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739
市建局漸成發展局分舵,林鄭版智經,新近又出資250萬研究灣仔、官塘各區發育保育,繞過官僚體系的規劃、地政署。在大腦指揮下,市建局不斷出手,兩者關係更密切,現在情況政府只會向市建局靠攏,而不會是改變市建局的做法。

港英、建華時代不再

董健華時,梁展文等規劃地政官員,繼承港英年代粗放式發展,最驚訝莫過於1989年土發公司在各區做的規劃研究,到處皆為石屎森林,而旺角研究中,不止朗豪坊,上海一帶的舊樓在計劃中都不復再見。

不論港英或現在,官僚長期和大型地產商結合,彼此熟悉對方運作。梁展文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從前亦發生"虎豹別墅"的規劃事件,就是一班前港英時代規劃官員協助長實為"虎豹別墅"重建獲得規劃上優惠。這個時代,政府是為地產商發服務,言聽計從,但嚴重向他們傾斜的時代卻不再。

改變的年代,林鄭相中市建局

失去官僚,只有找外援。選市建局,因它掌握很大的資源── 土地。政府勾地制度名存實亡,發展商對政府土地興趣索然,市建局才是大發展商的寵兒。

市建局提供土地好處甚多,一是位於在市中心,價值高昂,二是更已通過規劃署、城規會的審議,三是省卻少則3年(金朝陽於立法會聲稱),多則多於10年的漫長又不討好的收地回程,對比由發展商自行合併分散業權更來得化算。

手握龐大的土地資源,雖然大型地產商(長實、新地、恆地)甚少參與市建局項目,中、小型地產商已趨之若鶩。看利東街這樣嚴苛的分紅機制,也引得合和和信和,這個對地產超級大好友,躍躍欲試。

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對「發水樓」的檢討和林鄭所統領的「發展機遇辦事處」,都衝着大地產商而來,尤其後者,是協助中小型產商之舉,對熟悉官場的大地產商幫助不大。而前者,大地產商懂得潛規則,「發水」自然更多,規範化影響尤大。市場競爭是香港的天條,透過加推市區土地、協助中小型地產商通過官僚審查,在房產市場加強競爭卻是不智,因為遊戲規則早已定下,現在只是改變附例而已。

諷刺是林鄭想借用的市建局資源和權力,想改變現況,真正資源卻來自地產商,這是一種「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行為。不止繞過官僚,也避開民意的授權,如︰立法會,甕中捉鳖,養肥市建局,卻躱不過潛規則。十年後,大地產依舊橫行,或只會多幾楝被"保育"的唐樓和一個沒有舊區的市中心。

相關新聞︰

檢視政府用地 料市區收地難

資料來源︰23-7-2009

「很多政府設施今天不應設於該處(市中心或海濱),某程度上是與民爭利。」發展局長林鄭月娥指規劃署將全面檢視本港所有政府用途地皮,並預料收回部門位於市中心的地皮以重整用途,將遇很大困難。
發展局昨介紹旺角及大澳的優化地區計劃,根據《旺角購物區地區改善計劃》,洗衣街的食環署倉庫及水務署旺角辦事處未被充分利用,建議可改建成公眾聚腳點,規劃署助理署長黃偉民指出,洗衣街長遠可用作重置附近的巴士及小巴站,但因涉及其他部門用地,並非短期可實施。
林鄭月娥表示,改善地區時往往遇上收回地皮的困難,「第一是不知把它們搬到哪裏,第二是部分設施如診所需方便居民」。
活化社區伙伴難尋
除收地外,她指尋求活化社區的伙伴亦很困難,如當局建議把大澳天利樓改建成青年旅舍、闢設野外營地及設置鹽田示範場,但要物色既能保存大澳特色,又具管理及財政能力的營辦機構不輕易。此外,市區重建策略檢討督導委員會昨同意,由市建局斥資250萬元,為7個區議會,包括中西區、灣仔、油尖旺、深水、九龍城、荃灣及觀塘,聘請顧問做市區更新研究,希望「由下而上」向市建局提供哪些地方應清拆或保育的意見。

「很多政府設施今天不應設於該處(市中心或海濱),某程度上是與民爭利。」發展局長林鄭月娥指規劃署將全面檢視本港所有政府用途地皮,並預料收回部門位於市中心的地皮以重整用途,將遇很大困難。

發展局昨介紹旺角及大澳的優化地區計劃,根據《旺角購物區地區改善計劃》,洗衣街的食環署倉庫及水務署旺角辦事處未被充分利用,建議可改建成公眾聚腳點,規劃署助理署長黃偉民指出,洗衣街長遠可用作重置附近的巴士及小巴站,但因涉及其他部門用地,並非短期可實施。

林鄭月娥表示,改善地區時往往遇上收回地皮的困難,「第一是不知把它們搬到哪裏,第二是部分設施如診所需方便居民」。

活化社區伙伴難尋

除收地外,她指尋求活化社區的伙伴亦很困難,如當局建議把大澳天利樓改建成青年旅舍、闢設野外營地及設置鹽田示範場,但要物色既能保存大澳特色,又具管理及財政能力的營辦機構不輕易。此外,市區重建策略檢討督導委員會昨同意,由市建局斥資250萬元,為7個區議會,包括中西區、灣仔、油尖旺、深水、九龍城、荃灣及觀塘,聘請顧問做市區更新研究,希望「由下而上」向市建局提供哪些地方應清拆或保育的意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