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只有七度,獨自信步在瑞和道街市,呼出是暖暖的霞氣,吸進刺骨的寒風。只是七點半,主婦已回家做飯,駝背的老婆婆忙於收拾手推車上的紙皮,商販不是在叫賣清貨,就是在清洗攤檔。熱鬧的街市驟然人丁單薄,陪添寒意。遠方看見一茶餐廳,燈火通明,數位食客盯着電視餸飯,不知味道如何,但只要「有瓦蓋頭」,山珍海味都及不上。

這類小店應是家庭式作業,店內的侍應跟周遭格格不入,一位二十七、八歲外表冷酷的女生,配着時尚的衣着,入時的打扮。一位太太奪門而入,大聲叫着︰「靚妹,一杯凍檸茶,行街」。天寒地凍,她的舉動為之側目。女生冷冷的回應︰「十一蚊」,不消三十秒,她把檸茶熟練的包裝好,送到太太的手上。由入門到拿着檸茶離開,太太不用三分鐘的時間。接着,一位中年男士到來,他站在牆上餐牌說︰「昨天見到芥蘭,沒有吃,今天就無得食了,今日又有甚麼好吃呢?」女侍應笑笑了下,只說︰「話左你啦」,男士回到椅上點了餸,拿出報紙來翻閱,那女生就爬上架上拿出報紙來,說道︰「留給你的」,那是一份東方日報的財經版,男士索然無味,我想他需要的是馬經。

八時食客陸續散去,女生不見了,換上廚房的大嬏,我猜想路旁的的士司機的一位男士走進裏,大嬏說︰「着咁少衫,唔怕凍」大叔笑道︰「我大隻啊!」大家繼續的望着電視機播放的資訊包裝的娛樂節目「東張西望」。

劉華的廣告「今時今日咁既服務態度」,成為香港文化一部份,但現在服務態度被簡化為老麥的「笑容免費供應」。侍應出賣不止勞力,也有笑容,小店食物未必很好,但找到只是一個人,一個不用給工作買下的生活。尖沙咀的某大商場,是富商跟名媛示愛的玩意,雖然充滿暖氣,絲毫不浪漫,也不會溫暖。只見三位笑容可掬少女站在升降機旁,幫助客人按制,狹窄的走廊,讓商舖可以更寬大,吸引大家進內購物。高度設計的空間,包括人的笑容和表情,千篇一律,不論中年男士、還是青春少艾,一視同仁,才是真正的冷冰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