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攝氏七、八度的大年初六早晨,我走在大部份工廠仍未開業的高輝道上,感覺「冷清」。
路面上,一個又一個的水,是昨晚那場悶人的毛毛夜冷雨的殘留。
在陰霾滿佈的天空下,週遭的建築物,變得灰暗失色。
牆壁上,多年凝聚的塵埃,混和了空氣中的潮濕,頓變得又黏又滑,令人嘔心的穢物。
平日討人生厭的漂染廠,噴出的陣陣蒸氣,劃破嚴寒中萬賴的死寂,為生機帶來一點假象。
天上灰色厚厚的雲層,像被冰封了般,結成一大片,即使凜冽的北風,也吹不動一絲半雲鬢,天空在嚴寒中發呆。
東源街海旁的躉船上,屯積的金屬廢料,在失去光彩的冬日裡,灰白的一團糟,在釋放著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氣。
海面上,水霧濛濛,對岸的繁華,經已消失不再,甚至從沒存在。只有妖怪,蛟龍和大水蟒,潛伏在污濁的海水中,蠢蠢欲動,要大開殺戒。
水泥廠那些巨大的混凝土裝置尚未啟動,但多年來聚積在附近建築物上的灰黑塵土,卻永遠不會消退。
渡頭上,只有一、兩個瑟縮著,孤寂的釣魚郎!
空氣中夾雜著的雨絲細毛,忽然又變得密麻麻了,打在臉上的,冰凍入骨。
三家村那小海灣內,一潭死水,停泊著的大小船隻,內裡空無一人,水面上的垃圾,賴得去飄浮,蓄滿污水的小海灣內,甚麼都給冰封了………。」

以上是今早在油塘工廠區內步行時的感覺。今天是新春的年初六,但在香港,春天是一年中最令人吃不消的日子,雖然經已「立春」了,但氣溫總會比農歷年前的低,香港最寒冷的日子,通常在每年的二、三月裡,也即是農歷年後。

天文台與其說甚麼「今天是『入冬』以來最凍的一天」,倒不如說「是『入春』以來最凍的一天吧」!但人們的腦子裡,總是改不掉固有的觀念,不願承認在香港,春天往往是比冬天更寒冷的事實。

事實歸事實上,香港是位於北緯22.1度(東經卻是114度)的位置,與位於北緯23.5度的「北回歸線」還有一段距離。因此在地理上,香港確確實實是屬於北緯23.5度與南緯23.5度之間的熱帶地方(雖然根據亞熱帶地區的區分,香港也勉強可說是個亞熱帶地方)。加上香港靠近太平洋,受著海洋氣候的影響,形成了香港獨特的氣候和天氣狀況。

因此,始源於北方黃河流域一帶農歷的歷法,是不可能完全適合香港的,歷法內記載的節令,往往都不適用於香港,與香港的氣候變化不同。就好似在「大寒」的時候,香港人還在享受著那短暫的秋天裡的蔚藍天空和溫暖太陽。在「冬至」的晚上,香港人也往往不用穿上大衣。香港最熱的日子是在八月天,但根據農歷節令,都經已「立秋」了,反而「大暑」卻通常在香港初夏的六月出現。如今立了「春」,香港卻「天冰地冷」。

在幼兒院的讀本裡,春天被形容是百花笑、春光展、萬物欣榮、蜜蜂嗡嗡的季節。但偏偏在香港,春天卻是「回南天」,相對濕度高達百分之九十多,多雲、大霧、間中有驟雨、少見陽光……。欣榮的,是蟲蟻、細菌,是病毒滋生的好時機(當年奪去299條香港人命的SARS就是於零三年的春天,由一個中國來港的教授傳入,然後藉「滋潤」的春色開始在港肆虐)。家居裡的霉菌也特別容易在春日裡滋生,在香港,鮮有見到蜜蜂,反而香港有數十種世界罕有的蝴蝶品種生長,教科書的出版人,卻對此無知。春天真的不是讀書天,反而夏日躲空調房間裡,才容易讀得入腦呢!從前有一個廣告的口號是「春風吹拂露華濃」,但在香港…卻是「春風吹死露宿者」!

小時候,一位老師說過,盡信書不如無書。幼兒院的教科書都騙人!別讓不分青紅皂白的教科書去騙小孩了(太誇張)!

然而,在不同的季節裡,都各有各「怡人」和「窘人」之處,不能以偏概全。

任何事情,都要以批判的心態去看待,才不易被人誤導。我的文章裡,有我的立場、立論、有我要罵臭的人和事,歡迎閣下以批判的心觀看!雖然我期望我所想、我所寫的都會得到讀者的認同。但可容不同意見、立場存在的社會,不裝假河蟹的社會,才是理想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