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la5p2

經濟不景,財團頻頻出手收購舊樓重建,但不少住在舊區數十年的老業主卻想留在當區安享晚年,令商討逾三年的放寬強制收樓限制至今仍未落實。溢利油莊醬園後人,就是反對放寬這不平等條例的其中一群。
放寬條例落實無期
香港在 99年 6月實施強制拍賣條例,過去 10年只有 15宗成功引例強制拍賣以統一業權的個案,平均每年僅 1.5宗。鑑於有關條例門檻高於亞洲主要地區,政府於是在 06年 3月建議放寬《土地(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條例》內的強制收樓限制,財團由現時收購 90%業權始可引用條例強制拍賣,有條件地降低門檻至 80%,以促進私人參與土地重新發展。
不過,社會上有不少聲音批評有關法例的放寬是忽視小業主利益,令有關條例過去多次在立法會討論仍未取得共識,至今落實無期。
文章來源︰蘋果日報  24-5-2009 記者:馮永堅
經濟不景,財團頻頻出手收購舊樓重建,但不少住在舊區數十年的老業主卻想留在當區安享晚年,令商討逾三年的放寬強制收樓限制至今仍未落實。溢利油莊醬園後人,就是反對放寬這不平等條例的其中一群。
放寬條例落實無期
香港在 99年 6月實施強制拍賣條例,過去 10年只有 15宗成功引例強制拍賣以統一業權的個案,平均每年僅 1.5宗。鑑於有關條例門檻高於亞洲主要地區,政府於是在 06年 3月建議放寬《土地(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條例》內的強制收樓限制,財團由現時收購 90%業權始可引用條例強制拍賣,有條件地降低門檻至 80%,以促進私人參與土地重新發展。
不過,社會上有不少聲音批評有關法例的放寬是忽視小業主利益,令有關條例過去多次在立法會討論仍未取得共識,至今落實無期。
同頁故事︰
創業 51年本港品牌 溢利豉油舖被迫遷
財團強制拍賣  90歲老闆娘:開多一日得一日

年逾 90歲的冼老太每日花近半個小時,一拐一拐走到銅鑼灣鬧市旁的後街,希望守住已故丈夫留下的醬油舖,「希望可以開多一日得一日。」不過,她的小小心願被財團打碎,今年 4月她與丈夫在銅鑼灣希雲街經營 40年的醬油舖被強制拍賣,最遲 6月 10日就要遷出。市民也暫時買不到這個本地製造的老字號醬油。
溢利油莊醬園是少數尚存的本地醬油製造商,在上水自設廠房及生產線,每日出產逾千樽醬油。冼老太 18歲時嫁給冼溢,雖然家貧,但二人沒有怨天尤人,並非常努力工作,希望多賺點錢令晚年好過一點。
冼老太憶述,丈夫非常勤奮,不介意從低做起,苦苦耕耘多年,最終當了銅鑼灣大三元酒家(已結業)的營業部經理,因而認識不少名食店掌舵人。當年除了李錦記,就沒有本地生產的醬油公司,她說不少飲食業朋友都勸他們創業,因此花了畢生積蓄,與丈夫在 1958年創立溢利,由酒樓高層轉做生產醬油生意。
創業初期日子非常難過,費盡唇舌也未能說服到食店轉用他們的醬油。經過 10年苦苦經營,他們花了數萬元在銅鑼灣希雲街買了現時的兩間舖,一間用作門市銷售,另一間就作為包裝醬油之用。
苦盡甘來,無論豉油、麻醬,抑或是磨豉醬、喼汁,都用上「冼家配方」製成,與別不同的味道令不少著名食店都轉用他們的醬油。但好景不常,溢利所處的希雲街被財團金朝陽看中,早前提出收購,冼老太斷言拒絕。不過,金朝陽收購了該地段的 90%業權,並依法強制拍賣,她的舖位成交價 800萬元,「畀幾多錢我都無用,我只係想繼續做落去。」冼老太邊向記者訴苦邊拭淚,但也改變不了事實,最遲要在 6月 10日遷出。
看見媽媽每日都坐在醬油店內守舖,冼老太兒子冼先生表示非常無耐,「我哋真係無嘢可以做到。」他指,門市部舖位被強制拍賣,但另一舖位就因金朝陽未收夠 90%業權,暫時逃過一劫。由於冼家始終不肯將餘下舖位賣給金朝陽,因此不能像同街的其他店舖般,獲金朝陽租回舖位繼續經營,「我哋只係想繼續做生意,但金朝陽偏偏唔租畀我哋,點解要做到咁絕。」他指,正物色其他舖位繼續經營,但由於租金等問題而未能在短時間內重開。
金朝陽發言人表示,集團透過拍賣取得溢利物業的業權,現正根據法庭頒令收回物業。發言人說,有關物業將會用作收租用途,暫時未有重新發展計劃。
溢利油莊醬園大事記
位於銅鑼灣希雲街的溢利油莊醬園,是少數尚存的本地製作醬油公司。
1958
事件:冼溢創立溢利,於上水自設廠房,在灣仔鵝頸橋附近開舖
1969
事件:以數萬元買入銅鑼灣希雲街兩舖位
2007
事件:金朝陽提出收購,冼家拒絕
6/2008
事件:金朝陽申請強制拍賣
4/2009
事件:溢利門市部舖位被強制拍賣,成交價 800萬;另一舖位因金朝陽未收到該地段 9成業權,現仍經營
10/6/2009
事件:溢利最後遷出期限
資料來源:溢利油莊醬園
另一則故事︰
半島 福臨門都用溢利醬油

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在港有逾 50年歷史的溢利油莊醬園就做了其中油、醬及醋三樣。溢利以出產花生油、豉油及麻醬等聞名,其醬油據說參考了不同年代的廚師意見,用特別配方改良而成。本港多家著名食府,包括半島酒店的中西餐廳、福臨門及鴻星海鮮酒家都是溢利的客戶。
要讓人食到最好醬油
溢利在上水廠房面積達數千平方呎,每日新鮮釀製過千支豉油、麻醬及喼汁等,花生油及栗米油更是以百斤計。冼老太的女兒冼浩儀表示,父親創業時已定下宗旨,就是讓人食到最好的醬油,因此由生產第一日至今都不斷改良,以保持最佳水準。
冼浩儀說,向溢利取醬油的都是香港知名食府,包括國際知名的半島酒店、有富豪飯堂之稱的福臨門;在港有多間食店的鴻星海鮮酒家及美心集團等,「基本上人人都食過溢利嘅醬油。」她表示,溢利會定期聽取食店大廚的意見,再以特別配方改良產品,「阿爸教落要聽啲廚師講,佢哋係代表食客嘅口味,廚師話改就要改。」此外,由於市民日漸注重健康,溢利早年已開始生產菜油、低鹹味豉油等以應市場需要。
經常光顧半島酒店中餐廳嘉麟樓的家庭醫生關嘉美表示,每次去嘉麟樓都會點一條蒸魚,「因為啲豉油真係好好,完全帶出晒魚嘅鮮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