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紙摘自: (星島)市區重建方案 現金賠償最可行 2009年8月4日 星期二

思考問題及圖片為小Q所加

(星島日報    報道)本港市區重建向來只設現金賠償,近年常被批評「獨沽一味」,欠缺靈活性

Q1: 究竟人們指「獨沽一味」是想說什麼? 我們可有試試理解為何人們這樣說呢? – 居民只能接受現金賠償, 換句話居民並沒有不搬走的選擇, 如果有受影響居民不想搬, 官方亦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強行收樓。請問這算得上尊重居民的意願和選擇權麼。報紙報導批評什麼”「獨沽一味」,欠缺靈活性”這只說了一半, 沒說另一半。同學們讀報要想清楚啊!

曾擔任房協主席的市區重建策略檢討督導委員會成員李頌熹指出,檢討工作進行 逾半年以來,暫時未見社會醞釀其他可行賠償方式,並坦言公眾近年倡議引入的「樓換樓」或業主參與模式,若未能克服當中技術性問題,難以落實應用

Q2: 什麼叫”出口述”?當為其兩年的市區重建策略檢討只進行了一半, 便下小結般說未見醖釀。但其實下一句說公眾倡議樓換樓等意見, 已經自打咀巴: 公眾絕對有其他賠償方式的提議, 只是官方聽不入耳而己。

Q3: 未能克服當中技術性問題? 技術性問題永遠不是問題關鍵吧?!如果建橋建路技術上修不到, 還尚且說得過去 (其實也不然, 菜園村的居民不也是強行被要求收地?)但樓換樓, 試問有什麼技術問題可言? 你取了人家一間屋, 人家不要你賠錢, 只賠回一個家給人, 請問有什麼技術困難? 業主參與模式也有很多種, 當中說有技術問題又是那一種? 全部都不可行嗎? 請李先生舉例並詳細說明之。

過去二十年一直接觸市區重建工作的李頌熹憶述,目前以同區七年樓齡作為賠償基準的方式,當年在落實前,社會經過深思熟慮討論,過程中也虛耗不少資源;從近年推行的市區重建項目所見,大部分業主最終也接受現金賠償,足見現時制度尚算行之有效。

Q4: 說來說去, 原來都是成本效益。什麼? 討論虛耗資源? 討論就是為了找更好的處理方法, 現在進行中的市區重建策略檢討的討論算不算” 虛耗資源”? 怪不得在檢討中人們提出其他賠償方案都寫不在案, 原來心態上已討論定為” 虛耗資源”…

Q5: 什麼? 大部分業主最終也接受現金賠償? 當然了, 因為只有現金賠償, 沒有其他方案選擇, 當然唯有接受。同學們, 讀報除了看報紙上的, 我們也要看清是否有自相矛盾: 像這裡, 報紙上的寫便寫得好像大部份人都同意, 但其實只是人們沒有選擇而己。

「樓換樓」難度高

社會近年經常討論,應在金錢賠償以外,提供「以物易物」賠償機制,例如引入「樓換樓」安排或業主參與計畫。李頌熹特別指出,由市建局    或房協負責的重建項目,跟一般私人項目不同,不論地積比率、項目功能和落成時間,均存有很多不明朗因素,引入其他賠償方式存有很大技術性困難。

Q6: 私人項目一樣面對地積比, 落成時間等不朗因素, 跟本不能以此為借口說因為這些不明朗因素而拒絕其他賠償可能。

他笑說:「記得自己當房協主席時,剛推出深水埗重建項目,但最後一戶到最近才搬走,可見市區重建工作可以非常緩慢。」

Q7: 援慢的原因是什麼? 是有部門沒跟足程序? 是有人疏忽? 一句笑說, 所以”盡在不言中”, 記者亦沒跟進。同學們, 這己經是此份報導中第二次”講d唔講d”的明顯例子。

他坦言,即使是為了讓居民可以原「地」安置而引入「樓換樓」安排,但他們在過程中最少要搬遷兩次,地區網絡難以維持,鼓勵業主自行參與重建,更猶如一項地產投資,業主雖然可能有回報,但過程中也存在不少風險,項目落成後如何瓜分業權也有一定難度。

Q8: 每一種賠償,無論是樓換樓,還是現在的現金賠償,問題是居民有沒有選擇在充分資料下決定用那一種補償。現在跟本迫於無耐只有現金賠償一種...即使業主願意面對風險,也跟本沒有選擇權。

他認為,檢討工作進行逾半年以來,暫時未見社會提出其他行之有效的賠償方式,個人認為目前以現金作為賠償的機制,所衍生的問題相對較少。記者 歐志軍

Q9: 報紙一開始明明李先生的身份是” 曾擔任房協主席的市區重建策略檢討督導委員會成員”,報導的結尾一句”個人認為“便把所有責任從官職卸下。但即使說了是”個人認為“,但當一開始便以官方身份說話,旁人總會覺得是官方的話。在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期間說這些言論,不會有出口述之嚴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