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走到官塘四處拍攝,攪到和樂那個保安以為我是記者,好像害怕我會拍到甚麼不應該拍的東西呢!
今早我還上到官塘高地淡水配水庫(順天對面那一個)上拍照,那裡有不少晨運的亞伯亞嬸,我走在他/她們之間,還是最年青的。附上揀選的十餘張照片給大家看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