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觀塘裕民坊的一間舊式電影院, 放的都是港產或國產片, 等了很久㚵終於等到文雀的放映。
DSCF0991 (Small)

儘管四百多個位的大電影院, 只有六七位觀眾, 基本上也不用帶位, 但這裏仍有帶位叔叔。他說, 銀都放映的都是新院線的戲, 文雀是嘉禾院線,本來是不會放映的, 只是再之前的深海尋人做得太長時間, 這類戲又不太大路, 唯有用文雀來間場。

 

 

跟友人相約在銀放映文雀的最後一個晚來到這裏, 開場時間是晚上7:45。早到了, 在近幾年才裝修了的大堂, 只見售票處內的裝潢跟大堂的玻璃牆有點隔隔不入。裏面的紙皮石牆和機械打字機聲,像是電影裏的另一個世界

 

 

由於時間尚早, 跟賣票阿姐聊了幾句, 才發現在銀差不多做了二十年的售票阿姐是全戲院資力最長的一位。她也是觀塘街坊, 嫁到觀塘, 搬過屋, 現在仍在觀塘工作和生活。盡管阿姐說她的女兒比筆者還要年長,一點也不容易看出眼睛咪成一線的阿姐的年紀。

 

在偌大的畫位紙上, 有四百多個吉位, 位置多得也不知應在那裏坐。其實也沒什麼所謂了, 再上一次來看老港正傳似乎也是這樣子。究竟什麼人會比較多來呢?”來採訪的記者比較多! 這裏快要拆嘛!”為何關注只能在快要結束和別離時才珍惜呢?

 

 

在跟阿姐對話的過程中, 有兩位拿著換票巻來看戲的來畫位, 到入場的時候看到只有有六、七位觀眾, 但有2位是換票的, 那真正買票入場的只有5位左右, 哪如何維持營運成本啊? 帶位阿叔說: “因為是自己物業才做到啊, 要是租地方又怎能經營下去?”高地價的結果不單是屋子貴了, 更是限制了不同類型的商業和非商業活動的發展空間, 如果當年銀都不是買了這個地方, 又怎可能有一幢獨立的戲院? 現在的戲院都躲到商場裏去, 在街上排隊等入場跟本就很難看見, 即使有, 也可能只是一個很小的入口而已。

 

當戲去到高潮, 任達華接受盧海鵬挑戰, 一道火光在前幾行亮起。在不准吸煙的燈箱下, 竟然有人吸起煙來。對煙味敏感的我不住咳起來不在戲院內吸煙也是一種共識吧, 在大院線的戲煙你會抽嗎? 還是一個舊式的戲院, 這些地方都被看不起, 也就覺得沒所謂在這裡抽煙了?

 

 

在煙味的濃罩下, 看完了文雀。其實這套戲取景又何止在工廠區? 還有那段在宜安街和恆安街的一條後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