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來源︰22-7-2008 黃英崎

美 國公共知識分子霍羅理達提出「創意階層」的論述,認為在一個擁有創新科技、人才薈萃的城市,還需要包容的心態,才可出現主導二十一世紀發展的創意階層。在 最近的新書《誰是我的城市?》中,霍氏進一步說,具創意的人士愛「物以類聚」,像麻省波士頓和英國倫敦,已成為創意之城。據他觀察,這種由「群聚效應」形 成具個性的社區,周邊更會出現有趣的創意產業,如畫廊、設計工作室和特色餐廳,帶動社區文化旅遊。

倫敦英皇車站以北的甘頓城和艾斯靈頓一帶,本來是舊區,在舊樓被翻新後,匯聚了文化創意人,樓價因而高了。原來創意人可帶動房地產升值,促進經濟發展,這對視舊樓為負資產的本港市區重建局(還有主流香港人)來說,是怎樣的啟示呢?

市建局不久前宣布斥資十五億元收購二十幢具文物價值的唐樓,其中部分位於上海街。這是市建局首個較完整的保育計劃,是市建局成立以來最好的建議,若這議決早兩年發生,利東街最有上世紀五十年代氛圍的唐樓群也不用拆卸了。

唐 樓盛載着香港的發展史,唐樓建築是獨特的,當年的殖民政府為何容許唐樓的騎樓「僭建」在行人路的上空?小思老師發現,這是有法例「恩准」的,是「皇家給發 人情」,讓居民「用為屋外坐立之所」。唐樓的建築和歷史均值得研究,在鬧市中能包容唐樓的存在,是擁抱多元的表現;況且,歐美的例子證實,香港的舊區和唐 樓肯定會成為創意人聚居之地。

然而,「重建才最賺錢」的思維不會在一夜之間消失,唐樓保育還未有掌聲,市建局馬上「關門」:這項目沒有新樓房的支撐,要有資源才能做。

按霍氏的上述說法,市建局只保育和復修絕不會蝕本,反而是正常的更新社區手法,是收入模式的創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