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銀都以黑板紀錄放映時間(rthk)

更多的銀都文物相片可見香港電台“緬懷銀都歲月(10/8/2009)編輯:崔蔚恩"http://app1.rthk.org.hk/rthk/news/photogallery/index.php?photogallery_id=327

現在我們做甚麼都說互動,從上課、上網、到看電視投票,總之都要「動」起來。單向的大眾傳播成為過去式,過去,大眾被當作是接收者,不容思考,不能建議,更沒有決策。

看電影就是一個例子,跟一位街坊憶起銀都。看電影她興奮莫名,她童年生活艱苦,但想起銀都卻會怕怕。

當時官塘的戲院各有分工,寶聲是邵氏所有,當然是右派戲院,即是立場親台,親中華民國(和集中地在調頸嶺一帶的老兵),電影以武打為主,如︰張徹的電影,宣佈忠君愛國,仁義等傳統價值;官塘戲院則放映外國電影;銀都是清一色大陸,或親左製作公司的電影,如︰鳯凰、長城。

銀都印象最深刻,不是影片的質素,而是片頭,身處「激光」中。那時的「激光」,不用3D鏡,不用特別製作,但會頭暈眼花。銀都片頭一定會見到毛澤東,配以七彩閃燈,閃爍不停,突出毛澤東的個人,小時候的街坊便會眩暈,此時四周會掌聲四起,不時喇叭的聲音,而是觀看者例牌的掌聲。她印像難忘的就是這「激光」跟掌聲,一個集體的行動,不明所而,但又必然要做,令愛電影的她反感非常。

小時候已懂問,這是看戲,還是看「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