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事物,都可以用宏觀或狹隘的觀點去看待和解說。就好似懷舊、環保、保育與重建這幾個話題,倡導者當中,也有不同的論據和觀點,有的會廣為人接受,有的卻令人一時間令人難以認同,甚至反感。若你要執著人家一時狹隘的觀點,大做文章,當然容易不過!
將「懷舊、環保、保育」強說成是洪水猛獸,攻擊為不切實際,阻礙舊區重建,甚至阻著地球運轉,不顧人死活……。就是漠視「懷舊、環保、保育」正面的影響。但也是只顧重建圖大利的地產發展商和大業主攻擊「環保和保育人士」慣常的技倆。
有的人,當看到「重建」帶來的金錢利益,便兩眼發紅,四肢僵硬,冒汗、潮熱,不知是否眼紅或是羨慕人家「發達」。也有的兩眼「發青光」,瞎了「心眼」,變得目空一切,只看到受惠於重建而圖大利,大魚大肉的有錢人(當然拿著拆人、毀人家園而得來的厚利,大可以招呼友好去食雞鮑翅),吃飽了,「飯氣」攻心,便會對受重建影響而街、街和「仆街」的苦主更視而不見、更視若無睹,總之「無眼屎就肝淨盲」。
無論如何,除了地產發展商,大業主,總還有好多人在做著重建的美夢,但卻從未做過重建的惡夢。
越鬧越遠了,還是講回今日要講的「環保和保育」。事實上,「環保與保育」並不一定與「重建」對著幹。重要的,是要看「重建」本身是否具「建設性」,不要以為「重建」包含了一個「建」字,就是具有「建設性」。拆屋也要看是否「拆得奇所」。我之前發表的「懷舊、環保、保育與重建」中曾經提及過,重建也要有其「必要性」和「迫切性」,才值得支持。若只看重售賣重建地皮上建成的新樓的利潤而急於去清拆,就講不過去。
倘若「逢舊必拆」,是講得過去的呢!那麼美孚新村、太古城,座落於又靚又貴的地皮上的樓宇,通通都可清拆重建了,因為那些又舊,樓宇高度又不夠高的舊屋苑,重建後就可以多建幾個「曼克頓山」和「嘉亨灣」,幅幅新「屏封」動輒都值幾十億呢(但利潤總不會利及低下階層)!美孚第一期是在六八年(即導致數十香港人無辜被殺的香港六七左派暴動後的一年)落成入伙,太古城則於七六年開始陸續入伙,都是六七十年代,「鹹水樓」年代建成的,誰敢肯定這些樓宇中沒有鹹水樓,大型屋苑不一定就沒有弊端,建築期間,也可能會有貪贓枉法而影響樓宇質素的問題出現。與我同齡或更年長的人士,可能都會對當年廖創興大廈事件有印象吧!
只有低下階層市民棲身的舊樓,才會是鹹水樓,實在誤導。但吹噓舊樓、鹹水樓就要「拆」的人士,實在又可以這理由襄助大地產商以超低價收購舊樓、閃電拆卸、迅速重建圖大利了。
當然以上所講的,都是打過比喻,揶揄一下。我沒有說美孚和太古城是「鹹水樓」。不要屈我,話我散播謠言,以言入罪。
但在香港,鹹水樓和豆腐樓的數目可能不少,但我卻不會以「鹹水豆腐樓」(不是好口的鹽水豆腐)來製造無謂的恐慌。確有傳聞說六、七十年代,香港建築工程的監管,都存在不少弊端……。在我「秀茂坪」一文中亦提及過秀茂坪最後於七十年代初建成「入伙」的幾座公屋(40至45座),反而在秀茂坪區重建的過程中,最早便被清拆,是不是很「呼之欲出」呢!
然而,是不是每一座那個年代建成的樓宇都存在同一問題呢!我不知,你不知,他、她,甚至牠也不知。唯一可解疑團的,便是對所有該年代建築的樓宇作出勘查,令大眾市民得個明白,求個安心。我們不能借紅磡馬頭圍道蹋樓事件,散播舊樓非拆不可的訊息。在此我要強調,人命悠關,一個都再不能因為蹋樓而死。有即時倒蹋危險的樓宇,當然應立即清拆,但切記不等於拆卸後的地皮,就硬要用來興建豪宅(為了圖大利,「好窄」的樓也可能叫豪宅)。
有問題的樓宇,也不是全數都非拆不可。要視乎樓宇的敗壞程度,好多樓宇,可能存在先天不足,或後天因業主缺德不作適當維修,甚至非法改建,而令至樓宇岌岌可危的嚴重問題,但如果通過維修和改善工程,可以令樓宇的結構加固,令居民生活得以改善,那又有甚麼材料去支持清拆呢!
此外,好多時都有人說,舊樓的設施追不上新型樓宇的水平,「要拆!」。然而,不是每個在舊樓裡住慣了的居民,都認為需要對生活環境作出「重大」改善的(當然有例外),尤其是需要付出沉重代價,未見官先打八十的情況下。是否需要改善,不應是由我們這班局外人去為他們定案的,因此不要用強用改善人家生活為藉口,為圖大利而毀人家園呢!。試問過往,是不是全數(或至少大部份)舊區重建的居民,重建後都受惠,生活都得到改善呢!不要將一、兩宗得到豐厚賠償的例子,以偏概全,推波助瀾。當然,一些如改善基本衛生設施的工程,應鼓勵居民接受。但我還是那一句,不要動輒就將「光環」放在「重建」的頭上,掩飾重建過程中的種種弊端(將魔鬼變成小天使)。
還要再一提的是,任何方案,包括重建,都不能完全及即時解決舊樓的問題。
而只顧及眼前利益,將樓宇任意改建、僭建的業主和租客等人士,也是做成今日舊樓千瘡百孔的罪魁禍首。
提到「石棉」,這物質對人體的害處,不單是對肺部,還因它的「致癌」特性,最好又藉此威嚇舊樓業主以超低價,甚至以賤價將樓賣給地產發展商(最好免費送給地產發展商),或用「石棉」威嚇居民徹夜遷走,好讓地產發展商早日成功收樓,將地皮「擺平」,不用出其他「收樓絕招」。
既然石棉是存在於「好洽」的舊樓(住宅)裡,相信也會存在於同樓齡的其他樓宇,好像中區的太子大廈(商廈),文華東方(酒店),怡和大廈(商廈),甚至海底隧道。但全數建築物都因此而要立即拆卸,不是那麼攪嘛!當然不可能,但卻「為何偏偏喜歡你」,偏要攪人那些大多是低下階層市民居住的舊樓!窮人真的「好洽」嗎!
要解決石棉的問題,不能單單以拆樓來解決。建築界,亦早已有方法可在不須清拆的情況下,防止石棉物質對環境做成污染。反而,在清拆的過程中,才是最容易令石棉物質釋出,污染四週環境,假如沒有適當的監管,確保防污措施做足,反而會將問題擴散,那才是不顧人死活。
真正支持「懷舊、環保與保育」的人士,當然會阻止舊樓被不必要的清拆(不是要去阻礙社會的進步),心懷正義和捍衛弱勢社群的人士,也會抗衡在云云重建過程中,無助的低下階層人士被無理剝削。
在香港,市區重建中圖取大利的,往往是地產發展商和大業主。而這群「腸肥肚滿」的人的週遭,又會有一班助紂為虐,時刻伸出舌頭,希望一嘗從地產發展商嘴邊滴下來的唾液的奇形怪狀的生物。
大利在前,個個都會想盡千百歪理來支持拆毀人家園的惡行。貧與富的相爭,在現今社會裡,似乎是不可免的,但如果權貴「剝削」得有良心一點,總也可將對立緩和一下……。但最「衰格」的,還是要受屈的人做「鵪鶉」,裝假「河蟹」(我始終是個粗人,講到此,心內還是不禁罵了一句人家的女祖宗)。
我只是站在舊樓小業主和居民的利益角度去看重建,當然與地產發展商和大業主的觀點有著「天壤之別」的分歧。
我仍堅持一句,無理任由人家的物業、人家的安樂窩或想作為終老的家園,輕易淪為別人圖大利的犧牲品。
我不反在「有必要」、「合理」和「尊重居民權益」的大前題下的重建。但只顧地產商和大業主「圖大利」,小業主「無利」,居民「失利」的「重建」,不屑!
地產發展商收購大業主的物業時,遇到對方開天撒撒價,便被說是自由市場的商業運作。但當遇上小業主被剝削,去爭取較為合理的賠償時,卻被抹黑為貪得無厭,獅子開大口!Why?Why?Tell me why?Just tell me why, please?
在此聲名,我從未受住過一般人所稱的舊樓,從未因舊樓重建而「受惠」或「受難」過,O.K.!
香港人在虎年會是苦、是樂,就得靠香港人去努力了(雖然半斤實無八兩)!祝大家事事順利,合家平安!
用真心愛我們這一代土生土長香港人的真家邦「香港」,更要愛我們身邊的所有好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