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作者建議取代「項目為本」(project-based)的模式,改以「地區為本」(district-based),確是可行的提議。可惜,現在地區缺乏政治力量,區議會只是花瓶式的諮詢架構,沒有政治實權,殺掉市政局,將這情況進一步惡化,權力更集中。沒有地區權力,改「地區為本」(district-based),無疑是危險之極。

文章來源︰星島日報  9-5-2009 作者︰吳永順

市區更新的願景,是解決樓宇破舊的問題和改善市區居民的生活質素。

一直以來,市建局主要是按個別樓宇老化程度以釐定更新項目,更新範圍往往以住宅樓宇為主。舊樓組群以外的公共空間,例如街道、市集、公園、海濱地區等,鮮有被納入更新範圍。就算有,結果十居其九是被消滅,情況實在慘不忍睹。

選定項目才徵詢意見,重建範圍既成定局,倘若居民不願意市建局來插手,怎麼辦?

日後市區更新策略的制訂,應摒棄過去以「項目為本」(project-based)的模式,改以「地區為本」(district-based)。由整個地區作出發點,例如灣仔、深水埗、旺角、大角嘴。並因應各區的特性,考慮甚麼地方必須重建?甚麼地方可以復修?有沒有歷史建築或街道特色應該保存?那些地方需要活化?原區可否提供居民和商戶重置的單位?藉此制定出各區的市區更新策略藍圖。

考慮各區特性及文化

考慮的原則應包括樓宇的結構安全程度、建築特色、恰當的建築密度、交通影響、公共空間的改善(例如上環至西環的海濱區)、地區文化如特色街道市集(例如灣仔的太原街、北角的馬寶道、深水埗的鴨寮街及桂林街、中環的石板街及嘉咸街等)。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當區受影響居民的意願。

各區更新策略制訂過程,可讓區議會和當區居民參與以尋求共識,確保每個地區的計畫都能反映有關地區內不同持分者的期望。因此,不同的地區極有可能在重建、保育、復修和活化四個更新模式之間找着不同的平衡點。

當然,財務上的可持續性是必要的考慮。現時市區更新的策略,難免過分側重個別單一項目的財政自給。以全區性制定更新策略以取代以個別項目的好處是,項目之間可以互相補足,讓賺錢項目的盈餘,津貼那些無利可圖但對社區有所裨益的項目。必要時,更可考慮按需要劃出「掛鈎發展地盤」以提供財政資源。

有時老舊房子的活化,根本不需要政府直接參與。一些地區改善和基建設施可作為社區活化的催化劑。最明顯的例子,是貫通中環與半山的行人電梯系統。這條長達八百米的電梯系統,解決了半山至中環的交通問題,卻不必多建馬路。居民以步代車,反而比乘車更省時間。此概念與不斷興建馬路以解決交通問題的思維形成強烈的對比。「以人為本」的運輸帶,不僅把行人方便地在城中穿梭,且所到之處,更如魔術棒般把該區帶旺。

改善行人網絡或更好

因為人流改善,物業價值提升,不論商鋪和住宅的小業主都自發地把物業復修,更發展成食肆林立深受市民和旅客歡迎的「蘇豪區」。

個別項目不賺錢,但由此衍生出來的經濟效益,又比任何單一重建項目有過之而無不及。那就視乎大家如何演繹「財政自給」了。

改善行人網絡,優化公共空間,活化海濱地區,也應該被納入市區更新的範圍。新加坡的市區重建局便擔當起活化海濱的工作,成績不是有目共睹嗎?

市區更新,應該衝出以往以重建為主的框架,「拆樓重建」並不是唯一的辦法。倘若居民不願意你來,市建局又何須自討沒趣?

吳永順

註冊建築師/ 城市設計聯盟成員

http://hk.myblog.yahoo.com/avincent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