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誔入口和背後的新建公屋

“舊區更新”,是過去進行式,是現在進行式,也是將來進行式。這不止是舊唐樓,還有舊式公共屋村。牛頭角下村或許因為臨近地鐵站,似乎較多人留意,但其實不知不過中,離地鐵站較遠的藍田和秀茂坪已完成重建。這裏面目跟以前已不一樣,但唯一不變的,是每年都會在藍田配水庫遊樂場上玄天上帝宝誔。

“黎呢度揾食”
今次說的是居於藍田, 來自惠海陸的鹤佬人。相信民間宗教是把同鄉凝聚、建立關係的一個好媒介。他們原自汕尾市(以前的汕尾只是一個鎮), 來到香港後聚居於藍田一帶, 當四十多年前仍是一個未開懇的山野,惠海豐一眾同鄉選擇了在這一帶定居, 開懇山頭, 搭木屋在這裏生活。為何老遠從大陸偷渡來香港? 街坊崔先生的說法很簡單, 也很直接:來揾食

From 玄天上帝宝誔

“變幻原是永恆”
可是定居下來並不是一帆風。由三家村,到茜草灣,再到藍田,老街坊陳先生先後在這附近一帶定居,但由於政府政策的轉變,一直搬到不同的地方:買了山邊的木屋還沒兩年,政府說要清走木屋;搬到板間房,最後還好上了公屋。一搬再搬的陳先生,最後來在巴士站旁邊的公屋地舖租下一個單位賣海味,一做變是二十多年。但最後亦是因為重建舊屋而結束營業。陳先生在香港的搬家經驗,就好像一個香港房屋發展的縮影。

滿怖著街坊的戲棚,部份街坊來自後面的屋苑

異數
玄天上帝的原廟,位於藍田分區診所下邊的山坡,入口正正是診所旁邊,一點也不起眼,而且位處有點偏僻。不過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玄天上帝廟才沒有因為地處優良而被收地迫遷。較早前的秀茂坪大聖村不就是這些原因而被搬到臨時的荒地嗎?事實上,玄天上帝的“友好”,即福德老爺, 天后娘娘和玄母娘娘地處更僻(位於藍田公園裏的一個山坡),或許他們沒有地利的因素,這幾間廟亦一直沒被遷移。這不是很可悲嗎? 他們的存活原來在於所在地值較低的地方!

而其實,宝誔場地也不是一開始就在藍田配水庫遊樂場。它是先後在現在公園的巴士站,分區診所現址和基孝中學現址舉行。當年“鹤佬人”和“潮州人”曾一起向政府申請在公園做神功戲, 正所謂“齊心就事成”,直至現在都這個場地都是潮州人七月先做盂蘭節,然後到九月時鹤佬人做玄天上帝宝誔。

齊心的還有一班幫忙摺元宝的婦女

後記
四十多年來依然香火鼎盛有賴街坊的支持,而重建多次後(由木屋到七層大廈到現在四十多層的屋村)仍可維繫這個街坊網絡,相信和這裏某程度上做到“原區安置”和“樓換樓”等重建社區的基本要求有關。特別要注意的是捐款板的名單是按街坊的屋村/大廈來劃分的,如果沒有緊密的社區聯繫,他們又怎知道捐款的街坊住在哪裏,又或把他們分在那個屋苑呢? (他們是先把往年有捐款的街坊的名字寫在板上,街坊後補捐款的)

到了2008年的今天,當我們仍向市區重建局爭取樓換樓,舖換舖的時候,藍田重建後的社區網絡維繫似乎正正證明了原區安置的重要性。

沒了社區網絡,我們還找到那麼熱鬧的社區場面嗎?

小資料:
日期:每年農曆八月廿九至九月初五
地點:藍田配水庫遊樂場(藍田聖保祿中學/巴士站旁)- 藍田地鐵站步行約15分鐘
備注:首天一般有請神巡遊活動, 另每天下午及晚上有神功戲

拜祭中

Photo by 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潮州白字戲: 剪月容
故事內容: 民間傳說中,月容夫人嫁給了馮縣令,受馮的正房妒忌,後被毒害而死。(轉載自: (月容隨思))
在三天的潮州大戲上演中,《剪月容》相信是拍手位最多的劇目,因為不但有 “fing”水髮的場面,也有以染上紅色顏料交剪「劃花」容顏的可怕場面:

演員演活了生愛妒忌的正房,看戲的伯伯不急吐出一句:「而家咁得戚~ 一陣你就知味道!」

被正房害死的月容夫人,為馮縣令報夢

馮縣令知道真相立刻氣得要「劃花」正室的花容月貌

正室不但被「劃花」容貌,最後更被馮縣令刺腹而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