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智經是現時曾蔭權政府御用的智庫,她們談及城市保育和創意產業的關係,絶對是有進步的做法。活化再利用(adaptive reuse)在外國甚流行,如︰紐約的loft living 則是期中的表表者,但要注意現時法例在消防及規劃的問題上必須與時並進,才可促進創意工業在舊工業區的發展。

原文題目︰釋放公共空間讓創意萌芽

文源來源︰13-6-2009  智經研究中心理事 伍穎梅

創意的覆蓋面無遠弗屆,不單限於最常見的產品創新,而是擴展到服務、管理、營運以至用家為本的創新意念,亦都包括表演、藝術、歷史保育等文化創意領域。智經研究中心的「創意都在香港」研究指出,創意對提升整體經濟競爭力的貢獻,不僅在於某些特定行業或某個經濟領域,並與社會、文化及城市持續發展息息相關。

發展文化為本城市

香港躋身國際城市之列,全憑多年來不斷努力求變。然而,在經濟發展過程中,未有對社會、文化環境及城市空間加以重視,引致在創新環境、生活質素及教育的競爭優勢仍有不足,長遠將影響香港競爭力。智經認為,經濟發展固然重要,但香港需要更重視創意思維、人力資源、優質生活等議題,為本地創意生態環境注入活力。

有優質的創意種子,還需要在良好的生態環境下孕育,創意才會茁壯成長及擁有更長的生命周期。公共空間就是創意人才一顯身手的舞台,讓他們將創意發揮,藉互動交流激發更多新靈感、新點子,從而達到釋放創意的目標。香港的問題是忽略公共空間的規劃,公共空間在城市發展中不斷萎縮,令人有創新意念亦無處發揮,久而久之,創意思維便被埋沒。所以說,釋放港人創意潛質便先要釋放公共空間。

智經提出,要藉活化公共空間滋潤創意生態土壤,應引入「文化為本」的城市發展模式,並採用市╱區本位的保育政策發展「文化區」,以配合城市多元文化的發展需要。重點是將歷史建築與周邊的建築群、街道一併保育發展,保留富歷史和文化價值的創意空間,堵塞現時保存建築與社區環境不協調的流弊。

保育「文化區」以締造城市的文化氛圍,只是釋放創意的第一步,仍不足以形成有創意的生態環境,但可以此為基礎發展創意群體,為創意生態注入「人」的活力,這才是發展「文化區」的深層意義。以中區警署為例,可結合鄰近的藝穗會及蘭桂芳作整體規劃,發展成文化、旅遊集群。

為提供有利創意發展的合適環境,政府近年的確花了不少努力,例如將前中央警署發展成文化藝術中心、石硤尾工廠大廈改建為創意藝術中心,以及將前馬頭角牲畜檢疫站變身牛棚藝術村等。不過,香港現在仍有不少舊工廈長期空置,因受法例所限未能改變用途,只要加以轉化便可為創意人才提供更多發揮空間,營造社區的創意氛圍。

智經建議利用舊工廈發展創意集群,通過政策法規上調整配合,將荒廢工廈改建為創意工業的生產及培訓場地,促成創意集群的形成。至於五、六十年代的政府工廈,可改建為文化、創意中心,以可負擔的租金水平為小規模的創意企業提供工作地方,為香港建立更多孕育創意人才的基地。

成功例子值得延伸

日本的六本木現在有將部分空間撥作文化活動場地,令商業環境更具文化氣息;香港的滙豐銀行總行及銅鑼灣時代廣場,亦有提供空間讓公眾作藝術或表演用途。由此說明城市潛藏的文化創意感染力,是借助空間得以釋放,這些活化公共空間的成功例子,值得延伸到其他地區,讓公眾更易進入商業建築物的公共空間,鼓勵創意發揮。

商業建築物需要活化空間,現有的公共空間更加需要作出改變,強化其啟發創意的功能。根據智經研究,可考慮在修頓公園、港灣道花園及文化中心廣場進行「開放公園計劃」,邀請私營機構、藝術團體及非政府組織在公園引入新管理模式,讓不同人士進行創意活動。另建議在尖沙咀、中區及灣仔等海旁引入多元化的文化活動,作為活化海濱長廊的試點,藉釋放公共空間讓創意萌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