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下集寫在阿姐退休後差不多個月後的今天。阿姐本來擺檔的位置己經人去樓空, 貼出招租的字樣。
DSCF0802 (Small)

廈和商廈之間

阿姐工作的小巷介乎一幢傳統廠廈和新式商廈之間。舊式的廠廈底層是一間餐廳, 而餐廳側面的位置就租給了阿姐 (之所以在工廠區除了找到這位賣衫阿姐, 在其他廠廈正和側門都仍然可以找到類似的小檔子)。而另一邊廂, 則是新的商廈, 本來這幢新商廈向著後巷的外牆是設有通風窗的, 但不知為何該商廈期後把這些玻璃封上了, 令熱氣都散不開, 阿姐工作的小巷便變得更熱。舊式廈和新式商廈之間, 豈止外型和功能上的差別, 還在於對街上使用者的開放性和體量性。個人主義, 原來還可應用於新式的商廈。

散不開的熱氣尚可忍耐, 但廢氣散不開則身體不能忍受。多建了一幢幢的高樓, 廢氣更加散不去, 阿姐賺回來的錢都要用作看呼吸道的毛病。阿姐甜絲絲的說, 既然有老公話養自己”, 倒不如索性結業過一些閒息一點的生活。

改善空氣, 不單是為了吸引外國高級人員來營商, 更應是為了本地人可以在地面上依靠勞力生活。可是小販和小商戶說空氣污染問題嚴重, 有那個部門會關心呢? 似乎只有那些帶來幾百憶的商家聲音才會被聽進去。究竟藍天是為為誰打氣?

生活和經營自主

在阿姐光榮結業前2天去了探訪阿姐。她說退休後或許會先去去旅行。才幾個月前, 阿姐才放了手上的股票, 拿了一筆錢去十多天旅行, 她很自豪的說, 外面打工又何來那麼自由, 可以隨自己的意願和情況去旅行! 這就是她這麼多年來的生活: 賺了錢便去旅行, 旅行完了, 再回來打拼。

工作、旅行, 再工作, 在街頭的擺賣小生意下, 何時工作, 何時休息, 基層市民一樣可以過得自主, 一樣可以選擇自己的生活模式。為何我們的想像基層都是被剝削? 為何他們不可以在工時和性質上有選擇? 為是我們覺得有錢人才可以有選擇?

在巧明街行走多年, 看盡人生百態, 盡管二十年前的工廠妹都各散東西, 緣聚緣散, 阿姐還是很看得開。合咀形的, 大家多談兩句, 不合的也不要相氣。這對還有些少年少氣盛的筆者來說, 說的容易做的難, 聽阿姐說得最多的是: 做人不用太過執著, 錢財都是身外賣, 最緊要大家開心。 阿姐亦是用她的人生態度去經營, 買要不買, 阿姐一樣開心, 衣服買回去不合穿也可回來換。比起打工仔們對著上司都是yes yes yes, 自主的不單止生活模式, 也是工作和經營模式。

謹餘的人文風景

在阿姐舖前來來去去, 有本地人, 有外國人, 有後生, 有上年紀的, 阿姐都一樣談得上你或許不會預計商場波鞋店的店員會跟你訴說這區的點滴, 也不會想像到連鎖店的店員會在一個店子工作了十多二十年, 事實上店員和消費者之間只有買賣的關係。但在消費主義影響下的今天, 阿姐的檔子提供的不單是提供買和賣的場所, 也是人和人之間互動的場所。

阿姐的熟客會在這裏跟她分享辦公室的點滴; 加班太晚了, 晚得阿姐八時關門時他們還要繼續回去工作時, 會在出來抖氣跟阿姐訴苦; 即使有家庭問題, 阿姐也是一個很好的傾訴對象。也是因為她樂觀和淡薄名利的人生觀, 令她成為大家在忙碌的工作裏的一個點子。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除了在於人本身外, 也關乎有沒有空間讓他們存在。提供和開放街道空間, 讓人們在街上百花齊放, 街舖和小販, 會否是社區關係發展的另類選擇?

關於阿姐的另外兩篇:

不是小人物系列之二 (上): https://kwuntong.wordpress.com/2008/06/25/smallpotato2-1

不是小人物系列之二 (中): https://kwuntong.wordpress.com/2008/07/04/smallpotato2-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