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115
官塘是個有不少少數族裔人士居住的地區,這是官塘身為一個舊區的必然現象。

只有在舊區裡,相對較為便宜的起區飲食,才能容納少數族裔人士在生活(在舊區裡居住的少數族裔人士,都不像在尖沙嘴區裡見到的,那些「身光頸靚」的少數族裔人士)。在香港,大部份的少數族裔人士,都是從事低下階層工作,收入低微,並經常遭受到不合理的剝削,因此他們「絕對」沒能力居住在較新發展,生活環境較好的地區。他們唯有在較為殘破的舊區,才能暫以安居。

一天,我走到裕民坊一座大廈的天台拍攝官塘區的照片,發覺那裡的僭建物幾乎全都被拆卸了,但在近地鐵站的一邊,還有一間單層的僭建房屋,望進去,似乎是一間分間了幾個間隔房間的分租屋,也見到一名印巴藉人士從裡面走出來,從衣著看來,相信是那裡的住客。住在這惡劣環境,甚至更差劣環境的少數族裔人士,在官塘區、油麻地區或深水區裡的,實在是非常普遍。除了生活環境差,少數族裔人士在香港,還遭受到不少不平等的對待,遭受到歧視,尤其是香港人的歧視。很多香港人都有一種很特別,但又要不得的意識形態,就是對比黃種人膚色較深的族裔的人士歧視,但對膚色較淺白的白種人,卻不會作出歧視行為,甚至產生不明所以的崇拜,真無聊。這意識形態在其他地區的中國人社區之中,也十分報普遍。膚色本身並不代表著是甚麼,不代表民族的優劣,在人人平等的原則下,對有色族裔人士的無理歧視,只顯出香港人的「醜陋」。膚色深,又有甚麼問題呢!那反而大大減少了患上皮膚癌的機會呢!而白人的膚色那麼淺,但卻沒有人會因此誤會他們「膚淺」呢!說笑而已!

在此我要聲明我並沒有對任何民種族的人士存有歧視。雖然許多少數族裔人士,都只能在香港從事低下階層的工作,但事實上,無論是那個階層工作的人,都正在對維持社會的運作,作出貢獻,越是低下階層的工作,便越需要工作者對工作抱著務實的工作態度。比起那些巧取豪奪,投機取巧,抄地、抄樓,抄金、抄股的人士更可敬。正如若果你要去讚賞一個在商界長袖善舞的女強人的時候,我還是選擇去讚揚一位在建築物地盤工作,靠著一身強健體魄工作,幹操活工作,卻養活一家人的地盤女工(真正的女強人)。

香港人有著不少美德,但對別的民族的尊重,實在不足夠,許多人甚至不願多去了解其他民族的文化和傳統,動輒還說其他民族的人民無文化。有些時候,背著五千年民化的我們,卻被這無聊的自滿蒙閉著慧眼。如果連尊重別個民族也不懂或不願意,反為自以清高,實在是一件可恥的事,亦不是五千文化希望長出來的後裔呢!香港人在大時大節後,留在公眾地方的數以十噸計的垃圾,或是大型集會(不論是民主派的爭取民主集會,還是民建聯、左派攪的無厘頭集會)後,港人「老馮」地留下的垃圾,還有人敢說亂拋垃圾,清潔工人才有「工開」之類無恥的話,實在是打了香港人自己嘴巴,是一種恥辱。我承意邀請大家假日晚上到菲庸聚集過的公園和廣場看看,看看她們集會後收得一乾二淨的地方,大家便會汗顏了,香港人除了一「日日向上」,還得向菲庸「好好學習」一下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