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來源︰星島日報 18-9-2008

作者︰黃健偉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總研究主任

九月九日,市區重建局向城規會提交觀塘裕民坊發展大綱藍圖,涉及三百億重建成本的觀塘重建項目,如箭在弦。市建局去年把觀塘重建計畫設計送城規會審議時,社會上一度對市區重建問題非常關注,特別是市區重建涉及的社區文化、網絡的保育和保存問題,如今看來,一切好像已成既定事實,觀塘區的社區面貌,十年八載後難免會面目全非。像觀塘這樣的一個龐大重建計畫,除了涉及居民的切身利益外,作為香港巿民其實不能置身事外,因為這關乎香港的都市發展路向,觀塘的發展模式可能伸延到其他區。

就市區重建、歷史及文化保育,香港的公民社會近年不斷提出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希望香港作為亞洲國際都會,應該有一個怎樣的都市面貌呢?我們期望一個怎樣的都市發展策略呢?我們又應該如何塑造它呢?過去香港政府的發展策略的首要考慮,就是短視地看如何「善用」珍貴的土地資源,把土地的經濟價值「炒盡」。

購物商場=有生氣?

以觀塘為例,市建局當初推出方案的時候,大力推崇發展計畫的某些重點,例如:地標式的鵝蛋形多用途活動中心和商廈設計,圓拱形玻璃頂的交通總匯中庭、具有流水瀑布特色的梯田式公園、擴大裕民坊公園四倍成為裕民廣場等,利用這些設施提煉某一種以消費主義核心的經濟價值。事實上,在觀塘市中心重建計畫出現之前,觀塘區的部分地方已經朝這種方向漸漸變天。鄰近裕民坊的APM及在九龍灣工業區內的MegaBox,是近年的購物娛樂熱點,可是,這兩座購物商場,卻與觀塘原來的社區面貌格格不入。然而,在消費主義的大潮流下,這些與社區格格不入的購物商場,早晚會把觀塘的社區變天。

對市建局來說,這些可能就是一些為舊區「注入生氣」的設計,觀塘區本來的社區生氣,卻完全被忽視,充分顯示在以地產經濟主導的重建策略下,出現了一種嚴重的文化偏見,認為舊區必然是死氣沉沉,加入地標建築、集中購物商場、標準化/人工化大型公園設施等等後,社區才有生氣。重建項目上馬,正正也配合這些集團式購物商場的發展,注入了消費人流所帶來的所謂「生氣」;觀塘社區的居民,則必需要配合這種發展的大環境、大潮流,原有的社區生氣則無可避免地被唾棄

倫敦重保育遊客不絕

為顧及社區的可持續發展,不少公民社會團體提出要在市區重建策略中,加入嚴格的社會影響評估,但不得要領。其實探討重建計畫對社會的影響並非一種不顧社區經濟發展的舉動,相反是平衡各方利益,保存社區內眾多小商戶的經濟生計及它們與居民的生活習慣和社區網絡的重要一環。

在英國倫敦,有不少地方的區/市議會為了保育,嚴格禁止重建之餘,更嚴格限制物業的復修方法,例如某戶的大門破損,不容許居民把整道大門更換,只可以找人維修,保持原貌。在倫敦,地產商無法沾手舊區重建,區內當然少了簇新商廈和購物中心,卻造就了很多工匠和小商戶的生存空間,區內生氣勃勃,也不乏遊客造訪。這些例子說明保育和復修舊區並沒有與經濟效益牴觸,大肆重建亦不見得可取更大的經濟效益,問題核心在於我們如何處理小商戶、居民與大企業之間的利益分配。

目前,市建局正進行「市區重建策略」檢討,並表示將以全開放的態度聽取市民對市區重建的「構想」。這個「構想」的提法非常好,我們真的應該突破現有把經濟和社區生活對立起來的思維,重新構想一下我們需要一個怎樣的都市,然後為不同的社區重新訂定發展藍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