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農曆八月十六日, 就是齊天大聖寶誔, 即是齊天大聖孫吾空的壽辰。2008年9月15日的今天, 我們來到了在秀茂坪的大聖爺的臨時廟址。

 DSCF9423 (Small)
(閱讀全文)

過渡性的廟址

今年的大聖寶誔跟之前的有點不同。由於重建關係, 秀茂坪有三座廟, 包括大聖爺和天后廟等被逼搬遷至現時位於寶琳路、大約是石礦場入口再向寶琳路前行60米的一個小角落, 一個中原地圖還未有顯示的地方。不過這只是一個臨時地, 據悉新廟將位於現時的石礦場, 現在仍處於平整階段, 估計由現在開始起計興建需時3年。

3年時間, 對一個老人家的身體來說可以是一個很大的轉變。既然新廟宇吉地還未平整好, 為何有關部門不待新廟建成後才搬過去? (舊廟址仍殘破地座落在老地方…) 有沒有關顧到善信很多也是前輩級, 搬來搬去他們可能認不到路?(特別是秀茂平近年轉變得那麼快) 而這個在斜路中間, 四下無人的臨時廟址對長輩來說是一個難以到達的地方? 重建何止講求結果和成效, 重建過程對使用者的影響亦非常重要。不過將廟宇搬來搬去對老人有什麼影響, 也計不著成本效益有多少, 重建時有關當局又會留意麼?

也是神的事

由於臨時廟址地方有限, 各神只能被迫分配到三間小房間中。在這麼狹小的地方, 各大小神明究竟有沒有”爭位”? 職員黃先生說是會有這樣的情況, 不過政府要搬也沒有辦法,幸好廟宇的事他和理事門都有份兒幫手,所以他們知道什麼神要放在什麼位置。

即使現時現在只是一個臨時的廟所,但細節一點也不馬虎。事實上,政府在石礦場提供建廟用地時,他們也需要用扔聖杯的方式問問神明此地是否適宜,經過衪們的“核準”才能決定是否可以搬。你或許會說他們不科學、不夠理性,但用科學數據來合理化重建,這又是理性麼? 或許,我們應該用另一套思維去處理民間宗教和社區的發展。

作為社區支援的作用

負責康樂及公關的黃先生說,參拜齊天大聖以汕尾的海陸豐人為主,但近年多了本地人,他自己便是其中一個例子。因此信眾不單是從汕尾來港但散落各區的同鄉,近年也多了附近一帶的街坊,當中又以男性較多。他又認為需要讓多些人認識和參與才能把大聖廟發揚光大,是以黃先生都很樂意解答我們的問題,甚至有外國朋友到訪他和有關的負責人都主動一起傾談。

說的也是,與幾位今年有份幫忙的義工談過幾句,他們未必是汕尾人,也未必是參拜了很多年的信眾,但有事有求於神或者求心安,他們會來參拜;到大聖爺生日,他們便到來幫忙慶祝;且莫說這裏也是汕尾同鄉們相互支援的地方。

就是像我們在廟會中是“生面口”,他們可是一眼看得出,但我們沒有一開始便被質疑為何來到?來做什麼? 反而給我們送上水和毛巾,這種關懷另我們受寵若驚。 

齊天大聖 – 是神不是神?

今天適逢齊天大聖生日,除了汕尾同鄉組成不同的武獅隊前來賀壽外,跟以往一樣也會請大聖爺下凡。只是在舊址地方較大,空間較多,以往還會進行上刀山落油穫的神打儀式,今年再狹小的地方只能一切從簡。

說到這裏或許你會問:“齊天大聖”是神嗎?天后、觀音等神衹聽得多,孫吾空又是誰呢? 人們是向衪求什麼呢? 一位善信說:“齊天大聖不是一個神。”不是神又是什麼呢?“那是一個信念,不是你求什麼便給什麼”越說越玄了。“阿叔我同你講,天生我才必有用,人要自己努力..." 都說宗教是導人向善的。

後記:

看著臨時的廟, 看著對面光禿禿的石礦場, 看著跟以前完全不同的秀茂坪, 在想, 重建是什麼?

這個議題似乎每天都會在媒體上接觸。但當在自己的社區發生, 重建好像是一件令自己的軌跡不再存在的動作。沒錯, 重建後每個單位的空間或許得到提升,但社區的歷史好像被推走而重建不了。今天看著廟裏劑迫的神像,很難想像有些廟因為重建而"執粒",你有聽過因為重建而要教堂搬位執粒嗎? 你會不會見到很多個耶穌和聖母密密麻麻的放在一個房間讓人供奉? 究竟我們重建和建立新社區時留了多少空間給香港的民間宗教?
DSCF9452 (Small)
DSCF9567 (Small)
DSCF9536 (Small)

DSCF9452 (Small)

DSCF9480 (Small)
DSCF9456 (Small)
Su Mau Ping
DSCF9522 (Smal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