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120
一年前萬家燈火,今天烏燈黑火。

荒涼,死寂,黑暗,會是未來十二年的寫照,心裏苦笑「可以在官塘看星」。

讀書時,最怕「交叉」,越多越不吉利。樓房上的窗戶掛滿交叉,彷如一個巨大的過三關,但這次要填滿方格才奪得bingo,獲得一座死城,取得一塊地皮。

將軍澳、麗港城、屯門,街坊四散,卻沒有人能回到官塘市中心居住,方便不知從何時起變成奢侈品,為何由買樓,改成買走到地鐵站的那段路呢?

花費五分鐘從觀塘地鐵站出發,走過燈火通明的裕民坊,光輝漸暗,就來到目的地──輔仁街興順大廈上的何寶光跌打醫館。晚上七時,己有店舖關上了鐵閘,我知他們永遠不會再打開,鐵閘上貼着URA收樓的告示。銀都、u right、Boossini已成明日黃花。華義樓只見一家的婦人在炒菜做晚飯。幸好,興順大廈的升降機上,遇上一位熟悉的街坊,心才安定下來。

升降機沒有關門的按鈕,「心急」原來是新近發明的東西。今天,是醫館的最後一天,眨眼間已經40年了,因重建明天他們就要搬遷了。官塘作為香港第一個工業市鎮,歷史不長,設計於1954年,建區於1960年代,40年已經見証整個地方的盛衰。他們是官塘第二所醫館,建於六十年代初,店主何生第一次入官塘時,還是泥路,很有旅行的感覺。當時,他們開醫館是一等一的大事,政府官員、工商名流、甚至石堅,都到來剪綵。這時還未有聯合醫院,醫館對街坊,特別工廠員工尤其重要,沒有保險的年代,他們就是廠醫,負責廠內的健康事宜,料理的不止是跌打,還包括刀傷燙傷等工業意外,工廠老闆順利賺錢,工人工作安全,也要靠他們的努力。醫館裏放滿證書、奬狀、別人送贈的字畫和提字,也有跟霍英東、董健華和鄧小平等合照,不時提醒大家,何生一家對社會和官塘的貢獻。

何寶光跌打醫館的故事很精采,何生總說過不停,從蔡李佛、白鶴派,到調頸嶺和炒蜆小販,他是一本武術和官塘的活百科。對不起,他的故事,有的我已忘記了,但印象深刻是何生的好客和健談,還有醫館的大肥貓。

大肥貓不見了,回到家中,今天何生忙着收拾東西,醫館只剩舊招牌「何寶光中醫 跌打」。百子櫃變成紙箱,看症桌都是紙箱,紙箱取代了一切,一切只能收瑟縮在紙箱。

沒有看到他們關燈的一刻,也不忍見到。因為重建認識何生,知道了何寶光跌打醫館。因為重建要說再見,幸好不用永別,可是跟社區的關係卻消失了,或許應說是社區逝去了。

這些故事還會陸續上演,我們只能見証一個一個的發生,直到官塘變成一座死城。

更多的圖片可見︰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145920&id=777228474&l=d39bfe0fcb
IMG_1154

店主何生送給我的禮物,1972年的紙皮石,回到家中,我便急不及待自 行重組


IMG_1110IMG_1111

過去武術比賽的奬盃被紙箱包圍


IMG_1138IMG_1152
大門招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