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來源︰信報 14-8-2008 作者︰陳國權

今日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會,難得的是仍有許多風俗保存下來。譬如農曆七月的盂蘭節,差不多整個月都有祭祀活動,不少市民在路邊「燒街衣」,擺上香燭果品,供奉孤魂野鬼。另外,許多地區團體分別舉辦盂蘭勝會,超渡亡靈,拜祭祖先。盂蘭祭祀一年復一年舉行,大部分市民並不視之為宗教性的活動,而把它作為中國的一項傳統習俗。

  盂蘭節(道教稱中元節)是一個祭幽普渡的日子,佛教、道教和民間宗教同樣重視。在香港,還可在露天場地見到盂蘭勝會的舉行,為期一天至六天不等,其中以觀塘、黃大仙、九龍城和深水等舊區最多。各地的盂蘭勝會在宗教意義方面沒有太大分別,然而當你參觀過不同地方的活動後,就會發覺有些傳統做法正在不知不覺間改變。

  全港約有六十個地區團體舉辦盂蘭勝會,有些地區因受舊區重建影響,善信網絡瓦解,已放棄了再辦盂蘭勝會。須知舉辦這項活動頗為勞民傷財,以四日時間計算,搭棚設立神壇,請佛教或道教團體主持法事,動輒要花五十萬元。若演出神功戲、派米或招待街坊吃齋宴,就可能過百萬元。如果沒有善信給予足夠的經濟支持,很難每年舉辦下去。

  有些團體為了節省開支,逐漸縮小舉辦規模,例如只辦一天活動。又如筲箕灣南安街坊坊眾會去年曾聘請戲班演出兩天的神功戲,但今年由於經費不足而取消了,以致該會為期四天的盂蘭勝會只有請神、超幽和派米等活動,不及從前熱鬧。

  另外,團體向康文署租用場地舉辦盂蘭勝會也不容易。首先需要經過繁複的手續,心目中的地點又不一定獲得批准。柴灣的惠州海陸豐同鄉福利促進會便基於這些理由而放棄租場,改為在柴灣大聖廟內舉行祭祀儀式。但該廟的空間實在太小,當幾名喃嘸法師在廟內來回奔跑進行「走五方」祭祀時,顯得有點左支右絀,難以盡情發揮。

  舉辦盂蘭勝會必須搭棚,規模較大的還要搭戲棚和大士棚,光是這筆費用就要三、四十萬元,佔了盂蘭勝會開支的主要部分。錦田八鄉大江埔村和粉嶺聯和墟的潮州人社團,今年便率先全面採用鋁合金蓋搭帳篷,花費只需二十多萬元。雖然金屬棚架看來像舉辦嘉年華會,與傳統的宗教氣氛格格不入,但這種外國用料既環保又便宜,又方便搭建和拆卸,可抵受狂風驟雨而不滲水,觀眾欣賞神功戲時亦不會被支柱阻擋視線。可以預料,其他地區將來會陸續效法,成為盂蘭勝會的新趨勢。

  派米是盂蘭勝會的重要活動之一,但近年各團體都要按照民政事務總署的指引,只能給予每人一公斤白米,以免太多人到來輪候而發生意外。但此舉卻令主辦者感到不滿,因為新措施令到來的人數大減,使會場變得冷清。他們原希望藉派發「平安米」,讓社會上有更多人受惠,同時亦可為自己積福,但在政府干預下,卻影響了舉辦活動的原意。

  過去許多盂蘭勝會都有請神出遊的習俗,善信從廟宇抬出神靈,徒步繞社區走一圈,再送到戲棚「看戲」,此舉目的是希望神靈保佑地區平安。但隨香港人口擠逼,車輛增加,出遊已不及以前方便,有些團體因此改以汽車代步,甚至取消巡遊,令宗教氣氛減弱。如今只有為數不多的團體仍維持出遊的傳統,例如筲箕灣、赤柱、紅磡和九龍城等地的盂蘭勝會。

  儘管社會風俗隨社會發展而不斷轉變,但願盂蘭節的核心思想仍能持續,讓民眾有機會在這個日子表達孝道和救贖之心,使籌辦活動和參與活動的人,心靈都得到安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