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深水埗 http://www.flickr.com/photos/pink-dolphin_blue-elephant/2865058086/

編按︰多聽來自民間聲音反對強制拍賣,這次也引述市場中的意見,究竟強拍又如何侵犯我們的核心價值呢?下則新聞"發展商更易轉手獲利“則點明香港式的屯地事件,不用建樓,就可以利潤差不多翻一翻(賺近七億),可惜我們政府不會喝停地產商,更惶論罰款。另一有趣的是原來強拍是新世界地產那位土地相關的前高官梁寶榮的局長工程,看來林鄭局長大有可能如梁生般前途似錦。

文章來源︰信報 16-3-2010  中天

立法會聽日表決降低強制拍賣門檻至八成,睇怕都凶多吉少,通過嘅成數居多。政府嘅理據有三:①防止最後一個單位嘅業主以一挾四,以至以一挾八,阻住地球轉;②方便重建五十樓齡以上嘅物業;③活化非工業區內三十樓齡以上嘅工廈。

鑑於呢件法例觸及香港資本主義經濟體系嘅根基—被視為神聖不可侵犯嘅私有產權—筆者亦忍唔住要批評呢個求方便、走捷徑心態下產生嘅法例所帶嚟嘅道德風險!

①衰過私有化

證監嘅收購守則都有話:私有化一間公司(即係強拍賣樓嘅「股市版」)係要「無利害關係股份的持有人至少百分之七十五的票數投票批准」,但係同時要求「反對票數不超過無利害關係股份的投票權的百分之十」,目的明顯係要保護小股東唔受大財團欺負剝削。此外,大股東喺收集到三成股權後,已經要頻頻公布自己嘅持股變動,以防小股東被人偷襲!

既然連股票咁「兒戲」嘅產品政府都能夠企出嚟鋤強扶弱,點解喺關乎業主居住生存呢個更重大嘅問題上,政府反而掉轉槍頭,助紂為虐呢?連小小股民都可以以一敵十而捍衞自己權益(例如:電盈私有化事件),點解一個人最後嘅堡壘兼最神聖嘅居住權,都能夠咁兒戲咁被人剝奪?點解政府要咁急住幫人拆卸重建一棟只有五個業主嘅唐樓?係為咗幫測量師攞多啲生意,定係令發展商(包括市建局!)收地容易?

敬請各議員憑良心行事,以防因為「發展就是硬道理」呢個似是而非嘅教條,斷送咗本港私人產權至上呢個數十載累積而來嘅清譽!

②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至於方便重建五十樓齡以上建築呢個理由,則頗牽強,君不見紐約、倫敦滿街遍布百年老廈?復修舊建築物唔需要一定要推倒重來;更有性格,更有文化歷史,更令人與人有親密接觸嘅,十之八九皆舊建築而非新功能主義產物。北京大肆活化四合院,新加坡保護「店屋」之際,香港卻以搗毀舊建築為樂,豈不貽笑大方?

所謂「日久失修,投資不足」又或「不能負擔樓宇維修」等等,無一不是克服唔到嘅小障礙(唔信各位去荷李活道同伊利近街間行吓,體會乜嘢叫做真正嘅市區重建),只要維修法例收緊,罰款從嚴,香港邊會需要為樓宇嘅新舊分類而煩惱?

③工廈活化,抓大方向可矣。

最後,第三個原因。其實只要將有需要或有能力變身嘅舊工業區劃成多用途區,並且重拾港府日漸遺忘咗嘅靈活施政思維(如:五年內補地價減半),你駛乜驚個區唔會極速大變天,以私人市場無孔不入嘅創業精神,市建局三十年都做唔到嘅嘢,可以即時呈現喺我哋眼前!

總而結之,連政府所做嘅任何強迫拍賣都要有凌駕性嘅公眾理由,點可能香港政府卻將呢個最低標準喺私人市場放而任之?

如此徒令更少輿論監查,只對利潤效忠嘅利益團體更肆無忌憚,侵犯小市民唯一、

亦可能係最後嘅歸宿■

letstalkproperty@gmail.com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letstalkproperty

同日新聞︰

發展商更易轉手獲利

文章來源︰信報 16-3-2010

降低強拍門檻除了疑引伸剝奪私有產權、賠償爭拗問題,有評論為此舉會令發展商更易集齊業權申請強拍,進而轉手獲利。
人民規劃行動成員王浩賢表示,雖然強拍條例限制發展商在申請強拍後,須於六年內建好樓宇,防止屯積,但並無限制發展商之間將強拍所得地段買賣獲利。他指出,英皇國際在二○○七年藉收齊西半山西摩道9A至9H號逾九成業權,引用強拍條例,統一業權,聯同收購附近英輝臺5至7A號的業權,動用七億七千五百萬元。翌年英皇國際即以十四億六千八百萬元,將有關地段轉售予另一財團,兩年勁賺六億九千三百萬元。
不過,民主黨涂謹申認為,一旦完成強拍,之後發展商之間的買賣便純屬商業行為,只要在六年內完成興建,則問題不大。但他稱,今次降低強拍門檻所屬的主體法例-《土地(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條例》屬臨時立法會的產物,容許政府「先刊憲、後審議」方式降低門檻到八成,在程序上,政府只需有功能組別十五票,已可確保修例通過。
匯賢智庫葉劉淑儀早前在飯局上亦特別向傳媒提及,當年促成有關法例的官員為前規劃環境地政局局長梁寶榮。
資料顯示,梁寶榮在二○○八年加入新世界中國地產有限公司

降低強拍門檻除了疑引伸剝奪私有產權、賠償爭拗問題,有評論為此舉會令發展商更易集齊業權申請強拍,進而轉手獲利。
人民規劃行動成員王浩賢表示,雖然強拍條例限制發展商在申請強拍後,須於六年內建好樓宇,防止屯積,但並無限制發展商之間將強拍所得地段買賣獲利。他指出,英皇國際在二○○七年藉收齊西半山西摩道9A至9H號逾九成業權,引用強拍條例,統一業權,聯同收購附近英輝臺5至7A號的業權,動用七億七千五百萬元。翌年英皇國際即以十四億六千八百萬元,將有關地段轉售予另一財團,兩年勁賺六億九千三百萬元。
不過,民主黨涂謹申認為,一旦完成強拍,之後發展商之間的買賣便純屬商業行為,只要在六年內完成興建,則問題不大。但他稱,今次降低強拍門檻所屬的主體法例-《土地(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條例》屬臨時立法會的產物,容許政府「先刊憲、後審議」方式降低門檻到八成,在程序上,政府只需有功能組別十五票,已可確保修例通過。
匯賢智庫葉劉淑儀早前在飯局上亦特別向傳媒提及,當年促成有關法例的官員為前規劃環境地政局局長梁寶榮。
資料顯示,梁寶榮在二○○八年加入新世界中國地產有限公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