佇立在「波鞋街」十八年的「芝加哥」將於七月中下旬結業,標誌「波鞋街」K28地盤清拆重建的到臨。
先有雀仔街和喜帖街,今有波鞋街,似乎「五十年不變」是騙人的,只消十年,香港街道已徹底改變。
為何「芝加哥」不能等到清拆前最後一天才關門呢?原來去年五月續約時業主大幅加租,加幅幾近一倍,
由於租戶不繼續經營便得不到市建局的賠償金,業主也就恃勢凌人。
物業於六月正式歸入市建局名下,市道不景,只好及早與市建局解約歸還物業,告別瘋狂的昂貴租金。
聞說有另一業主今年初立新約時,更加入條款強要與租客平分賠償金,簡直可恥!該租客一怒之下,情願放棄市建局賠償。
訂定合約,你情我願,實情也無可奈何,只怪市建局的條款漏洞,間接造成「業主大晒」的局面。
小商戶被壓榨,沒有辦法,這裏是香港。
波鞋傳奇
沒有人會反對「波鞋街」是香港的一個地標,而「芝加哥」,正是香港流行文化的一個傳奇、一個標誌。不幸的是,位於奶路臣街17號的它,位處重建區K28內。可是,跟「波鞋街」上其他常規運動鞋店不一樣,它是街上第一所「水貨」波鞋店,所有貨品均由世界各地直接輸入,貨品款式跟其他常規店很不一樣。「經過十多二十年的經營,我們在全球的大城市也建立了貨源網絡,在美國東西岸及東京更設有辦事處;每年我和職員都會到美國及日本了解最新的市場狀。」靈活、變通、高度彈性和特強適應力,在香港不同行業也有水貨店,而運動鞋的表表者則非「芝加哥」莫屬。
運動鞋的普及,象徵一個城市的現代化和富裕度。在香港,運動鞋潮流文化形成了20多年,而「芝加哥」在推動上可謂貢獻良多,起碼為不少球迷提供更多的選擇。波鞋迷和收藏家更加不會不識「芝加哥」。
緣來「芝加哥」
「芝加哥」之所以命名為「芝加哥」,全因當年正值籃球之神米高佐敦冒出頭。1991年,佐敦及公牛隊擊敗由「魔術手」莊遜帶領的洛杉磯湖人隊(Los Angeles Lakers),奪得九○年代六次冠軍中的首次。「那時候香港對NBA的產品需求很大,卻沒有充足的貨源,我們適時充當了這個角色,香港沒有的產品,尤其是運動鞋,我們便運回香港發售。」華哥娓娓道出他的創業經歷。「最初我們只是經郵局細細箱的把貨物寄回來,漸漸貨量愈來愈大,生意逐漸上了軌道。」相信不少讀者依然記得,九十年代初的「芝加哥」,店頭裝了一部電視機,全日播放NBA的錄影帶,主要是佐敦在那個年頭推出的幾套專輯,當年在港非常珍貴。華哥說﹕「每當電視播出佐敦的專輯,舖面便人頭湧湧,人人都看得入神,不願離開,直至片子播完為止。」「芝加哥」在波鞋街的傳奇,大概在這個時期確立,其名氣之大,吸引很多潮人名人造訪購物。其中最有名氣的可算是日本潮流教父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02年到訪;城中潮人「林狗」林海峰也是熟客,記得他在05年的棟篤笑表演中有一個關於「波鞋街芝加哥肥西」的gag,指的就是「芝加哥」的店長David。「其實我也記不清楚,來過的還有美國塗鴉藝術家Stash、紐約潮店『Alife』的老闆 Jest、香港的有黎明、李燦琛、陳奕迅、李克勤、鄭伊健、張芝、長毛……等,啊,富豪趙世曾也有來購物。」在過去十多二十年的日子裏,不少客人也曾經在這裏碰見過「他們」。
香港波鞋街的名氣,實已超越了本土的層次。在國際潮流文化、波鞋文化上,它一樣享負盛名。「芝加哥」先後被多家日本的潮流雜誌如Men’s Non-No 、Cool Trans及Street Jack等介紹,就連女性時裝刊物Non-No也曾報道;屬於英語世界的運動鞋狂迷書籍「Sneaker Freaker」在創刊第一期便推介「芝加哥」,這本運動鞋的權威雜誌,直可媲美飲食界中的米芝蓮指南!畢竟運動鞋在現今世代已是不少人精神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出色的鞋店又怎會不受注目。
華哥每年都去美國和日本,十多年來,「水貨佬」生涯不乏趣事。「1994年,駐美的一位同事和我由溫哥華出發,用了58天時間駕車橫渡北美東西岸,到達波士頓。想不到竟然在94年還可在美國中部內陸地區一些不知名的小商戶,找到85年推出的AIR JORDAN第一代。」「有一次,我們在州際公路旁停下來,想借個方便,銀包留在車子上;如廁後想買個漢堡包吃,身上卻只得一張信用卡,我不好意思地,想用它來買一個3元的漢堡包。那店員不但沒有拒絕、留難,還十分有禮貌的招呼我。這件事很深刻,如果他們設有使用信用卡下限,我便買不到,他們也會少做了生意。回港後,我們的店也無任歡迎的接受信用卡付款,十元八塊買一雙鞋帶也好,絕不另收手續費。」
「NBA 96-97球季開鑼,我正身在美國芝加哥,那年是公牛隊的首場主場賽事,我有幸在現場看佐敦和他的隊友慶祝96年總冠軍的升旗和頒贈指環儀式,當然還有他們的比賽在後頭。」華哥續道﹕「之後一天,我們在芝加哥市的密芝根大道上,竟然碰到了東尼‧古高(Toni Kukoc,當年身穿七號球衣的大前鋒),我更和他握手say hello!」說到和NBA的球星接觸,他還有另一次經歷,這回在香港發生,「那次是巨無霸奧尼爾(Shaquille O’neal)第一次訪問香港,那天晚上贊助商獲安排和他在Planet Hollywood內的VIP房見面,我雖不是贊助商,但也有緣置身其中和他握手,還記得,他的手真的很大。」
「在十多年的賣鞋生意中,有一雙鞋不得不提,那是我們有史以來賣出最貴的一雙鞋,售價九千九百九十九元。」究竟這雙鞋有什麼來頭呢?「我們的一位駐美同事,認識了一位在NIKE波特蘭總部的職員,那年正是佐敦第一次退休,過棒球員生涯的一年。有一回,佐敦剛從芝加哥飛抵波特蘭,下機時背一個大大的袋子,原來他剛剛練完棒球,回到總部時,佐敦從袋中取出一雙AIR JORDAN十代的棒球鞋送給這位職員,而後來這位職員,把這雙鞋賣了給我們。本來我們只是象徵式把它放在飾櫃內作招徠,標價$9999是相信沒有人會花這個錢去買,誰知竟然有人肯花。」
在波鞋迷間得到好評,但「芝加哥」在宣傳上一貫低調。可是一傳十、十傳百,除贏得名聲,也因為專營水貨的關係而惹來一些麻煩。「有一天,一個顧客光顧了我之後不久回來,出示他的海關證件,要求我們解釋剛買那雙鞋的來源。原來香港NIKE剛被盜去了一批相同的鞋,而我卻正正從芝加哥親身把同款的鞋帶回來,撞個正了,香港NIKE懷疑我們賣賊贓;幸而貨的單據跟身帶了回來,要不然這個死貓是吃定了。這事件之後,我明白我們雖同樣售賣NIKE或其他品牌產品,卻絕對不受他們歡迎,更是他們的眼中釘!他們接受不了水貨『平衡進口』的存在!」
「芝加哥」正步入倒數階段,一旦與市建局達成解約協議,即會關門結業,完結這十八年多的光輝旅程。「芝加哥」的本店和K28的波鞋街,將如同其他被掉了的香港地標一樣,永淹埋在歷史的塵土中。
推倒 不能重來
清拆K28地段的這宗「慘劇」,無疑是港府的高地價政策所遺害的。這樣的一個黃金地段,多少地產商虎視眈眈?在沒有充足的理據下,把沒有危險的這組建築物清拆,怎也說不通。從過去報章的報道上看,市建局給予的清拆理由均是「因當年土發公司承諾了重建這地盤,今天要履行承諾」,這個講法,狗屁不通!他們還「強烈」地以這裏的居住環境惡劣,建築物日久失修作辯護。可是,試想一想,在土發公司提出重建「承諾」之後,誰又會投下金錢去保養、維修和翻新呢?市建局說這個計劃他們要蝕十個億,但我想,花比這個少的錢便能改善這裏的居住環境了,一來居民毋須移居新社區重新適應、二來保養維修比清拆重建環保得多、三來即不用破壞整條波鞋街的「自然生態」。這就足以揭示市建局堅持重建的蠱惑,「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切都是把地產建築商的利益凌駕於其他價值之上。毋須多久,我們便可見到為人熟識的發展商名字寫在高掛的木板上。
事實上,除了「清拆是否必須」和「破壞波鞋街」這兩個問題未釐清外,我更從未看到社會上有關注受影響的波鞋店從業員的聲音。這些波鞋店的生意本來沒有問題,市建局為清拆而強迫商戶結業,導致有人無辜失業。要知道很多從業員一生就在波鞋街中打滾,沒有其他伎倆,加上現今經濟環境下,叫他們如何轉行從頭開始?如何養妻活兒供樓?市建局打爛他們的飯碗,有為他們想過嗎?
我們都知道,香港地尚有很多如K28地盤一樣的戰後興建的唐樓,那些地價和發展潛力較低的地段,可能更需要市建局去幫忙改善環境,或翻新、或重建,但卻似乎從未發生。一向擠擁的旺角鬧市,近年多了一支擎天巨柱朗豪坊,經已更形壓迫;K28的新建築物,也肯定不會只得六、七層高。沿用這個邏輯發展下去,我不感想像十、二十年後的旺角會變成一個如何瘋顛的城市景觀。進步的城市當然要繼續發展,但是始終為人而建設更美好的社區生活才是發展的目的。
或許應趁這最後的時光,帶相機到來拍攝一輯照片留念,為曾經輝煌的波鞋街和「芝加哥」留下倩影,然後,揮一揮手再說一聲再見。
謹在此向所有曾在「波鞋街」出力的人們致敬。

文章來源︰明報  28-6-2009  作者︰胡迪朗 akiradelgo@gmail.com

佇立在「波鞋街」十八年的「芝加哥」將於七月中下旬結業,標誌「波鞋街」K28地盤清拆重建的到臨。

先有雀仔街和喜帖街,今有波鞋街,似乎「五十年不變」是騙人的,只消十年,香港街道已徹底改變。

為何「芝加哥」不能等到清拆前最後一天才關門呢?原來去年五月續約時業主大幅加租,加幅幾近一倍,

由於租戶不繼續經營便得不到市建局的賠償金,業主也就恃勢凌人。

物業於六月正式歸入市建局名下,市道不景,只好及早與市建局解約歸還物業,告別瘋狂的昂貴租金。

聞說有另一業主今年初立新約時,更加入條款強要與租客平分賠償金,簡直可恥!該租客一怒之下,情願放棄市建局賠償。

訂定合約,你情我願,實情也無可奈何,只怪市建局的條款漏洞,間接造成「業主大晒」的局面。

小商戶被壓榨,沒有辦法,這裏是香港。

波鞋傳奇

沒有人會反對「波鞋街」是香港的一個地標,而「芝加哥」,正是香港流行文化的一個傳奇、一個標誌。不幸的是,位於奶路臣街17號的它,位處重建區K28內。可是,跟「波鞋街」上其他常規運動鞋店不一樣,它是街上第一所「水貨」波鞋店,所有貨品均由世界各地直接輸入,貨品款式跟其他常規店很不一樣。「經過十多二十年的經營,我們在全球的大城市也建立了貨源網絡,在美國東西岸及東京更設有辦事處;每年我和職員都會到美國及日本了解最新的市場狀。」靈活、變通、高度彈性和特強適應力,在香港不同行業也有水貨店,而運動鞋的表表者則非「芝加哥」莫屬。

運動鞋的普及,象徵一個城市的現代化和富裕度。在香港,運動鞋潮流文化形成了20多年,而「芝加哥」在推動上可謂貢獻良多,起碼為不少球迷提供更多的選擇。波鞋迷和收藏家更加不會不識「芝加哥」。

緣來「芝加哥」

「芝加哥」之所以命名為「芝加哥」,全因當年正值籃球之神米高佐敦冒出頭。1991年,佐敦及公牛隊擊敗由「魔術手」莊遜帶領的洛杉磯湖人隊(Los Angeles Lakers),奪得九○年代六次冠軍中的首次。「那時候香港對NBA的產品需求很大,卻沒有充足的貨源,我們適時充當了這個角色,香港沒有的產品,尤其是運動鞋,我們便運回香港發售。」華哥娓娓道出他的創業經歷。「最初我們只是經郵局細細箱的把貨物寄回來,漸漸貨量愈來愈大,生意逐漸上了軌道。」相信不少讀者依然記得,九十年代初的「芝加哥」,店頭裝了一部電視機,全日播放NBA的錄影帶,主要是佐敦在那個年頭推出的幾套專輯,當年在港非常珍貴。華哥說﹕「每當電視播出佐敦的專輯,舖面便人頭湧湧,人人都看得入神,不願離開,直至片子播完為止。」「芝加哥」在波鞋街的傳奇,大概在這個時期確立,其名氣之大,吸引很多潮人名人造訪購物。其中最有名氣的可算是日本潮流教父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02年到訪;城中潮人「林狗」林海峰也是熟客,記得他在05年的棟篤笑表演中有一個關於「波鞋街芝加哥肥西」的gag,指的就是「芝加哥」的店長David。「其實我也記不清楚,來過的還有美國塗鴉藝術家Stash、紐約潮店『Alife』的老闆 Jest、香港的有黎明、李燦琛、陳奕迅、李克勤、鄭伊健、張芝、長毛……等,啊,富豪趙世曾也有來購物。」在過去十多二十年的日子裏,不少客人也曾經在這裏碰見過「他們」。

香港波鞋街的名氣,實已超越了本土的層次。在國際潮流文化、波鞋文化上,它一樣享負盛名。「芝加哥」先後被多家日本的潮流雜誌如Men’s Non-No 、Cool Trans及Street Jack等介紹,就連女性時裝刊物Non-No也曾報道;屬於英語世界的運動鞋狂迷書籍「Sneaker Freaker」在創刊第一期便推介「芝加哥」,這本運動鞋的權威雜誌,直可媲美飲食界中的米芝蓮指南!畢竟運動鞋在現今世代已是不少人精神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出色的鞋店又怎會不受注目。

華哥每年都去美國和日本,十多年來,「水貨佬」生涯不乏趣事。「1994年,駐美的一位同事和我由溫哥華出發,用了58天時間駕車橫渡北美東西岸,到達波士頓。想不到竟然在94年還可在美國中部內陸地區一些不知名的小商戶,找到85年推出的AIR JORDAN第一代。」「有一次,我們在州際公路旁停下來,想借個方便,銀包留在車子上;如廁後想買個漢堡包吃,身上卻只得一張信用卡,我不好意思地,想用它來買一個3元的漢堡包。那店員不但沒有拒絕、留難,還十分有禮貌的招呼我。這件事很深刻,如果他們設有使用信用卡下限,我便買不到,他們也會少做了生意。回港後,我們的店也無任歡迎的接受信用卡付款,十元八塊買一雙鞋帶也好,絕不另收手續費。」

「NBA 96-97球季開鑼,我正身在美國芝加哥,那年是公牛隊的首場主場賽事,我有幸在現場看佐敦和他的隊友慶祝96年總冠軍的升旗和頒贈指環儀式,當然還有他們的比賽在後頭。」華哥續道﹕「之後一天,我們在芝加哥市的密芝根大道上,竟然碰到了東尼‧古高(Toni Kukoc,當年身穿七號球衣的大前鋒),我更和他握手say hello!」說到和NBA的球星接觸,他還有另一次經歷,這回在香港發生,「那次是巨無霸奧尼爾(Shaquille O’neal)第一次訪問香港,那天晚上贊助商獲安排和他在Planet Hollywood內的VIP房見面,我雖不是贊助商,但也有緣置身其中和他握手,還記得,他的手真的很大。」

「在十多年的賣鞋生意中,有一雙鞋不得不提,那是我們有史以來賣出最貴的一雙鞋,售價九千九百九十九元。」究竟這雙鞋有什麼來頭呢?「我們的一位駐美同事,認識了一位在NIKE波特蘭總部的職員,那年正是佐敦第一次退休,過棒球員生涯的一年。有一回,佐敦剛從芝加哥飛抵波特蘭,下機時背一個大大的袋子,原來他剛剛練完棒球,回到總部時,佐敦從袋中取出一雙AIR JORDAN十代的棒球鞋送給這位職員,而後來這位職員,把這雙鞋賣了給我們。本來我們只是象徵式把它放在飾櫃內作招徠,標價$9999是相信沒有人會花這個錢去買,誰知竟然有人肯花。」

在波鞋迷間得到好評,但「芝加哥」在宣傳上一貫低調。可是一傳十、十傳百,除贏得名聲,也因為專營水貨的關係而惹來一些麻煩。「有一天,一個顧客光顧了我之後不久回來,出示他的海關證件,要求我們解釋剛買那雙鞋的來源。原來香港NIKE剛被盜去了一批相同的鞋,而我卻正正從芝加哥親身把同款的鞋帶回來,撞個正了,香港NIKE懷疑我們賣賊贓;幸而貨的單據跟身帶了回來,要不然這個死貓是吃定了。這事件之後,我明白我們雖同樣售賣NIKE或其他品牌產品,卻絕對不受他們歡迎,更是他們的眼中釘!他們接受不了水貨『平衡進口』的存在!」

「芝加哥」正步入倒數階段,一旦與市建局達成解約協議,即會關門結業,完結這十八年多的光輝旅程。「芝加哥」的本店和K28的波鞋街,將如同其他被掉了的香港地標一樣,永淹埋在歷史的塵土中。

推倒 不能重來

清拆K28地段的這宗「慘劇」,無疑是港府的高地價政策所遺害的。這樣的一個黃金地段,多少地產商虎視眈眈?在沒有充足的理據下,把沒有危險的這組建築物清拆,怎也說不通。從過去報章的報道上看,市建局給予的清拆理由均是「因當年土發公司承諾了重建這地盤,今天要履行承諾」,這個講法,狗屁不通!他們還「強烈」地以這裏的居住環境惡劣,建築物日久失修作辯護。可是,試想一想,在土發公司提出重建「承諾」之後,誰又會投下金錢去保養、維修和翻新呢?市建局說這個計劃他們要蝕十個億,但我想,花比這個少的錢便能改善這裏的居住環境了,一來居民毋須移居新社區重新適應、二來保養維修比清拆重建環保得多、三來即不用破壞整條波鞋街的「自然生態」。這就足以揭示市建局堅持重建的蠱惑,「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切都是把地產建築商的利益凌駕於其他價值之上。毋須多久,我們便可見到為人熟識的發展商名字寫在高掛的木板上。

事實上,除了「清拆是否必須」和「破壞波鞋街」這兩個問題未釐清外,我更從未看到社會上有關注受影響的波鞋店從業員的聲音。這些波鞋店的生意本來沒有問題,市建局為清拆而強迫商戶結業,導致有人無辜失業。要知道很多從業員一生就在波鞋街中打滾,沒有其他伎倆,加上現今經濟環境下,叫他們如何轉行從頭開始?如何養妻活兒供樓?市建局打爛他們的飯碗,有為他們想過嗎?

我們都知道,香港地尚有很多如K28地盤一樣的戰後興建的唐樓,那些地價和發展潛力較低的地段,可能更需要市建局去幫忙改善環境,或翻新、或重建,但卻似乎從未發生。一向擠擁的旺角鬧市,近年多了一支擎天巨柱朗豪坊,經已更形壓迫;K28的新建築物,也肯定不會只得六、七層高。沿用這個邏輯發展下去,我不感想像十、二十年後的旺角會變成一個如何瘋顛的城市景觀。進步的城市當然要繼續發展,但是始終為人而建設更美好的社區生活才是發展的目的。

或許應趁這最後的時光,帶相機到來拍攝一輯照片留念,為曾經輝煌的波鞋街和「芝加哥」留下倩影,然後,揮一揮手再說一聲再見。

謹在此向所有曾在「波鞋街」出力的人們致敬。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