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沉雲山四周行過, 看著山上錄蔥蔥的樹, 四季不同的顏色, 有時還會看到幾個風箏在飄揚。一直的想像是有父母帶仔仔女女上去放風箏, 而一直又不知怎樣登山。近日終於有友人引路, 有機會上去走走。原來放風箏的, 是幾位在附近居住的觀塘街坊。觀塘, 還餘下這麼一片樂土。

From Kwun Tong


不一樣的風箏

這裏的風箏跟小時候的不一樣, 以前的都小小的、菱形的, 但這裏的風箏, 什麼形狀也有, 又或者, 沒什麼狀可說。它們都是自製的, 其中黃伯的風箏是用雨傘的布來造, 所以你可在它身上找到疑似burberry的布料, 梗有一間在你左近太陽傘的布料。那裏來那麼多雨傘布料? 黃生說, 打風落雨人家要的雨傘, 就是好料子用來做風箏。

想像中的線是那種兩邊的一條幼幼的木柱, 中間是不同顏色的線。但我們還見的黃伯的線碌是自製的, 木柄是香港人由小到大用在燒野食那種义的手炳;, 是牛仔布的線圓成(他說車牛仔布的線特別耐用)。甚至是風箏的尾巴 那是山邊拾來的一些樹枝, 總之就是順手拈來的東西。

近看風箏, 盡管手工不及街上買的, 線口也一歪一斜的, 但就憑點點的創意, 黃伯的風箏載著無限可能。

坐著放風箏

你想像中是如何放風箏呢?2個人合力? 要助跑? 而且要跑得很快? 你看著嚴伯伯坐在自己的小椅子時, 便知道事情不是這樣。他的線跟黃生一樣自製的, 準確點應是一個線碌連腳踏的小裝置。一條木條, 底下有一塊小踏可以用腳固定, 線碌是跟齒輪連在一起, 只有風力輕輕拉著, 魚絲便會自動放出。不費氣力, 便飄到半空。

放風箏放得那麼悠然自得, 刹那間我也感覺慢了下來。嚴伯伯心中把弄著風箏,也慢慢訴說他和風箏的故事, 還有如何在觀塘協和街一帶種田的日子

(待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