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都, 茶餐廳, 葯房, 同仁書局, 飛雁洞… 一間間的店給關上了, 自市建局出價,一家家的店子陸逐搬走。但你可知道, 樓上的單位其實已經十室九空, 像一個死城。

樓上還有零星單位在居住, 即使有居民想留下, 但都表示十分擔心自己的安危, 甚至乎要拿著小刀上落樓梯。市建局常說以民為本, 但除了要改善居民日後的生活, 但在這短中間檔期 (市建局稱要分5期12年發展), 那部份還未走的居民的生活又如何呢?

雞先定蛋先?

我們看到重建區內不少樓宇破落, 但一街之隔的瑞和街, 甚至月華街, 樓齡相約, 為何卻未被選中? 那把尺只如何量度? 二十年土發公司說重建, 居民都不敢維修, 後來重建的政策和機構一再變更, 轉眼二十年過去, 說這裏因為殘舊而要拆, 那究竟當初是什麼令樓宇變得殘舊?

討論未足, 計劃先行

在20年來不知去向的社區, 殘破, 無可厚非, 要是真能改善街坊生活, 我們當然樂見其成。 只是居民有沒有可繼續在當區居住的權利? 居民期間如何參與? 所給的意見能否影響整體規劃? 甚至乎是不是給了錯誤期許給街坊? 到時重建後的地方是現在那種庶民生活的地方嗎? 還是我們在攪一個擴大版APM? 在拆遷那麼大的區域時, 相信我們需要更深刻的討論。

福德祠, 也逃不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