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這只是趣聞一則,讓筆者回想數年前,市建局主席張震遠,在灣仔街市的工作坊中,大談他對活化和昌大押的觀感,他也感歎「太貴吃不起」,一幅「何不食肉糜」的樣子。香港租金騰貴,市建局應記一功,大量消滅街道,清拆舊區,也趕絶小販和基層的生活,更多市建局的項目,更多像大坑賣雞蛋仔吳先生被壓迫的故事。市民的不幸,在乎不像局方有大量物業和資產,那邊加租,就可搬到另一楝所屬的大廈。誰說公務員不懂做生意,前行政總監林中麟就是好榜樣,低買高放,市建局財技凌厲,不如放棄官方的面具,早點上市,以慰全球的股民。

文章來源︰蘋果日報 15-4-2011

「忘掉種過的花 重新的出發 放棄理想吧 別再看 塵封的囍帖 你正在要搬家…」

謝安琪金曲《囍帖街》憑歌寄意,感慨市區重建局推土機殺入灣仔利東街,搞到街坊家不成家、舖不成舖,勢估唔到風水輪流轉,市建局都有俾人迫遷要搬嘅一日。
市建局 02年起租用上環新紀元廣場做總部,今年初台灣新業主瘋狂加租,由原本個位數嘅呎租,大幅加到幾十蚊一呎,即使市建局同發展商合作賣樓賺到盡,每年有幾十億元盈餘,都要大叫救命頂唔順,好似一般小租戶咁最終被迫搬走。同小市民唔同,市建局冇得攞特惠搬遷津貼或賠償, 80後、保育人士成日批評市建局勾結地產商逼迫小市民,原來市建局面對地產霸權都係咁無奈,主席張震遠可能都要嗌冇陰功。

  新業主狂加租
 有市建局中人透露,今年初各部門已陸續遷出,搬到隔籬嘅中遠大廈。原來市建局早年喺中遠買落三層樓面,一直做收租公,現在捱唔起貴租,順理成章收回自用,慳番大筆租金。據講中遠大廈新總部可用樓面面積同新紀元舊 office差唔多,因此唔算大屋搬細屋,不過景觀就差一截;新紀元視野比較開揚,中遠就望住對面新紀元廣場樓景,而設喺新紀元廣場嘅市建局教育中心堅持「不遷不拆」,因為市民去慣去熟,驚搬咗之後冇人參觀。

市建局 01年正式成立後,翌年租用新紀元廣場低座做總部。當年正值樓市低迷,前行政總監林中麟出名數口精因為唔想再租用中環中心,每年畀 2,000幾萬租金李超人賺,於是四出物色新 office,結果睇中咗市建局同新世界合作嘅重建項目新紀元廣場,以 70萬元超筍月租,一口氣租咗低座四層寫字樓共 5.5萬平方呎樓面,而隔籬中遠大廈嘅三層自置物業則以市價放租,賺埋租金差價,再次證明傳統智慧,最緊要有磚頭揸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