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 如果要為觀塘紀錄一下當下 發生什麼事, 作為觀塘的一份子, 可 以說, 這裏的社區正在被瓦解, 無論願意不願意, 住了一年還是五十年, 街坊都要搬離社區。有說業主可賠償七年樓齡, 但除 了APM等一系列新商廈, 官塘跟本就沒有新樓。那究竟本來的居民去了那裏? 他 們的生活有改善嗎?

最後限期
如果你有近月在重建區裏行走, 在街上或許感受不到… 但只要稍微向上望, 就見到萬家燈火不再, 抬頭或許只看到觀塘道一帶新落成的甲級寫字樓 。是的, 2010年2月28日是第一批出價的街坊最後的遷出限期了 – 不論你願不願意。

街坊搬走了, 一些舖子也售出了, 甚至你會覺得街上怎麼突然暗了? 不是街燈沒了, 而是本來經營的舖頭的燈光沒了, 街道上變得黯淡。其實那何止燈光? 還有在本區內默默經營的一眾小本街坊生意。

做順民
在重建區內經營多年的陳先生(化名), 既是觀塘街坊, 也是商戶。事實上, 有不少跟陳先生一樣, 多年在區內居住, 生活, 工作, 多年來這個區讓不少街坊養活一家大小。然而面對政府要重建, 即使願不願搬走,眼見重建總帶來 不少爭, 陳生二口子都不敢奢想樓換樓(盡管較早前官方說的所謂樓換樓只是一系列的不平等條約)。跟很多街坊一樣, 他們只是覺得政府不會騙人,而且官方說四年後(2008年底公怖)才出第二次價, 這段真空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於是便跟其他街坊一樣, 簽下同意書, 拿著賠償金在附近找地方住。

徬徨
坊街以為拿著賠償金好買樓。但只要想想, 一下子那麼多家庭要買樓, 只要稍微知道經濟學的供求定律, 便知道這股購買力會推高附近的樓價。那段時候, 官塘區的樓價突然高了起來, 甚至有代理稱, 有買家沒看過樓, 便己經下付押金了!到街市買菜還會看看蔬菜新不新鮮, 但買樓- 對星斗市民來說那麼大的一件事, 竟然看也不看, 生怕下一步給其他重建區居民買了, 那是怎樣的一個光景!

而實事上, 不少居民只是在附近買下其他單位, 甚至是高於本來居住的樓齡, 那他們的生活又真的改善嗎?

做逆民? 是誰迫民反?
常有人說現在社會都不和諧了, 市民動不動埋怨政府。但當人們斥責這班人的同時, 又有沒有想過是誰迫他們走上這條路?

18個月前, 市建局表示當時出價後, 4年後 再出價。然尤在耳, 近月有消息稱賠償金由$5937一呎增至接近年$7750一 呎。我們暫且不論這筆款項最後有否被扣減, 又或以實用面積是否足夠買回建築面 積等問題, 當作為局方, 一旦說好了4年再出價, 但短短18個月卻改變政策。面對朝令夕改的重建政策, 市民如何適從, 如何做決定? 以今次為例, 彷佛抗爭到最後, 原來賠償可以拿多點, 那是鼓吹街坊爭取到底嗎? 原來市建局才是真正的激進份子, 要市民抗爭到底!

真正的樓換樓, 真正的社區網絡
上面剛才那句, 當然是反話, 筆者想說的是, 說了不算數的重建局, 他們還有公信力嗎? 作為一個半官方機構, 他們不是也要向市民負責嗎?

中國人有句說話”講錢傷感情”。過去幾年重建引發 的官民對立面, 往往被定義為賠償問題, 將問題簡單化為數字。但其實是魔鬼在細節, 單單是賠實用面積, 但街坊拿著賠償金去買的卻是建築面積等等的誤差, 己經足夠談天光。之所以有樓換樓, 讓街坊回遷, 商量過度安排等的要求, 也是合情合理的要求, 也是其中一個顧存社區發展的做法。

說到底, 居所又豈只是個人的事? 更可能是一家生計, 社區的演變和歷史的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