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興收到於6月15日的發表的回應(即使是相反意見)。

我須指出的,是不少舊樓的單位,被收購後,收購公司,都不願意將樓宇維修(這是業主責任),令建築物的老化加速,使居住環境變得更惡劣,逼使不願將物業出賣或遷出的居民就範,以完成收購公司的收購「美夢」。

「重建」,原則上是可以使舊樓變新樓。如果當中沒有不法或不公平的收樓手段,業主或可得到合理的賠償,用來購買理想的居所(例如有朋友提過一些官塘的居民,賣出物業後,賠償的金額,足以令他們在有二十年樓齡的麗港城置業。又例如幾年前,港島大坑豪宅區的麗星樓被收購,重建為現時「上林」時,因為住客都是較為顯赫的人士,賠償就誇啦啦!)。

然而,不少舊區在重建後,都變成了商業用途,即使是重建為住宅,都變成了豪宅,原居民的業主,都根本不可能在原址再置業(例如在灣仔的市建局重建項目,每呎就要萬多圓)。
單靠重建,是解決不了低下階層人士的住屋問題,因為「重建」只會逼使他們遷往更殘舊的舊區居住(若得不到徙置),繼續面對居住在舊區、舊樓的潛在危機。舊區重建,往往不能令低下階層受惠。

歸根究底,要解決低下階層人士的住屋問題,不是重見,而是增建公屋,在舊區未納入重建計劃,或未被發展商睇中前,便將居民徙置。

此外,復建區屋,可令稍有經際能力的低下階層人士,長遠解決住屋問題。

長遠政府,更應該樓宇炒賣市場和用家市場分開,香港人才不會受害於炒樓炒出來的高昂樓價。

樓宇買賣,雖然是商業活動,但如今那麼多大陸「暴發戶」來炒貴香港的樓(佔樓宇買賣的四乘),影響了我們這些土生土長香港人的福祉,政府不得不想辦法解決,不能對大陸只是唯唯諾諾(例如每日150個單程証配額,原來香港政府不能向北京提出反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