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144

編按︰這將相片給市建局,洽如其份,圖為翠屏邨一燈柱,早前,本人和兩位台大的老師訪尋官塘社區染鴉的發現

致:全體立法會議員

重建聯區業主聯會是由港九受市區重建影響的業主所組成的。過去20個月,積極參與發展局每場《市區重建策略檢討》並發表意見。本會就此次《市區重建策略檢討》進入最後階段,《市區重建督導委員會》的提議中幾點的所謂「建立共識」(下面將稱為「共識」),在此表達立場及提出反建議:

「共識」中所謂「樓換樓」,是徹頭徹尾扭曲了廿多個月來重建居民所倡議的樓換樓訴求,充其量是一個加設重重關卡限制、苛刻的「優先『認購』」方法。本會認為此法一旦實行,將會製造更多的社會矛盾,嚴重影響社會和諧。

現時推行的自置居所津貼是根據《市區重建局條例》,賠償同區7年樓齡的價值,賠償額本應是足夠業主在同區購買同類地區、交通、地理位置相近的自置居所,但在實行中,卻往往有人操控測量師行,黑箱作業地作出不公平、不合理的評估,絕大部份都是訂出偏離的賠償價。

以觀塘為例,2009年12月30日評估出來的呎價,整個K7重建項目,業主均不能用賠償價來購回同區七年樓齡的居所,根據調查結果:全部重建業主只能購買30年或以上的物業。因為市建局聘用的測量師行是以慈雲山,新蒲崗為評估區域,利用其交通和地理位置完全不相近的樓宇來壓低呎價,導致七年樓價評估出現著極大的誤差。

若「共識」中提議的「新單位的價值」再次以七年樓齡為基準,在同日進行計算補償金,小業主將第二次被掠奪七年樓價的誤差,小業主為了避免再墮陷阱,唯有放棄應擁有「樓換樓」的權益。此乃俗稱「搵業主的笨」。

反建議(真正的樓換樓計劃)

建議仿照置地公司收購麗星樓及房屋協會收購駿發花園的成功個案先例︰

根據業主原有單位的層數、坐向及面積,購回相若的新單位,(前收購價全數退回,若呎數多過前單位補回新的差價)。(麗星樓的個案)

  1. 就單位的7折呎價發售給層數、坐向及面積相若的業主(面積多過前單位的,即補差價)倡3-5年不能轉售(駿發花園的個案)
  2. 凡是單一業主不超過三個物業者,均有權樓換樓,在“保障私產權”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共識」中所謂的「自住」業主才能購回在法律上完全沒有理據。
  3. 關於「舖換舖」,是檢驗市建局日日掛在嘴邊的「保存原有的社區網絡」的是否真正實行標準。現「共識」全盤否決定地舖業主的訴求,地舖業主因為重建而打爛飯碗,無法維持生計,無法延續多年的社區感情。地舖重建後最高利潤回報,《共識》找多藉口來否定「舖換舖」訴求,非公眾意見總結。本會認為《共識》目的原形畢露—是為市建局不必負社會責任度身訂造的!擇肥而噬,以錢為本,無須負社會責任「展望文件」。

本會代表居民,要求成立兩個獨立機構,可由政府有關人仕組織。同時亦要求增加公司財政高透明度

1. 成立「評審委員會」獨立機制

機構經費由市建局提供,主要是評審七年樓齡樓價的準確性,且必須由政府部門獨立執行,避免市建局有利益衝突,以防市建局左右數據:壓低七年樓齡的賠償價。

2. 成立監察市建局的獨立機制

2009年4月何秀蘭議員提議成立一個獨立監察市建局的機構,但後被某些功能組別議員及建制派議員所否決。現時成立監察市建局的獨立機構是當務之急,因為一個不受監察的公營機構,是可以做出很多無法無天的行為,令市民十分反感及憤怒。《共識》遺漏公眾訴求。

3. 要求立例強制市建局公開詳細財務數據,提高財政透明度

《共識》中完全沒有提及市建局成立十多年來的詳細財務數據公佈 (包括每個項目同地產、發展商合作的利潤分配)。絕對不能以「商業秘密」作為藉口來掩飾,應以前土地發展公司財政高透明度為榜樣。謹記權力使人腐化,市建局應盡快披露財務數據,政府亦需立例執行!

4. 社區服務隊

社工隊為受影響的居民提供協助是不可缺少的服務。但在財政上受制於市建局的資源及行政干預,有損社工隊獨立性。要求市建局撥款作社工隊服務的獨立基金,由成立一個監管機構監察,反對《共識》中“市建局由增設社工為重建團隊的一員……”加入市建局就是其員工,不能稱為社工,更加不能作為社工隊的財政支出。

結論:《市區重建策略》檢討-「建立共識」階段 公眾意見及展望文件令本會遺憾及失望。正確為未來的市區更新策略定位,真真正正回應市民對市區重建工作的期望,落實以人為本。

重建聯區業主聯會

2010年5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