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旅行,港式茶餐廳彷如法國越南香水(實情是越南製品),美國冒險樂園(實情是香港公司)般,是掛着地方性名牌。所謂地道的"港式"又是販賣甚麼東西呢?

在香港,找一個公園一張椅子坐下來談天也是奢侈的事,何況在連鎖餐廳。星期天跟媽媽到大家樂吃下午茶,發現餐館音樂吵耳,又不停重覆,彷似想趕跑吃飽下午茶的我和避暑的老人家。領滙旗下租金如此的貴,大家樂股東如此的多,不用點少技巧怎樣可以賺更多,向萬千股民交待,"顧客永遠是對的"這話只可用在小商戶的頭上,大集團可改為"股民永遠是對的"。這就是我們"港式"的聰明,君不見大家樂的冷氣比室溫低十度,不是香港電費太便宜,也不是我的身子太弱,而是他們太"食腦"了,消費過後的顧客,就已經不是顧客了。昔日茶餐廳加價時,總會張貼告示"由於食材價格上漲,食物價格相應上調"等,琵琶半遮的話,向食客和街坊解釋加價迫於無奈。大家樂則更乖巧了,幾星期不見,下午茶靜悄悄又會上漲一、二元,溫水煮鴨,加價合符商業運作,不用大條道理。

每次在官塘都不其然想起,英發茶冰廳。

灣仔鵝頸橋大排檔有一侍應神乎其技,他可以將菜式、汽水十多個名字背誦如流,「沙宣、芬達、可樂、雪碧…」一氣呵成,鐘氣十足,每次都要我們欣賞他的妙技;石硤尾南山邨,有小販伯伯,一邊賣咖哩魷魚,一邊表演魔術娛樂大家。英發沒有花巧,也沒有"聰明"。坐下來,侍應總是愛理不理,要點餐,他們也慢了數拍,有空會過來跟我閒聊,沒有表演,只有交換曼聯的心得,做侍應、焗麵包的苦樂,有時也可偷聽秘技,如︰奶茶的做法。打開書本,坐在餐館一個下午,只要忍受到周遭的喧擾,靜掙欣賞絡繹不絕的顧客,看人,看書,也是一樂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