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審議市區重建策略公聽會(10-7-2010)上,重點有社工角色和地區諮詢,但不知為何在報章上較少着墨,只餘下賠償的東西。賠償的安排,固然重要,此外,還要開拓市民的想像,疚病不是錢,而是機制,怎樣才是公平的重建。

多個民間團體,特別是社工組織的施壓下,又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林鄭)留有一手,她再於會上公佈最新的社工研究報告,政府像發展商般,經常以擠牙膏的方式處理資訊。諷刺的是整個「市區重建策略檢討席」研究的負責人,是香港大學的社會工作行政及社會行政系的羅志光博士,他是紅褲子社工出身,但竟然裝懵然不知社工獨立於市建局財政操控的重要性,又強行分開權益和個案型的社工,實是以置信。一個完善的諮詢應讓公眾有足夠資料思考議題,早前政府已追加香港過往重建的研究,現再添加社工研究,究竟是思慮不足,還是有意拖延呢?

另一問題,是新建議的地區諮詢平台,很奇怪竟沒有租客和業主的代表,設計比過去分區諮詢委員會退步。筆者預計民間團體力迫下,政府可能又拿出一份新「研究」報告,回到類似昔日分區諮詢委員會的格局,讓業主和租客代表參與平台,換湯不換藥。民間代表只是新平台的點綴,十份之二的意見,對政府來說,既安全又賦予有合法性。持份者的諮詢遊戲,解決不了居民和市建局的矛盾,只是城規會外,多了一個爭議的場域。專業化和制度化反對的聲音,目的減少街頭抗爭的力量,像城規會的抗議(如︰灣仔H15關注組在城規會提出另類方案),不止花費金錢,也需要大量時間和專業協助,才能創造另類方案或建議。H15的成功不容易覆製,但這類行動也是政府樂見。

重建中,在地居民、商戶和周邊的街坊影響最深,他們是鄰里(neighborhood),鄰里概念應取代持份者。持份者概念是沒有空間面向,政府或大業主(釘子戶) 、大地產,聯同部份專業人仕(尤其是跟地產商相關)和保守派的地區議員,很可能借社區參與者之名佔據諮詢位置的大多數,操縱諮詢結果,審議式民主中,結果往往是非居住或營商於重建區的人決定舊區街坊的命運。

早前,油麻地的地區更新願景研究上,建議重建廟街和果欄。可見市建局心中的如意算盤,借地區之名,行重建之實。重建廟街和果欄,如出於市建局之口,定必成為眾矢之的,但現在找到代言人,變得順理成章。「下而上參與」,會議中,已經成為「共識」,不論是地產專業的學會,還是街坊,大家都異口同聲。但是怎樣才是平等參與呢?田生地產,跟老店業主的權益又是否相同呢?

甚麼是社區?甚麼是保育?跟本溯源,政府不重視在地社區研究,「社區影響評估」,只是一個重建區內的迷仔版人口普查,沒有分析社區經濟,也沒有觸及社區特色。地區諮詢平台不應只是吹水會,而應擁有秘書處,充當研究和街坊充權的角色,現在街坊面對私人發展商或是市建都處於弱勢,資訊不平等,打破長期將重建和規劃知識的專業和官僚壟斷, 才是當務之急,改變的源頭。

浪費時間,還完基本步,是權術操作。「好打得的局長」,打的只是街坊,難怪會議當日,市建局愛理不理,她們代表缺席會議,林鄭回應「URA無應局方要求出席」,市建局主席張震遠卻現身大角咀呎價萬元的新樓盤宣傳。可悲,局長,請不要幫市建局擋箭和打工。

相關新聞︰

市建被轟邊壓價邊抬價圖利

指「形品收購呎價4000 現售9000

近70個團體及個人昨日出席立法會有關市區重建策略的公聽會,不少發言者炮轟市建局對重建戶的賠償額不足夠,轉頭在重建後卻以豪宅價賣出,結果在09/10年度勁賺69億元,是「左邊壓價,右邊抬價」。多個團體要求政府落實樓換樓、舖換舖,並有獨立機制評估同區7年樓齡的賠償價。

社工隊投訴:不獲重建戶信任

市建局主席張震遠則強調,市建局賣樓原則一定要符合市價。張昨日參觀大角嘴新樓盤形品‧星寓的示範單位,該樓盤截至下午5時共出售285個單位,超過推售總數370多個的七成半。

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昨就市區重建策略舉行公聽會,近70名團體或個人代表到場發言。數名曾擔任市建局社工隊的人士昨在會上表示,由於資源受制於市建局,得不到重建戶和租客信任。發展局長林鄭月娥承認,早前發表的第3階段市區重建策略報告對社工隊問題不夠深入,並即場宣布已完成有關社工隊的研究,政府傾向設獨立機制委任社工協助舊區重建。

「去年賺69億,錢從何來?」

另外,多名發言者均將矛頭指向市建局,指當局儼如地產商般,只顧將舊樓變成豪宅圖利。H19業主及租客權益關注組代表談迪基說﹕「市建局在香港市民身上賺了69億,鐵證如山,錢從何來?……很明顯是左邊壓價,右邊抬價。」人民規劃行動成員王浩賢亦指新盤形品在重建前收購價為實用面積呎價4039元,現出售呎價是9353元,絕對是牟取暴利。順寧道重建關注組代表何國強則批評,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沒有加強對租客的保障,「在曾蔭權管治下,官員有一套做法﹕市民講你唔聽;聽到扮唔明;明唔去做;一做就做錯;錯又死唔認」。

林鄭指關注順寧道租客被逼遷

發言者又質疑為何市建局收樓時以實際面積計算,賣樓時卻以建築面積計算。至於市區重建策略建議設立由下而上的平台,發言者多批評這平台主要是區議員和政府委任的人,沒有居民代表。

林鄭月娥強調,市建局有69億元盈餘,是因為當年進行了3個大項目招標,而08/09年則蝕了數十億,故不能斷章取義。她重申,將來市建局會多做社會性的重建,不會單看重建價值,但在資源上也要做到自負盈虧。她又稱,關注順寧道重建項目租客被逼遷事宜,強調政府正探索方法保障這類租客。

另一則新聞︰

石禮謙反對樓換樓須補差價

【明報專訊】市區重建策略檢討其中一個重點,是落實樓換樓的安排,但申請者須在7年樓齡賠償的基礎上,補足單位售價與收購價的差價。地產及建造界議員石禮謙昨出乎意料與民間團體同一陣線,批評市建局不應該規定樓換樓須補差價,因為市建局本身已獲政府提供免補價優惠,而且業主本身並沒分享到重建後高空發展的權益。

促市建局以呎換呎

多名關注重建的民間團體代表,昨日都在會上批評樓換樓須補差價的安排,石禮謙在會上說﹕「樓換樓不可以用價錢去看,應該以呎數補返上去。」曾擔任土發公司(市建局前身)總裁的石禮謙會後對本報解釋,市建局應對業主提供呎換呎,當年土發在第三街也用過類似做法,後來有一名業主申請樓換樓。

地建會倡增與發展商分紅

地產建設商會則在意見書中表示,市建局應尊重發展商在一些舊區的投資,在重建時邀請大業主合作發展。商會又建議增加與發展商分紅的項目,並在分紅上對發展商提供誘因,讓更發展商參與重建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