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的蛻變,本身都不是一件壞事,好壞卻是在於它的「意圖」的和「過程中」與「及後」的影響。
油塘區早期的公屋重建,嚴格來說,經已完成了。而現在於油塘道北面正在興建公屋的地點,在之前是沒有公屋的。
早前,我在「藍田、油塘和鯉魚門的蛻變」一文中提及過,在茶果嶺道海旁,原先是木廠和船廠的海邊地帶,最近有「異動」了。
「元旦」放了三日的假期,在1月4日上班那天,望出窗外,竟發現在高輝道與茶果嶺道交界的那個廢物回收場,經已消失得無影無蹤,整個回收場原來經已迅速在早前的兩三日搬遷了。留下來的,是一幅二三萬呎,隨時可以發展的「地皮」。
沿茶果嶺道至榮山工業大廈一帶,亦有不少的回收場相繼搬遷了,在榮山工業大廈旁的那幅「地皮」上,還能夠瞥見到好像是被推倒了的臨時建築物的部份遺址。
一幅又一幅的「地皮」湧現,不禁又令我想起早已謠傳在茶果嶺海旁的地產發展了。事實上,在油塘的工業區內,早已興建了「嘉賢居」和「鯉灣天下」兩個私人屋苑。
茶果嶺道海旁,由「榮山」向南至高輝道交界,再沿高輝道向西伸延至海邊,會是一條超過一公里的「U」形海旁地帶。這地帶,面向西面和北面,可以飽覽整個維多利亞港的景緻,從東向西望去的維港,是最富立體和曲線感的,無論觀看夕陽或維港夜幕,都是絕美的。
假如再在油塘灣內做些填海工程,便可將整幅地皮的面積大幅增加,用來興建一個可與對岸太古城相比,甚至更優勝的大型私人屋苑。
身為一個九龍人的我,想到在九龍會出現一個大型屋苑,去搶一搶太古城的風頭,心裡竟有點「興奮」!我真白痴又天真,興建屋苑是地產發展商圖利的事,關我一個普羅市民鬼事呢!
事實上,一幅如此條件優勝的地皮,怎不會被地產發展商垂涎呢!數年後,茶果嶺道上,就可能會見到一個大屏封,一座又一座相連或「卡啦」、「卡啦」地崇立,六七十層高的毫宅(即使不夠毫也會被稱為毫宅)。
背後的公屋、居屋和紀律部隊宿舍的居民,現時享有的景觀,將會消失得無蹤無影。甚至連原來從西面吹來,不大新鮮的空氣也被封閉。
有地產商說過,景觀好,環境好,公共配套設施好的「地皮」,都應該留給地產商去發展,讓負擔得起去買的人們,有較好的生活質素。地產商要「盡舔」利益,當然會說出上述的看似合理的話。
事實上,以茶果嶺道海旁一帶為例,為甚麼不可以同時興建毫宅和公屋呢!一方面可令政府在賣地方面有所收益,又可能令低下階高層人士的住屋環境得到提升,令普羅市民「感恩」,令市民更支持政府,可樂而不為呢!但這損害地產發展圖利的舉動,必會受到地產發展商四方八面的立體攻擊。
以茶果嶺道海旁的優厚條件,相信日後建成的毫宅,呎價動輒要二萬圓,又有幾多真正想置業居住的人能夠負擔呢(我一個的月薪也只能買不到四呎)!那時候,那些樓宇又只會成為被炒買的貨物。
香港人一直活在高樓價的陰霾下,大半生的「薪水」,都奉獻給了地產商,而不是給自己和至愛的家人,這不是一個健康的社會現象嗎!但有不少人仍「迷信」樓價高,就等於香港經濟好,以為香港經濟好,普羅市民便一定會受惠!My God!
我上述所說的,都只是一堆廢話,因為如果茶果嶺道海旁一帶,經已是被地產發展商垂青,用來發展私人屋苑,那理是何許人也不能反對了,最終還是要變成一個毫宅區呢!
究竟一個如此宏偉的地產發展項目,應該取個怎樣響噹噹的名字呢!不如就叫「九東城」(不是「狗洞城」或「九龍城」),而將來在西九龍文化區和高鐵站上發展的毫宅,就叫「九西城」,那就相映成趣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