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小巴與仁信里
紅色小巴的壽命,雖未至壽終正寢,但在社會急速演變和偏重集體運輸的種種政策、在重重重人造的關卡下,生存經已變成每下愈況的事實和史實,都受盡了無聲、無色、無嗅、無味,滴血不痛的宰割。
但每當走到仁信里一帶,見到滿街紅色小巴將整條街道霸佔了數十年,卻又會憤憤不平,會問社會秩序何在。然而,數十輛紅色小巴,日日夜夜在那裡停泊,竟又井然有序,卻又是另一番地下管理的大學問(管理學的書典中,也找不到的大道理)。
紅色小巴在社會上的功能都褪色了,與將被移為平地的官塘市中心的夜色,反映出一幅相應、相襯的畫面,尤其那些在夜裡,仍掛著亮晶晶,閃爍的霓虹燈招牌的地舖,突顯了地舖上面十數樓層上,那更多的、黯然無光的、住客都遷出了的、漆黑一片的住宅,有點令人看得心寒,又感到冰冷、也覺得虛幻……,也嗅到那垂死的味道;但一切,都是現時官塘市中心地帶的特色。
加上代表著已早過去的60、70年代的三間麻雀館,這一刻的景象,令人目眩。
想得過火了,有點癡人說夢(但這正就是「我寫我所思」的我)。
幾日前,口痕到「牛雜巷」光顧,老闆說最多再做一年半載生意,便要結業。還是推介那裡的「半肥瘦腩、雜麵」(走牛膀)。我是香港人,土生土長,只愛香港,不愛他邦的香港人,承襲了廣東人的口味(說也只說廣東話和英語,非到生死關頭,也不會說普通話和國語),食麵時不會加魚露的,只會加少許生抽(真正的豉油),而不是那些甚麼充滿化學味的「美X鮮醬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