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樹仁同學 Shan Lam的重建記錄片,片中都是熟悉面孔, 大排檔、潮州店、白鴿舖,都因重建消失了,心不由自主酸起來了,十年後,官塘只餘下APM的二、三世與呎價過萬、高聳入雲的豪宅,這官塘不再屬於我們了。是我們需要重建,還是重建需要我們呢?是我們需要退休,還是重建需要我們退休呢?回歸十五年,香港改變很多,城市變化尤大,2001年成立的市建局工作十年如一日,規劃、賠錢、拆樓、賣樓、賺錢,偶而加上保育之點綴,方程式依舊,香港可變,市建局又何時變呢?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的來」來的又是甚麼呢?是國內購物團、大陸購樓客、高級酒店、高檔消費,想起這樣,我不可瀟灑,也未能釋懷。重建帶走了草根文化和傳統社區,他們的重量並不輕盈,反映我們的價值,市建局的重建容不下白鴿店,也看不起大排檔,更沒有草根生活的位置,與其說香港社會仇富,不如說我們政府仇窮。

 

廣告