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裕民坊」,又是一片繁囂和喧鬧,當中的,是官塘人的作業和生計,是官塘命脈和氣息的一部份,官塘的工業,從50年代開始,在官塘的海岸孕育,而大部份官塘人的生活,也在這50年間,由「裕民坊」開始。車水馬龍的「裕民坊」,令我「聯想」或「亂想」起繪畫鬧市的人流不絕的「清明上河圖」。
這幅「上河圖」,一時成為城中其中一個話題,但總比閒話那些三、四十年來不著地翻抄的電視劇的劇情有內容(但不等於有內涵)。
我認識「清明上河圖」,是在小時候,在爸爸閱讀的「讀者文摘」裡看到,但當時還不知道那是甚麼珍貴的藝術品。
認識了蘇小姐後,她多次說過想看看這幅「上河圖」的真版,當年她也收藏過一幅迷你版的,蘇小姐經常提及的藝術品,就是這幅中國畫,藝術家,她總會說梵高、達文西……。究竟「上河圖」是甚麼,當年也沒深究過,畢竟就連蘇小姐的內心也沒甚了解,反而色迷迷在她的美貌和身材。
「清明上河圖」的藝術價值是多方面的,但從政治角度看來,當然是作畫者要討好當權者,買弄「國泰民安、繁榮穩定」的「河蟹」政治工具。因此在香港也自現會展出這件「世博」的「夜冷貨」。
從藝術角度,「上河圖」是一幅大至以寫實為題的畫,與普遍繪畫,「曲高和寡」的山水畫,題材截然不同,平民百姓觀看,也大有可欣賞之處。此外,「上河圖」最有別與其他中國畫之處,據一位藝術評論家的說法,是早期以立體畫面畫成的一幅畫,與一般山水,人物的平面畫像不同。在平面畫像中的人物,較難將人物畫得栩栩如生,人物的面容,都被壓扁了,每個歷史人物,不論是慈禧太后、軒轅皇帝、成吉思汗、朱元璋、又或是西施、鄭旦、鐘無艷,都與「阿扁」成了兄弟姊妹。
「上河圖」的立體感,才是令整幅畫活潑起來的主因,將「國泰民安、繁榮穩定」的景象更栩栩如生地活現出來。原版的「上河圖」,高度只不過是半公呎高,長度亦只得兩三公呎,若與現時展出,一百二十公呎長的電子版才能容納的內容相比,可想像得到作畫人的筆功是那麼細緻和巧妙。當然,中國人畫功的細微,從鼻煙壺裡都畫出一幅山水禽獸圖,在一粒米上也寫上一首長恨歌,經已可瞥見到。更奇怪的,是有些中國人竟因此夜郎自大地說,今天的「納米」科技,也是由鼻煙壺裡的微型禽獸畫像裡衍生出來。
幾日前,有朋輩說給我欣賞電子版「上河圖」的免費門票,但我還是婉謝了,畢竟對很多人趨之若鶩的電子版,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展覽場地設在老遠的赤角的展館,根本已不是便利大眾市民去參觀的一個安排,亞洲博覽館用來舉辦國際級的會議展覽還可,招待本港居民就免問了。當然,對有興趣一睹這幅電子版「上河圖」的人士說來,附昂貴的交通費和費時舟車,也會認為是值得呢!
但我,除非是「上河圖」的真本,否則我半點兒興致也沒有。電子化了的「上河圖」,與卡通動畫是沒大分別的,但卻失去了「上河圖」原有的藝術色彩和味道。
從靜態的「上河圖」畫面上,看到作畫者在繪畫時腦海中活現的情境,才是真正的去欣賞「上河圖」。如今看著電子畫面上的數碼電頻轉變,與欣賞「阿凡達」、「史力加」、「變型金剛」等,甚至「數碼艾曼妞」和「妖獸都市」電影、電腦的特技效果,就無大分別,反之電子版的「上河圖」,既無一般電影裡的豐富色彩,也無劇情式的震撼場面,亦無挑逗的情慾劇情,就多乏味了!
把亞洲展覽館內的「上河圖」當成一件電子產品來欣賞,那就無可厚非,當藝術品,那就「真不該了」。
既然「上河圖」變了電子化,何不也將「蒙羅麗莎」的畫像電子化起來,令她有更多不同的笑容,不要老是笑得那麼鬼魅和陰霾;也可令名畫「向日葵」,變成一幅由萌芽之成長的「向日葵」吧;但還是來個「妖精打架」或「春宮圖」的電子版更好了!
科技與藝術,絕對可以相容並存,但電子版的「上河圖」,我還是定性為一件百分百的科技產物,而不是藝術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