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gp101

編按︰測量師學會與市建局不斷鼓催將強制收樓的門檻由九成業權降至八成,聲稱土地審裁處可保障小業主,但事實上從來沒有案例小業主能在土審上阻止收樓,所有的都是地產商或收樓公司取得勝利。要更多小市民在法例中面對大財團,就是市建局和測量師的想法嗎?<<市區重建策略>>的檢討只是簡單將外地,如︰台灣、日本的經驗,簡化為收樓、賠償、發展、保育和財政的模式,取其有利的作自用,如︰誇大香港收樓的難度,推低重建門檻,但卻沒有討論下而上規劃中,「下」之中的組織方法,之停留在「上」,如︰財政可行性、收樓門檻、更大規模的區域規劃。

原文題目︰重建顧問研究建議 業權門檻降至八成

文章和上圖來源︰18-5-2009  明報

政府委託香港大學做亞洲城市重建顧問研究,協助檢討市區重建策略,以便作第二輪諮詢。港大的報告提倡政府探討劃出個別優先重建地區,並將向法庭提出降低收購業權的重建門檻,由須收購到九成業權降至最低八成,並提供財政誘因予小業主加速重建。
市區重建局多年來被批評採取「推土式重建」,缺乏「樓換樓、舖換舖」和鼓勵小業主自發重建等策略。發展局正進行長達兩年的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於去年8月委託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擔任政策顧問,前往亞洲六大城市(見表)考察,探討香港未來重建方向。
顧問於本月初完成報告,顯示除廣州和上海由政府主導重建規劃外,其餘城市均有為小業主提供低息貸款或額外地積比等誘因,以私人重建作主導,而台北更容許小業主成立股份公司,為重建項目發股或債券分擔財務風險。
籲提供財政誘因予小業主
此外,東京六本木山重建項目雖然歷時17年,但成功聚集區內400名業主組織「重建協會」自發重建,佔總業主比例八成。報告指出,重建協會負責為原有居民和商戶安排臨時住所及商舖,至項目竣工後遷回新發展地段;其中5幢新建住宅中,預留2幢予原業主作「樓換樓」,但重建增加的額外樓面,小業主與發展商均可攤分利潤。
報告又指出,香港私營重建門檻是眾城市中最高,須發展商持有九成業權,才可強制餘下小業主出售餘下業權,以統一地段發展。新加坡業主只需有八成支持重建,便可強制發展,東京和首爾的門檻更低至三分之二。
倡劃出優先重建地區
顧問認為,政府展開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時,可探討透過一個具透明度的過程,劃出指定優先重建區,區內重建業權門檻可由九成降至八成至九成間。過程中政府須加強業主的參與社區意識,並透過貸款和稅務優惠協助小業主籌集資金。
發展局發言人表示,顧問報告主要是引發公眾討論。報告內容將於論壇和展覽等公開,期望在為期三階段的公眾參與中凝聚共識。

政府委託香港大學做亞洲城市重建顧問研究,協助檢討市區重建策略,以便作第二輪諮詢。港大的報告提倡政府探討劃出個別優先重建地區,並將向法庭提出降低收購業權的重建門檻,由須收購到九成業權降至最低八成,並提供財政誘因予小業主加速重建。

市區重建局多年來被批評採取「推土式重建」,缺乏「樓換樓、舖換舖」和鼓勵小業主自發重建等策略。發展局正進行長達兩年的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於去年8月委託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擔任政策顧問,前往亞洲六大城市(見表)考察,探討香港未來重建方向。

顧問於本月初完成報告,顯示除廣州和上海由政府主導重建規劃外,其餘城市均有為小業主提供低息貸款或額外地積比等誘因,以私人重建作主導,而台北更容許小業主成立股份公司,為重建項目發股或債券分擔財務風險。

籲提供財政誘因予小業主

此外,東京六本木山重建項目雖然歷時17年,但成功聚集區內400名業主組織「重建協會」自發重建,佔總業主比例八成。報告指出,重建協會負責為原有居民和商戶安排臨時住所及商舖,至項目竣工後遷回新發展地段;其中5幢新建住宅中,預留2幢予原業主作「樓換樓」,但重建增加的額外樓面,小業主與發展商均可攤分利潤。

報告又指出,香港私營重建門檻是眾城市中最高,須發展商持有九成業權,才可強制餘下小業主出售餘下業權,以統一地段發展。新加坡業主只需有八成支持重建,便可強制發展,東京和首爾的門檻更低至三分之二。

倡劃出優先重建地區

顧問認為,政府展開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時,可探討透過一個具透明度的過程,劃出指定優先重建區,區內重建業權門檻可由九成降至八成至九成間。過程中政府須加強業主的參與社區意識,並透過貸款和稅務優惠協助小業主籌集資金。

發展局發言人表示,顧問報告主要是引發公眾討論。報告內容將於論壇和展覽等公開,期望在為期三階段的公眾參與中凝聚共識。

相關文源︰

明報 18-5-2009

測量界倡設融資機構助業主

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政策顧問倡研降低舊樓收購重建門檻,測量師學會認為,應將現行發展商收購樓宇達九成業權才可申請強制拍賣餘下份數以促成重建,一刀切降至八成,並設立法定融資機構,協助小業主自發重建。

指法庭可為少數業主把關

測量師學會高級副會長葉滿華指出,降低強制拍賣門檻可增私人市場參與重建誘因,全港劃一降低門檻也可減少不明朗因素。他強調,發展商成功收購的業權比例達到要求,仍要等土地審裁處審批,才落實能否強制拍賣餘下反對業主的業權,故法庭有能力為少數業主權益把關。

他又建議政府引入「法律援助」機制,協助小業主在強制拍賣聆訊上提出抗辯,並可設立機構為他們提供借貸融資及建築技術支援,鼓勵社區自發重建。

雖然市區重建策略有待通過,但發展局去年已初步計劃放寬強制拍賣門檻,容許地段上只剩餘一個單位未能收購但其業權份數超過一成,及樓齡均達40年的樓宇,其拍賣門檻申請可降至八成,加快9層以下單幢樓重建,但措施未有落實時間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