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相信不只有一座山是名叫「水塘山」的,因為凡是有水塘所在的山,都可能會被附近的居民灌以這個容易識別的名稱。亦正如以「山頭」、「山尾」、「水頭」、「河上」等等因地理環境而取名的村落,在新界區便處處皆是。
在市區的「水塘山」,相信亦有數十個,但事實上,在大部份的水塘山上,都是沒有水塘的,有的,都只是「配水庫」而以。
在官塘,較為著名及被公認的水塘山,應該是被順利道、康寧道、振華道和佐敦谷配水庫(從前的佐敦谷水塘)包圍著的那座山。山上的配水庫,官方名稱是官塘配水庫。
在區內,其實還有許多個配水庫的,包括上述的佐敦谷配水庫、安達臣道上的安達臣道配水庫、康寧道東的山上牛頭角配水庫、藍田公園內的藍田高地配水庫、藍田內的食水配水庫和高超道東面的油塘二號配水庫等等。一一的設立,都是為區內樓宇的供水提供基本水壓。
由於配水庫內有水,也因此常被附近居民當作是個水塘。官塘配水庫以官塘命名,也顯示了它是區內最早建成的一個配水庫。它所在位置的海拔高度(約170米),也只有安達臣道配水庫和藍田高地配水庫比它高,但以供水和配水地區的落差計算,它的落差高度,應該是同區配水庫中最大的。
從官塘的發展時間表估計,官塘配水庫應該是在50年代沒、60年代初便建成。在我幼年時代,當順利一帶,還未發展成為公共屋,康寧道還只能從官塘道伸展到功樂道附近的時候,要走上官塘配水庫,除了四方八面各條崎嶇的山路以外,唯一由政府開闢的通道,便是現時順利道所在的那條僅可讓車輛駛過的小路,在小路的盡頭,才是那條可供車輛駛往山上通道的入口處。上述的兩段路,相信都是因為要開闢配水庫,才開鑿出來呢!
在當年那條小路的盡頭,會見到一條通往佐敦谷水塘的小徑。至於當年的水塘和順利未開發之前的模樣,早在我在這網上發表的那篇「鱷魚山與復華村」文章內詳述過。
官塘的水塘山,至今我只到過兩次,第一次是在我還未夠十歲的時候,是拜先父所賜,在一次星期日到秀茂坪一帶行山時,順帶走上那座山上去看看。因為沿著車路上山,因此一路上都並不太崎嶇,最記得的是,在半山還看到一條被人踏扁了的小蛇的殘骸。沿路走到山頂,只見上面有一遍的草地,但四圍卻被圍上了欄杆和鐵網,不得內進。當年,我還不知道在草坪下,便是水庫的貯水區。
第二次到水塘山,是我三十多歲的時候,一天百無料賴,便駕著當年那部殘舊的「萬事得626」到山上去兜兜風。山頂上那遍綠草坪,仍然是嚴禁進入。但站在170米的山上遠眺,整個官塘,甚至東九龍和港島的景致,都盡收眼底。相信那裡必是個在明月夜、星空下欣賞夜色,甚至煙花匯演的好地方。
但想到香港普遍的治安(雖然不算差),晚上走到這些「荒山野嶺」的水庫,總有被「老笠」的可能。若不是,這個那麼接近市區,比飛鵝山更容易走上去的小山崗,早已成為情侶們的偷情聖地。近年在晚上途經順利道的時候,見到通往山上的路口處加上了欄柵,禁止閒人/情人在晚間闖進去。但在這原本經已設計為Restricted的路的入口加了欄柵,總可減少一些如搶劫、劫殺,姦劫或強姦案在那裡發生的可能。
在官塘區的眾多變化中,配水庫在建成以後,都十年如一日,仿佛與區內的變遷無關痛癢,不受迫遷和清拆的影響。這就是各個「配水庫」和「水塘山」獨特的命運了。
回想最近半年,我發表過不少有關官塘舊事的文章,當然大家可以以不同的態度去觀看文章內的資料,如果認為我所載的資料有誤或不全,我亦歡迎大家賜教。然而,要所有的資料都絕對無誤,那就不是我能力範圍內可以做到(雖然我會endeavour),因為搜集資料的渠道雖多,但尋找和考證都需時。即使一切無誤,刊登的文章,亦未必能得到全部讀者的歡迎(當然,我亦不會介意,反正我又不是要靠寫作「養妻」)。
例如寫有關協和街建德大廈三十多年前發生,導致九屍十一命的縱火案,我相信該大廈的業主們,都不會喜見的,因為恐怕會影響該大廈的樓價。
但歷史始終就是歷史,雖然是可以篡改、歪曲的。也好能隱瞞,也可扮作懵然不知……。我的理念是歷史,不應該是為任何當權者而撰寫的。不少的「正史」,也只不過是「成者為皇,敗者為寇」的產物而已,為了歌頌皇權而歌頌,也為抹黑而抹黑。
可能大家小時候都曾聽過司馬光敲破水缸,拯救遇溺小童的故事。也聽過華盛頓向父親坦然承認砍伐了櫻桃樹的故事。但細心想,司馬光在北宋的宋仁宗至宋哲宗期間做過大官,及至「尚書」,曾與王安石鬥過「你死我活」。華盛頓更是促成美國立國的總統。兩人都是手段一流的政治人,因此我常猜疑的,他們那些正面形象的事跡,會不會都只是得勢後,才由他們的幕僚,為他們度身訂造出來的呢!會不會掉進水缸的,根本是司馬光呢!我要聲明,我並無意污衊這兩位歷史人物,但這就是我對歷史研究所抱的「批判」和「懷疑」態度。
香港政府和各大學府對香港歷史的研究,實在不夠系統和全面。尤其對香港在英國殖民地時代的歷史研究,總好像有所忌諱的。研究英殖民地時代的歷史,並不就等同於對殖民地統治懷緬或有甚麼眷戀!香港的學者們都太「敏感」和「現實」了。不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