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124

編按︰在社區/文化保育、公共空間的潮流下,拖延已久的市區重建策略的檢討,將於本月二十四日立法會於4:30召開首次有關會。以下為該會的議程︰

發展事務委員會談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會議
日期: 2008年6月24日(星期二)
時間: 下午2時30分
地點: 立法會大樓會議室A
議程
I-III 編按︰為會議常規事務
IV. 《市區重建策略》檢討
(下午2時35分至3時20分)
V. 市區重建局的工作
(下午3時20分至4時05分)
*VI. 強制驗樓計劃及強制驗窗計劃
(下午4時05分至4時55分)

市區重建當回歸以人為本

文章來源︰商報 20-6-2008

作者︰香港理工大學中國商業中心主任陳文鴻

市區重建局開始提出新的重建方法,如原地原有建築的保育改善,而不是拆遷重建飛地式的商業項目。市區重建局也考慮重新檢討市區重建的戰略(實質是市區重建局一直以來的做法),或許可由此而回歸到國際大都會的主流,回歸到以人為本。

香港市區重建的執行機構是市區重建局。2001年,香港特區政府經過公眾諮詢制訂的市區重建戰略,成為市區重建局工作的指引。

這個戰略初看十分合理,出發點是以人為本,把市區重建的目標定為可持續發展的各種內容:環保、歷史文化保育、地區特色和社區網絡、照顧弱勢社群、增設公共空間和社區設施,以及加強市區景觀和城市設計。這樣的戰略比諸發達經濟的城市,並不遜色。

可是,在12個目標的羅列當中,卻同時暴露了一個重大的問題。目標可以從外國的經驗和例子中抄襲而來,關鍵是怎樣理解,或是否理解這些目標,從而使這些目標不會變為空洞的口號,難以落實執行。

未理解 可持 續發展

從戰略提出的12個目標來看,顯然是特區政府和相關部門在制訂這些目標時,一方面不知道什麼是都市或城市的可持續發展,只憑一個概念,見諸外國的例子,便 抄過來與其他目標放在一起二是不知道在國際上都市可持續發展的具體內容,恰恰便是其餘11個目標,而在其餘11個目標當中,也包括了不同層次、不同範 疇,並不是可以簡單並列的不同範疇。

這個重大問題實際上便全然暴露出制訂市區重建戰略的基本缺陷:不明白、不理解都市可持續發展是都市發展和重建的最佳戰略,只是東抄西抄地把國外政策目標羅列來敷衍了事。

這個缺陷背後更嚴重的問題是,特區政府的取態還未脫離英殖民政府的做法,且更加簡單化、官僚化或行政化。從政府的20年市區重建計劃的內容便可看到:6個 內容都是樓宇、設施新建重建的數量,全無國際上慣例的可持續發展的數量或質量指標。於是,內容包括的如改建多少舊樓,建多少新的住宅樓房,建多少學校,多 少平方米的空地(openspace不是公共空間的publicspace),似乎是房屋部門或建造部門的工作。而僅有的內容:改善67公頃舊市區的環境 質量,亦只含糊抽象地說改善,不敢對改善的質量水平有所承擔。這些具體計劃內容與上述12個重建目標看不到有多少聯繫,似乎是相互分離,不大相關。

於是,市區重建局提出重建的原則為綜觀和整體性,依靠再發展、重新振興和保育傳統遺產的方法來推行,在實際執行的過程卻似乎轉換為簡單化的房地產項目發 展。以人為本,可持續發展變成為商業掛帥,利潤為先。這反映在市區重建局近年眾多項目中,便明顯看到與私營發展商的房地產發展項目,沒有多大本質上的分 別

朗豪坊案例待檢討

最明顯的例子是朗豪坊。雖說與東京六本木山莊在設計上同出一源,建築的設計、布局不錯,卻基本上屬飛地項目,與六本木山莊的地區協調,包含文化、教育的多 功能性質相異。沒有社區因素,也沒有地區文化、社會、歷史保育因素。而環保方面亦沒有考慮在舊區中建特高樓宇對小氣候的影響、能源的消耗,以及對路面交通 的壓力等等。基本上沒法令人看到市區重建戰略的各個目標,怎樣在朗豪坊項目有體現之處。

近一兩年,香港社會開始在回歸後的經濟低迷中進行反思。反思之一是香港社會或公民社會要主宰社會的發展,不能像英殖民管治時期那樣,一切聽從政府決定。反 思之二是香港經濟的深層問題日益嚴重,原來的發展方法和權力格局均以房地產和大企業、以至珠三角港商的利益為依歸,正開始受到質疑和挑戰。最直接的表現便 是近一兩年對市區重建的批評、反對,以至抗爭活動。

這些批評、反對、抗爭事實上要求的內容都是市區重建戰略的官方目標,也同時是國際大都會已形成共識的發展政策和實踐經驗,特區政府沒有任何合理的理據來否 定,即使特區政府內外的本港專業人士和團體也沒有任何理由來抗拒。正因如此,近月來,特區政府不敢公開堅持錯誤,市區重建局也開始提出新的重建方法,如原 地原有建築的保育改善,而不是拆遷重建飛地式的商業項目。市區重建局也考慮重新檢討市區重建的戰略(實質是市區重建局一直以來的做法),或許可由此而回歸 到國際大都會的主流,回歸到以人為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