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http://hk.myblog.yahoo.com/kfwong-08/article?mid=10088

懷舊中港台

文章來源︰信報 7-10-2010  作者︰葉輝

忽然覺得金融海嘯好像是很遙遠的事情,有此感覺,極可能是因為一個假象:經濟好像很快就走出谷底,股照炒、租照加、物價照漲、樓價照升、地價照樣屢創新高……可是在港鐵貌似溫情而有禮的電視廣告剛剛播出之際,社聯的一項研究報告彷彿當頭棒喝─本港半年來的貧窮率上升至18%,不僅像租金、物價、樓價、地價那樣持續高企,更創下歷年最高數字,約一百二十六萬人屬貧窮人士(即每五至六個港人就有一個窮人),月入低於3200 元。

金融海嘯跟經濟持續復蘇對一百二十六萬貧窮港人來說,是同樣遙遠的事情,這無疑是相當可怕的,但進一步研究社聯的統計數字,還可以發現一個更可怕的事實,一年來的貧窮人口增加了六萬四千人,升幅達5.3%,當中近七成是「在職貧窮」,更可怕的是,本港經濟數據在金融海嘯之後持續改善,財富增加了19%,但仍有一百二十六萬港人的貧窮程度卻持續惡化。在曾蔭權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尚未推出之際,看到社聯這份調查報告,真是教人格外觸目驚心。

港鐵廣告:城市發展蒙太奇金融海嘯真的好像是很遙遠的事情,在港鐵貌似溫情而有禮的電視廣告剛剛播出之際,市民不斷聽到一句又一句毫無誠意的「對不起」、「唔好意思」,受影響的商戶在租金飛漲之下不禁眉頭深鎖,因各項工程而被迫遷的城鄉居民大概也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他們一方面看到城市持續高速發展背後的某種假象,另一方面又看到好一些有大半個世紀歷史的老店一家接一家結業,兩相乘除,似乎就是一組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教生活在貧窮線上一百二十六萬港人思之不禁惘然的「城市發展蒙太奇」。

真的,老店結業是市民耳熟能詳的、根本不算新聞的新聞,就說9 月底吧,位於油麻地警署對面的朱義盛(老實公司,1926-2010 年)結業了,正好意味着一個老好年代正式壽終正寢,不妨想想, 「朱義盛」一直是「假貨」代號,到底意味着什麼?那些事先張揚的「假貨」又意味着什麼?那意味着升斗市民不介意以格價低廉的紫銅鍍金抗衡昂貴的黃金珠寶,意味着他們以略帶黑色幽默的A 貨自得其樂,意味着不同於主流想法的價值觀……朱義盛去矣,它已經完成了長達八十四年的歷史任務,就正好意味着某種另類而邊緣化的價值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老店結業跟港鐵擴張在此時此刻正是效果最強烈的「城市發展蒙太奇」,較早時,位於天后半世紀的祥利冰室(1957-2010 年)消失了,由於舊廈業權易手重建,祥利這家有半世紀歷史的街坊老店,就只能在港產電影如《龍咁威》、《PTU》、《文雀》中供人憑弔了。

與此同時,一代人與一代人的承傳精神,也在老店正式永久落閘的一刻中斷了,而且是永遠中斷了。祥利冰室繼九龍冰室之後永遠消失了,碩果僅存的一些冰室還可以在租金與樓價的狂潮下支撐多久?

老店結業為什麼特別多?

這兩三年來,老店結業為什麼特別多?位於中環著名露天街市嘉咸街與威靈頓街交界的永和號(1930-2009 年)、灣仔龍門酒樓(前身是龍鳳酒樓,1949-2009 年)見證着觀塘裕民坊滄桑變遷的銀都戲院(1963-2009 年),位於未來的堅尼地城港鐵站側的廣源書局(1969-2010 年)……等等,都像攝影師吳文正鏡頭下的振隆米業(1900-2007 年),以及隨着牛頭角下邨遷拆而消失的一批四十年老店,都一一被時代的巨輪輾平了,永遠消失了,像上海街的鏡明玻璃(1927年-)那樣四代同堂、本身就是活着的歷史、至今屹立不倒的老店,究竟還剩下多少間?

這些消失了的老店見證着香港大半個世紀以來的民生狀況,意味着某種或已不合時宜的價值觀,它們之所以在這幾年間陸續結業,可能是經營者老去而追不上時代的步伐,也可能是抵受不住瘋狂加租的衝擊,當然也有一些老店的舖位被高價收購,總之,它們消失了,意味着老街坊的選擇愈來愈有限了,平價貨品逐漸被超市、連鎖店價格較高的貨品取締了,如此說來已不再是懷舊,而是鐵一般的民生問題,那就是一種連咖啡或茶的選擇也被徹底剝奪的單一化生活,也就是說,只剩下愈來愈商場化、連鎖店化、非人性化的生活方式,或者說得誇張點,如果連灣仔也日漸金鐘化、銅鑼灣化,難道就是唯一的「城市發展蒙太奇」效果?

有一些喜歡上網覓食的朋友告訴我,網上的飲食資訊也往往追不上時代的步代,因為這兩三年來舖租急升,不斷有食肆(尤其是開在鬧市的)由於捱不住貴租而結業,或搬到租金較平的環頭環尾,所以連網上資訊也趕不及更新,還是先打個電話去比較省事。

真的,老店結業跟港鐵擴張、舊區重建基本上息息相關,此時此刻,絕對是效果最強烈的「城市發展蒙太奇」,香港幾乎再沒有不加租的舖位,店舖搬到環頭環尾也不見得是長遠辦法,試想,在領匯的英明管理下,小本經營如屯門良景邨家興超市也因不獲續約而結業,資本較大如在樂富中心經營近二十年的吉之島也逃不過結業的命運,赤柱廣場要進行「提升工程」而變得十室九空,許多公共屋苑的商場也不斷翻新,大量無名小店再無立錐之地,加租風暴橫掃港九新界每一角落,試問小商戶如何能抵禦這無孔不入的加租狂潮?

香港式城市貧窮

香港的「城市貧窮」(urban poverty)現狀似乎此世界各大城市更荒謬,因為香港不像一些亞非拉城市那樣充斥貪污,但香港的經濟政策卻比很多城市更有利於、傾斜於以地產商為首的資本家名正言順的掠奪與剝削。

此時此刻,倒教我想起美國有一名「流氓社會學家」,名叫蘇西耶.凡卡德希(Sudhir Venkatesh),他寫了一本很出位的書─《做一日黑幫大佬》(GangLead er for a Day:A Rogue Sociologist Takes to theStreets),此人就是不做任何非人性化的數字報告,而是讓自己置身於芝加哥的貧民窟,親睹貧窮的悲慘實況,從而為貧窮問題帶出另一層次的省思,當中有不少令人動容的故事。

《做一日黑幫大佬》這本書當然是略帶奇想的另類貧窮研究,如果真的能為本港的貧困與絕望帶來另類思維,我猜全港市民都不會介意有關官員去做一日黑幫大佬,讓他們深入視察窮困的基層,實地生活一天,苦窮人所苦,憂窮人所憂,那才可以在制定改策時,想窮人所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