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瑞和街的工廠」為這篇文章的題目,會令許多人感到莫名其妙,因為瑞和街並不是位於官塘的工業區內,而只是一條綜合商住樓宇滿佈的街道。現時,瑞和街最為人熟識的,便是瑞和街的街市。瑞和街的街市是分為兩部份的,第一部份是由瑞和街的協和大廈向南伸延至輔仁街與崇仁街一帶的地舖及沿路上一帶的地攤湊合成的市場,第二個部份則是瑞和街、輔仁街與崇仁街三條街道所包圍著的那座多層的政府街市。而很難想像的,是將瑞和街與工業聯想在一起。
但事實上,工業曾經於六十年代,在瑞和街裡盛行過的,但範圍只局限於協和大廈和仁富洋樓,兩座綜合商住樓宇(地下和閣樓作為商業用途,樓上為住宅)的地下。這兩座樓宇是在六十年代中,隨著官塘的發展沿協和街向山上邁進而建成的,這兩座樓是相連的,它們的東面是協和街,而西面則是瑞和街。由於兩座大廈落成之初,協和街那邊的人流經已頻繁,因此在那邊的地舖,都順利成章開設了商舖。反之,當時在瑞和街近嘉樂街一帶,人流相對較少(瑞和樓與合和大廈還在興建中)。在那裡經營的,大都是「工業」,而且都是一些「山寨廠」。
「山寨廠」是指一些開設在非工業樓宇內的小規模工廠和工場。在香港工業旺盛的年代,「山寨廠」主要為大廠做「加工」,「前期」或「後期」的工序,支援大廠的生產。只有極少數的「山寨廠」是進行整件工業產品的全部工序的。
五六十年代,香港工業「起飛」,製造大量出口工業產品。其中一樣主要的產品就是塑膠花,各區都有不少大型工廠生產。1967年左派暴徒發起,意圖顛覆香港,並做成幾十人被無辜殺害(包括當年七月初在沙頭角警局內被「華界」那邊民兵用重型機槍向「港方」數射而擊斃的幾名警察、九月初被暴徒放置的土製炸彈炸死的消防隊長簡文以及電台評論員林彬被暴徒在街上縱火活活燒死)的暴動,也是於當年五月初,左派暴徒,借新蒲崗一間人造花(塑膠花)廠的工潮引發的。
當年在瑞和街開設的「山寨廠」,其中大部份都是塑膠花廠,約有十間之多。工廠內進行的,大都是用壓模機壓製塑膠花配件的工序,細小的工廠內,擺滿了壓模用的重型機械。在我往返幼稚園(瑞和街的聖公會聖巴拿巴堂幼稚園)的途中,都總會不絕地聽到壓模機「轟隆」、「轟隆」的響聲。機器的熱力,亦會令到塑膠原料受熱而發出那種獨特的氣味(並不刺鼻)。工廠內,亦會進行塑膠花半製成品式「上色」的工序,將用塑膠原料壓鑄出來的花瓣、花托、花蕊、花枝等加上不同的顏色。
而工廠對出的行人路上,經常都會擺滿了塑膠原料和各式的塑膠花半製成品。大部份的半製成品,都會以「外發加工」的方式,交由附近居住的家庭主婦和小童在家裡「加工」,所謂「加工」,通常是將一支或一朵花的不同部份裝配起來,這就是人稱的「穿膠花」,「穿」好了的膠花,再交回「山寨廠」去「出貨」。在那個年代,要留在家照顧孩童或打理家務的主婦,又想幫補家計,普遍都會「接」這樣的「外發」。
到了六十年代沒,塑膠花工業開始在香港「式微」了。在瑞和街,一間又一間的塑膠花的「山寨廠」都結業了。隨著瑞和街北段的新樓落成和人流增加,代之而起的,都是售賣家居日用品的店舖和照顧居民日常需要的行業,其中有士多、辦館、洗衣店、文具店、雜貨店和醫務所等等。就好像現在仍在那裡經營的「金興超級市場」,它在七十年代開業的時候,是名叫「金興米業」的,但一直都是一間只是一個舖位大小,卻售賣包羅萬有的糧油雜貨、家庭式經營的店舖,而現在還在經營的第二代,都已是「亞伯」輩份了的老人家。在「金興」隔鄰的,是何樂勳醫生醫務所,年青的何醫生在七十年代沒開始,便在那裡行醫,如今經已是個上年紀的醫生了,醫務所裡的護士,也換過了多次。從前我家在官塘居住的時候,家人每逢有「頭暈身罄」,都會去他的醫務所求醫。我在那裡登記的「覆診咭」上的號碼是個三位數字的,足以證明我是何醫生一個多麼senior的一個顧客了。
官塘的故事多的是。每個「活在官塘」過的人,總會有一大堆。我常自嘲是個聖若翰小學的出品,因此沒有寫得一手活潑生動的文章,去將官塘的軼事一一告訴大家,來挖苦我就讀的那間官塘名校,真的很無聊!但也反映了每個小朋友在傳統至高無上的學校制度裡長大過程中,與「權力」抗衡而結下的不解「情義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