藍球場的物華街現址。勞生勞太亦從那時起搬到現在的檔口,一做便十七年有多,連同之前在路邊擺的十七年左右,在這裏己有三十多個寒暑。

 

轉型成功,才創事業高峰

 

在大家眼中,勞生似乎只是一個普通的市民,可他的個人經歷,也見證著觀塘這個小社區的發展。中國外革開放以來,越來越多香港廠家將工廠北移,勞生工作的工廠也在八十年代初搬到蛇口。儘管勞生一直受到老闆的重(他可是最後一批才被遣散的老員工),工作多年的工廠還是移到內地去。

 

到了這個時候,家庭和工作都在觀塘的勞生亦與當年的社會一樣轉型,由製造業轉型到服務業,在灣仔某酒店工作,一級一級的升做部長,直至97後他才退休。勞生更自毫的說“97回歸我都有份幫手o!”

 

身休心不休,仍然活在社區

 

退休後,勞生與太太一起主持文具檔,而在勞生在酒店工作其間這段時間,文具檔一直由他太太主持,勞生笑說“我都係助手黎架咋!”說的也是,食環署每隔數月便來查牌一次,也一定要持牌人在場,而勞太未必每天都在檔口,所以勞生申請了一個“助手牌”。

 

現在勞生的兒孫也長大了,文具檔除了做街坊生意,也充實一下退休後的生活。盡管移居他國定居的兒孫常叫他到外國享受人生,勞生仍喜歡現在在文具檔的工作,亦樂於能在退休後有一份“過日晨”的工作。

 

見證著觀塘的轉變,勞生的人生也在某程度上受到影響而轉變。一個社區(甚至社會)的發展好像跟自己每天日復一日的工作沒什麼關係,但有時,我們就是受到其影響而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